令我有身在錄音現場的實感 Von Schweikert Audio ULTRA 55

文|陳海川

一直以來,Von Schweikert Audio 的電聲使命、研發揚聲器的目標,就是要讓聽眾沉浸於仿如現場的音場中。其設計裏其中一「秘密元素」,就是旨在營造出「聲音氣團」,而非常見如一束束光的聲音、針點式結像及強烈皇帝位效應。但大家不要因此而懷疑其聲音清晰度、細 緻度及線條鮮明度,只要你也聽過ULTRA 55就會知道,兩者無衝突、可並存。

江湖地位

Von Schweikert Audio (可簡稱 VSA) 雖創立於 1996 年,但其創辦人 Albert Von Schweikert 於揚聲器研發上,實則已有近五十年經驗。他早年於德國海德堡大學音樂學院學習小提琴及鋼琴,後來亦曾與友人組成樂隊,並負責彈奏電結他。此外,他由十來歲起已動手 DIY 揚聲器。 上世紀 70 年代,一直是業餘 DIY 揚聲器製作者的他終於走進學院 (Caltech / 加州理工學院),隨名師 Dr. Richard C. Heyser 學習,打下紮實的理論及實驗基礎,對聲音輻射以及聽眾如何感知有了更深入又更新理解,其後更在聽覺心理學及換能器 (揚聲器的驅動單元) 聲學轉化原理的理論方面,取得突破。 離開加州理工大學以後,Albert 再跟隨以 ESS Air Motion Transformer 氣動單元成名的 Dr. Oskar Heil 海爾博士工作,之後再加入 KSC Industries 工作 (KSC乃當其時全球 最大的驅動單元製造商之一),因此有機會為多家成品揚聲器公司提供服務,根據各公司不同要求,設計了無數驅動單元及分音器,從而積累了大量實戰經驗。另外,Lucas Film THX、Walt Disney、Steinway、A&M Records、 Sheffield Sound Labs、Mobile Fidelity 及 JVC 等公司,也曾就專業系統及製作等需要,向 Albert 尋求協助,足見其江湖地位。

聲音氣團

在打正 Von Schweikert 名號的揚聲器設計上,為達到其追求的「聲音氣團」效果,在離軸響應中實現一致的相位與頻率特性,其設計得在頻率波幅及時域上達到一致極性響應,包括在水平或垂直擴散上。這種輻射模式不僅使坐 於離軸的聆聽者亦接收到均衡的頻率及諧波整合,還增強了水平 180 度軸或垂直 70 度軸上的音場成像,這在聽覺心理學上尤為重要,因為耳 / 腦的聽覺機制對這種重建聲波模式最為敏感。 在「聲音氣團」前提下,這種全局軸合成佈局,還包括經精密計算,由前向及後向驅動單元陣列所構成的雙向輻射模式設計,故在分音器規劃上,他特別選擇不受感應鈴振及過度相位延遲影響的 24dB 斜率分音模式,以實現驅動單元之間所需的一致相位特性。

三重箱壁

聲箱用料及結構當然亦係重要課題,由於揚聲器箱體的表面積,可達至驅動單元振膜 / 音盆面積的 10 到 40 倍, 故即使極細微的箱體壁振動亦可以被聽到,這意味著箱體振動可具有與驅動單元本身輸出一樣多的能量,如追求真正的清晰度,則必須消除這種多餘能量。為此,他們藉著名大學實驗室所配備的激光干涉儀、有限元分析軟件及程式,研發出自家的三重箱壁結構。 正因為世上不存在諧振特性神奇地完美的單一材料, 故需使用三種不同材料作多重層壓板結構。他們所使用的三層約束阻尼材料,由 MDF 樹脂浸漬面板,加上兩層具有相反 Q 值的不同阻尼物料所組成,藉此帶來「主動」抵消諧振、消減箱音染作用。此外,其設計更通過他們專有的粘彈性墊圈,以墊圈作為振動傳輸的機械屏障,進一步實現將驅動單元跟聲箱障板隔離 / 隔振的理想。並配合無箱內平行面的抗駐波形成之箱體設計,藉此種種,務求將振動源及音染源一一整肅。

貫徹了 Albert 的理念 Albert 於 2015 年將業務轉交給其子 Damon,並任命與他共事十年的 Leif Swanson 為首席設計師。今篇主角 ULTRA 55,就是貫徹了 Albert 的理念,在 Swanson 指導下的作品。

來自 Von Schweikert Audio 旗艦系 Ultra Reference 的 ULTRA 55,它之上還有每聲道8單元 (前5、後3) 的 ULTRA 9,以及身高 2.4 M,每聲道 14 單元 (前9、後5) 的頂級型號 ULTRA 11,而 ULTRA 55 則每聲道 5 單元 (前4、 後1),即每一款皆雙向發聲,以體現其「聲音氣團」理念。

三路五單元、低音反射負載、雙向發聲的 ULTRA 55, 前障板上四單元分前為 25mm 鈹膜半球高音、168mm 反轉 半球陶瓷振膜中音及雙 220mm 陶瓷 / 蜂窩夾層低音,背板上則用上一枚自家開發的 Fountek 3 吋鋁帶式超高音。

高音單元 ─ Scan-Speak 出品 99% 鈹膜半球高音單元  Illuminato,再經 Von Schweikert Audio 自行加工改良,據稱可產生超過 40kHz 的平直響應、出色的離軸擴散、高分析力及絲般順滑的聲音。它除擁有一圈特闊的卷狀懸掛邊外,磁驅動馬達為六分式釹磁架構,據說這種開放式磁鐵架構,可消除反射及共振、失真超低。

中音單元 ─ 最新開發的 168mm Accuton 4D (Direct Dome Driver Design) 反轉半球陶瓷振膜中音單元,4D 的重點在於音圈筒不設 Spider (音圈筒懸掛),音圈筒直接連接到振膜懸掛邊,即音圈筒連帶音圈口徑跟振膜相若, 亦即其驅動範圍完全涵蓋振膜面積,這可盡量減少振膜及音圈筒相互運動時出現抖擺,活塞運動的軸心點就得以維持,並增強振膜的有效行程。

低音單元 ─ 兩個 220mm 單元,再配合反射負載 (後置反射孔),度身設計的 Accuton 陶瓷 / 蜂窩夾層低音單元, 配合外懸式驅動馬達、38mm 口徑通風音圈及軟橡膠懸掛邊。

背向超高音單元 ─ 一個自家開發、度身定製的 Fountek 3 吋鋁帶式超級高音單元,對揚聲器背後牆壁發送約 10kHz 以上高頻(可調音壓),以補充整體擴散力。

分音器 ─ 三路分工下,其分頻點為 2kHz 及 200Hz,分頻網絡為四階音程、手工點對點佈線及焊接。選用銅箔電感器,他們認定這是音染最少、失真最低的選擇,再配合 Mundorf  電容器。內部接線之選擇以準確為原則,他們選擇了由航空科研界領導者所研製的 MasterBuilt 線。

聲箱─複雜地由 1 吋厚 MDF、1 吋厚 HDF、3⁄4 吋專利人造石及阻尼約束層複合而成,此乃前述 Von Schweikert Audio 三重壁主動控振聲箱之進化版(2.0版本)。上窄下闊、呈梯形的無平行壁聲箱,造就了箱內無駐波形成條件環境。前、後障板作平緩傾斜,前障板近頂及兩側削角、 削出斜面,可大幅減少衍射效應。其前障板經計算的斜度,正是以機械式手段修成各單元發音面間的時間 / 相位差,可避免因藉分音器作電氣性調整 / 修正而引致之失真。

毫無難度

關於 ULTRA 55 的擺位及配器,前者可以話毫無難度, 在本社四百五十方呎的大 HiFi 房中,我只需基本地擺開一對 ULTRA 55,令兩喇叭跟座位形成一個每邊約 8 呎 9 吋等邊三角,並將兩喇叭拗入至前障板正正面向座位。就此,於兩 ULTRA 55 前、後、左、右之間,於大房擺開兩喇叭一邊, 即成為一大個音場、3D音響空間。 配器方面,個人認為選用 ULTRA 55 後,該可省掉一大筆名貴銀線的消費。精確點講,不是消費上的考慮,而係特性重疊下,或會因太光亮而引致失平衡,故中肯的純銅 線如 Audio Note ISIS 或 inakustik Referenz NF-1204 AIR 已管用。擴音機的匹配,是次試音我選以 Accuphase C-3900 前級 / P-7300 後級為主,另 Soulution 325 前級 / 311 後級, 又或膽機如 VAC Sigma 170i 合併機也聽過亦夾得來,大家可參考其他三位筆者的評論。

雙向發聲

至於 ULTRA 55 背後那 3吋鋁帶超高音的調節,不要以為調響點、高音多一點必有利於音場深度及細節表現力,那主攻約10kHz以上的背向高音太響、音量太大的話,不但無助音場深度及 細節表現力,更會令聲音整體感覺變得乾寡。在本社大房 中,我調到僅僅可聞即收手、即能補充整體擴散力,建議準用家們亦可循這方向去調。 其實,作背向發聲的豈只鋁帶超級高音,還有那由直徑 4 吋管道擴展至出口處 5.5 吋的大口徑低音反射調諧孔。 雙向發聲即在模仿真實樂器的 360 度球體發聲模態,而 ULTRA 55 的表現模式就是由左右兩個雙向發聲體,加上房間反射,耦合出在一個 3D 大環境、一大個聲音氣團,裏面 再有不同大小的氣團。

非常坦率

文章一開始提到 Von Schweikert Audio 的電聲使命、 研發揚聲器的目標,就是要讓聽眾沉浸於仿如現場的音場 中!當親手玩過、實試過 ULTRA 55 以後,我對這話即有更實在的理解,其實係鮮、精神、生猛、光猛加細緻,全頻連貫性及融合度之高更屬超高水平,難以挑剔!這也合理,ULTRA 55 畢竟是一對身價逾七十萬的喇叭。細節訊息量之豐富、瞬間反應之爽快加敏銳,足以令我相信ULTRA 55正高度反映演譯及錄音的原貌,從科學角度去睇,揚聲 器並非如樂器般的發聲體,而係重播工具,應力求不向訊 號加入任何特定音色、音染,聽著 ULTRA 55,的確令我相 信它非常坦率。

令我最欣賞者是,ULTRA 55 既表現出優越的清晰度、 細緻度及線條鮮明度之同時,聲音並非一束束,亦無針點式結像的弊病,更無強烈的皇帝位效應,即使側頭、坐歪,於離軸位置聆聽,仍聽到平衡、正路音響畫面。

更鬆動的時間

Isabelle Faust《JS Bach–Sonatas & Partitas》的一把 小提琴加上堂音,可以話給予 ULTRA 55 將其 3D 大環境、裏面再有大小氣團的效果,好好表現的機會。一把小提琴的聲音輻射開去繼而誘發堂音空氣,3D 大環境即時成形,而小提琴的諧波亦輻射出一個動感小氣團之餘,琴音不斷向 外散發,最重要是並無柔焦化拉琴的細節,甚至比許多聲音一束束、針點式結像的高清喇叭來得更鮮明細緻,令我有聽到更多運弓變化、轉彎抹角的感覺,更是細膩得似畀出更鬆動的時間讓我去接收、去感受,感覺實在得無需閉上眼去加以幻想,感覺好真,ULTRA 55 確厲害!

最過癮的一次

當播出大型戶外演唱會現場錄音的《Jason Mraz’s Beautiful Mess:Live on Earth》中的〈Sunshine Song〉, HiFi 房的空間頓時似變得無限大,而我則似身在戶外演唱會現場接近舞台位置,如被大環境包圍,感受著周圍、遠遠近近觀眾發出的動感聲浪,亦如直視著 Jason Mraz 唱著、 彈著,感受直接又細緻,該是我以這歌試音以來,現場實感最實在又最過癮的一次重播。 再來有藍岸群星《Blue Coast Collection 3》的 〈Rolling In The Deep〉,3D 大環境裏面有更多不同大小的氣團,落在大後方的低音提琴氣團,既感覺到其氣場, 亦聽到其彈撥中帶韌勁的動感線條。主音 Melissa Reese 及和音 Keith Greeninger 兩個氣團來得有層次,兩人歌聲、 腔口的細節感、真樸的質感,更令我有身在錄音現場的實感。

無縫整合

從《Four Drummers Drumming》的〈Seven Drums In Seven Four〉重播中,各式鼓響、敲擊,就在 ULTRA 55 那 3D 大環境中的前、後、左、右此起彼落,虛擬空間包圍感實在得很。當仿如鳥鳴或流水的音效響起,房間即幻化成熱帶雨林,那份由遠而近的動感對比,如幻似真得令我有多少毛管戙!不同音高、質感、敲擊或抽擊力度的鼓聲、 敲擊,分明地、爽勁地,以及能量有力地下墜等效果,或有序、或同步傳神地送出,讓我清楚聽到 ULTRA 55 三路單元的無縫整合,一如理想中單一全音域單元、同軸單元、 點音源喇叭的無時 / 相差效果,營造出非常立體的大環境 以及精細又鮮明的內部細節。ULTRA 55 在 Accuphase CP- 7300 後級的 250 瓦 (4Ω) AB 類功率支援下,重播 Nidaros Cathedral Girls’ Choir 的 Magnificat「聖母讚主曲」,當中的管風琴低頻氣勁來得實在又深潛,加上女聲合唱的諧波及堂音,有力地刻畫出教堂偌大的空間。

自成一家、只此一家

論生猛度、勁度、精細度、鮮明度、平衡度、連貫 度、全頻整合度、坦率度,ULTRA 55 無一叫我失望!唯價錢,不能說失望,只係消費確實相當高,但持平去講,同價位喇叭中他絕對係自成一家,其大環境內有大大小小聲音氣團的特質,全頻連貫、高度融合,加上精細又鮮明的細節重現能力,親耳聽過你就會明白,只此一家!

總代理:駿韻音響有限公司

本文輯錄自 HiFi 音響 422 期 / 陳海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