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論英雄:點止CD/SACD播放器咁簡單 – 鐘一

鍾一起初覺得這部 D-10X,身為 Luxman 旗艦數碼訊源,好聲本來就是預料中事,不過經一段時間聆聽,播唱各類型音樂 CD、SACD、MQA- CD,及後再外接獨立網絡串流播放器,重播 Hi-Res 及 MQA 音樂檔,說句老實話,它確然超出了我的預期。 論音質,在 D-10X 身上一點都感覺不到數碼音源生冷的樣貌,特別是 接串流器播唱的音樂檔,有時候無論錄音靚聲到甚麼地步,以較大音量重播下,總是中高音會突如其來出現粗夾硬的數碼聲;今次試聽 D-10X, 一部最新一代 hi-end 數碼播放系統,不單毫無粗聲暴氣,反之,音效更近乎完美。從未聽過 The Eagles「Hotel California」,Don Henley 把聲可以咁逼真,中後段電結他 solo 可以火辣勁抽到如斯地步;也想不到播 The Beatles《The White Album》可以聽得我咁感動,「Blackbird」一曲, 樂聲充滿著能量、密度和跳躍感,重現音樂中那種撼人心弦的感染力。當 一刻我將前級音量扭大到好似拆屋,但仍沒有絲毫數碼聲「突襲」感覺。 D-10X 的聲音表現,文章稍後會再有補充。上次試聽 Luxman 數碼產品,已是五年之前了,是 D-06u, 它是一部 CD/SACD 播放器,同時具備USB (B-type) 接駁 PC 輸入,最高支援32bit/384kHz(PCM)、 1bit/5.6448MHz (DSD) 數碼取樣頻率。這些數字,今天看似乎算不了甚麼,最新一代,剛於7月9日發表的 D-10X,定價比 D-06u (甚至上階另一款 D-08u) 昂貴,或者有人還會以為只不過「又」一部旗艦 SACD 重播器,繼續設 USB 輸入,支援更高 PCM/DSD 取樣率而已。

直讀MQA-CD

其實,Luxman 推出 D-10X 之前約五個月,已見另一同系產品,較初階的 D-03X 面世,它以相對大眾化價錢,卻包含時下數碼熱話 MQA-CD 播放和 MQA 數據串流的「完整解碼」功能。 至於旗艦作 D-10X,沒錯,透過 USB (B-type) 輸入,支援高達 22.4MHz (1bit) DSD、768kHz (16、 24、32bit) PCM 取樣,比 D-03X 更高一倍;與此同時,當然亦同樣可直讀 MQA-CD, 以及網絡串流的 MQA 數據~full decoding/rendering。再說,D-10X 用上最新 D/A 解碼技 術,是世界首部採用 ROHM MUS-IC DAC 解碼晶片的數碼重播系統,加上轉盤部分如銅 牆鐵壁般,足以抵禦內/外諧振的 LxDTM-i 機械結構,還有 ODNF-u 平衡模擬放大線路、 加大濾波電容及電源變壓器之容量等,內涵之講究,已經到了「夢幻」等級。究竟這部  D-10X 聲效如何?跟年前接觸過的同廠高級別數碼播放系統有多大分別?又是否值得一 些 Luxman 多年捧場的忠實擁躉入貨?

聲音細緻度佔優

試聽 D-10X 是在本刊試音室進行,第一眼望見它,四平八穩,實實在在的機箱外觀,無半點花巧,是我喜歡的一貫 Luxman 產品樣式。行近細心打量,用手觸摸機身外殼,打磨之精美,根本找不出半點瑕疵。按一下 CD 抽屜鍵,櫃桶口徐徐打開,然後承架以合適速度伸出,我再按一下鍵,承架退回,櫃桶口關上,整個過程 是寧靜而且暢順,盡顯 high end 產品應有「精工出細貨」的特色。 試聽之初,鍾一用的訊號線、電源線,都是慣常試聽使用的幾款,歷來反覆聆聽比較,屬好聲配搭。開聲第一張碟,當然冇蝕底,就放上 Jacintha《Here’s To Ben》,此乃新 MQA-CD (24bit/88.2kHz) 版本。身為發燒友,彷彿也是理所當然,亦屬遊戲規則,手上自不然要 準備好另一張 CD 版本 (UHQCD)。播慢節奏,配樂簡單的  「Danny Boy」,遙控器按 track 9,自動 play,D-10X 面板 上的 MQA 燈號亮起藍光 (共有藍、綠、洋紅三色的 decode status 顯示),證明無花假是直讀 MQA 數據。 聲底厚潤,人聲感情豐富,殘響清晰通透,足兩分半鐘 清唱,有些少起雞皮感覺;到鋼琴、套鼓、牛筋加入,過門昔士風吹奏,傳達的感情和張力已然沒法批評。一曲播罷, 到 CD 出場,冇得比由自可,相比之下,CD 高頻明顯打咗個九折,更明顯是聲音的細緻度,MQA-CD 佔優得多。

記得試多幾款訊號線

之後再分別試兩張日版 sampler,一張古典、一張爵士,各包含 MQA-CD 和 UHQCD 供比較。挑選一段又一段音 樂播唱,又比較一番,D-10X 重播 MQA-CD 的效果,跟剛才的「Danny Boy」差不多,仍是音色精緻,細節鋪陳,有超 高傳真度。

試音室放著一對 Grimm Audio 新出平衡訊號線 SQM (另 有非平衡式供應),由於它價錢確實吸引,一聽無妨吖。 D-10X 至 Soulution 325 前級,改接上 SQM XLR 平衡線,同時間又手痕痕多接一對 RCA 非平衡 Viard Platinum HD,到 D-10X 另一輸出端之上,又來過 A/B 比較,過癮!快快手將 SQM 和 Platinum HD 接妥,前級用遙控器切換 input,我 留意到:一) 一對XLR、一對RCA,但音量好似分別不大  (D-10X 二者模擬輸出電壓同為 2.4V);二) D-10X 用 XLR 連接的話,記得它是2負、3正,接大部分 (有些除外) 歐美器材,必須開啟面板 phase invert 設定。但如果像我一樣背後同時接 XLR 及 RCA 輸出,每當切換時,便要特別留意相位。 三) SQM 的音色個性,或者與 D-10X 特別夾聲,相比沿用, 一直好聲,相安無事的一對 XLR,彈跳感和活力的而且確有增無減,生氣倍增之餘,但中低頻的厚潤度仍然保持,音色 像真度極高,惟低頻的權威性稍遜半籌。是平衡與非平衡分別?是接線本身音色個性使然?跟 D-10X 夾聲問題?暫時不作評論,到底文章主角是 D-10X,我的工作是嘗試不同玩 法,希望聽到器材系統不同的音色特性,向讀者如實報道。

聽CD/SACD,效果同樣令我滿意

文章開始就說,D-10X 是最新一代數碼播放器,內設 MQA 解碼模組,可重播MQA-CD,同時兼容 CD 和 SACD 播 放。MQA-CD 的效果,上面已經略述。至於 CD 和 SACD, 相信大家還是與我一樣,家中擁有的 CD 數量眾多,一部新數碼播放器,假使解碼系統只有新制式好聲,而播 CD 卻次一二等水準的話,那麼它就不值得我推薦。

新數碼制式,新的解碼模式,使聆聽者感受到不一樣的音樂還原效果,自不然又湧現一批又一批新再版軟件應市。 但我個人立場,站於單純聽音樂角度,恕我直言,不應過度拘泥。再者,莫以為新制式下,就百分百保證全部靚聲,同樣地,錄音本身製作是嚴謹,以何種載體方式去重播,靚聲機會一定較高,衰聲者,乜制式也改變不了,所謂神仙都難救!

言歸正傳,透過 D-10X 聽關正傑《天龍八部》、鍾鎮濤精選,兩張 SACD,之後到張學友《雪狼湖》CD,這些都是本地其中出色錄音,用合適音量播唱下,D-10X 人聲結像 和像真度、高低頻伸展和音樂步伐、節奏和樂聲細節等,都足夠聽音樂有餘了。特別喜歡關正傑一曲「情愛幾多哀」, D-10X 聲音有厚度,喉底震動起伏變化一清二楚,重現一種 既逼真,如在目前的感覺。

接串流播放器,音色通透又純淨

D-10X 設計上是一部一體式播放器,雖則它背後有 Digital In 和 Digital Out 設置,正常情況下用家未必會獨立另 接一部 CD transport 或 D/A 解碼,畢竟它本身的轉盤和解碼系統,已是旗艦級極高水準。

如果你有玩網絡串流,或接 PC 播 Hi-Res 音樂的話, D-10X 的 Digital In 便派上用場,它共設兩個 optical、一個 coaxial、一個 USB (B-type)。今次試聽,我用 coaxial 方式接到 dCS Network Bridge,除了重播 Tidal 串流 MQA 音樂檔,同時亦將內載多個好聲 Hi-Res 音樂檔專輯的 HDD, 直插到 Network Bridge,一嘗 D-10X 解碼部分的功力,究竟真正有多深厚,更希望藉此了解多一點,它的 MQA full decoding/rendering 解碼技術。

iPad 上簡單做了一些設定後,心血來潮突然很想聽 Radka Toneff 唱「The Moon Is A Harsh Mistress」, Tidal Master (MQA) 制式規格下,D-10X 會還原出怎麼 樣的音效,夠冧嗎?會令人有毛孔直豎之感嗎?一於搜尋 《Fairytales》。

無疑它讓鍾一得到非常不一樣的體驗,人聲具真實感, 歌聲具抑揚頓挫之妙,那股通透又純淨的音色、殘響,晶瑩 通透,卻又光澤柔和的鋼琴伴奏,蘊含豐富細節,把錄音最 美的一面呈現。

繼續聽我喜歡又熟悉的音樂,之不過是 MQA 或 Hi-Res 音樂檔,在此又不能不再一次讚佩 Network Bridge 的音效表現,再無半點數碼氣息,致使音樂的神髓得以還原。至於 D-10X,單論它 D/A 解碼部分,亦足以大書特書,音樂味和爆棚時的雍容氣度,令我毫無疑問地列它為近期好聲又先進 的數碼播放器之一。

煮酒論英雄:愈聽愈興奮才叫耐聽 – 陳偉昌

從發燒友轉為音響評論員之後,多年來都有不少同好表示十分羨慕。當然,能夠將興趣變成職業,到現在還是覺得有點夢幻,但另一方面,壓力比起單純作為發燒友大得多。發燒友身分不會為你帶來包袱,可以隨便展露主觀喜惡;音響評論員卻不能如此,畢竟甲之蜜糖,乙之砒霜。 最簡單的例子,一款揚聲器能夠像真的重播到重型搖滾電結他那種火氣,對於 Band 友來說這是「如實」,但同時卻聽到沒有樂器底子的發燒友指這是吵耳。一套可以播到 Kick drum 不同踩法的系統,亦有人 嫌之不夠刺激,流行曲的套鼓打法也要播成 Hard rock 那麼狠才好聽云云。音色不同於音質,前者在大部分情況下,其實沒有好壞之分,怎樣用文字令讀者知道那款產品是否自己喜歡的類型,才是工作重點。 除此以外,試聽的產品數量累積到一定程度,音質標準自然被愈推愈高,覺得音色新奇的產品亦日漸 減少。故此,每當遇到令在下聽得興奮的產品,就不期然想大力推薦,Luxman D-10X正正是這種產品。 雖然說 USB DAC 已經成為 Luxman 多款 CD、SACD 機的重要賣點,不過,根據之前 D-03X 的經驗,品牌在 CD 拾訊機芯上花了不少心思,令播放光碟的效果不下於經 USB 介面播放 Hi-Res 音樂檔。來到 D-10X,它的 SACD/CD 機芯更加重型,雖然對應 MQA 是新鮮事,不過播放 CD、SACD 的實力才是第一賣點吧?

那就先來一張 CD,是 Jean Rondeau 與 Thomas Dunford 合作的 《Barricades》。一台大鍵琴 (Harpsichord) 加一把 Archlute,兩者的重量、琴腔大小、琴弦直徑、勾/撥動方式、泛音結構等差異,對比都十分清楚,這不是誇張的對比,而是具有說服力、像真的重播。再者,聲音密度也帶驚喜,雖然依舊無法如真實樂器那麼強勁,不過以音響標準來 說,D-10X 已是十分出色,勝過不少品牌的旗艦級訊源。 以前的 Luxman,在合併式擴音機產品線有着 Class A、Class AB 兩個分支,前者以溫暖、豐厚、較 為柔美為賣點;後者的音色接近純白,性格較為直率,嚴格來說,是播甚麼都接近大眾認知那種「中性聲音」。到了 L-509X,它不再是把聲音播成「白色」,反而變得透明,能夠反映錄音原本色彩。 D-03X 的取向與 L-509X 如出一轍,D-10X 的音色光譜,就比 D-03X 更闊、還原度更高。 音色及密度以外,D-10X 也着重動態對比,令音樂情感變得明顯。它的聲音不應說是熱情或奔放,「不壓抑」才合現在所聽到的。當然,D-10X的大動態對比是吸引的,能夠輕易帶動聽者情緒,呈現活力及刺激感。樂器以外,人聲亦有這種討好音效,男歌手的口形清晰,而且是發燒友喜歡的小嘴。另一方面,胸腔大小、屬於男性的雄壯、起音的瞬變和爆發力,都同樣去得盡,不覺「勒住勒住」,難得是沒有半點粗聲。

來一張情緒起伏更大的 CD,為 Gennady Rozhdestvensky 指揮 Moscow Radio Symphony Orchestra 的《Tchaikovsky: Symphonies》 5CD 套裝。反覆聽了兩次第五交響曲,不是為了驗證甚麼而聽兩遍,只是第一次聆聽時,本想集中精神聽聽 D-10X 的聲音表現,卻難以把注意力長 時間放在音效之上,因為這台 SACD 機播放出來的音樂實在吸引,結果禁不住再聽一次,單純地投入音樂之中,不是試機。 D-10X 就有這種能耐,把音樂播得吸引。這時候,就想起 Luxman 在產品研發上有五項規條:1)自然、不誇張的聲音;2)自然的音場;3) 盡可能提升情報量(聲音細節、訊息量);4)全頻聽感一致;5)可以長時間聆聽。最後一點是「耐聽」,而真正解決不只是久聽不倦,還要令你一直聽下去,D-10X 就有這種感覺。它的音效正如方才講,是強而有力、刺激的,卻沒有令人產生聽覺疲勞,反而令音樂愈聽愈吸引。簡而言之,它播的不止聲音,播放的是音樂,吸引人的也是音樂。說的白一 點,D-10X 不止如實重播那麼簡單,它是適當地強化了音樂的動態、感情起伏幅度,將吸引之處放得更大,繼而令多 張聽慣聽熟的專輯出現不少新鮮感。 大音場、高密度、大動態、高分析力、清晰結像,都是發燒友喜愛的元素,而 D-10X 在這些項目都取得高分之外,亦處理得頗有品味,沒有半點誇張失實。要知道營造 誇張音效並不困難,直接沿用 DAC 廠商提供的「公版」線路,再加強供電,十之八九能夠達成目標。但品味呢?這才是真正難得。 品味,並非用以用料多少、零件有多貴重可以衡量之。實際數字遠比抽象概念容易理解吧,所以實牙實齒的數據是容易說服大眾。曾經聽過前線音響從業人員表示,

愈中性的產品就愈難推銷,原因在於這些產品不會令人一 聽就「哇」出來,不過呢,D-10X 應是例外吧。 來到 Coaxial RCA 數碼輸入,以 dCS Network Bridge  播放 TIDAL,所以當然不少得 MQA 啦。非常老實,單純播放 TIDAL 的 PCM 16bit/44.1kHz 音樂,音質雖然已經接近 D-10X 播放CD,但仍然覺得兩者還有一步之遙,然而這一步差距,其實不會有太多人在意,因為 D-10X 的音樂感會令你不自覺地忽略音質部分。 換成經過 MQA 編碼處理過的專輯,這一步就消失了。 音質上,兩者可以看齊,音色上,MQA 的銳利度稍高一 點,而播放 CD 的寬鬆感及動態會輕微高於前者,但兩者差 異不算太明顯。 D-10X 在聲音及功能上,都是同類、同級器材的新標 準,而且每項功能都同樣出色,假如你墮入了 CD、CAS (包括網路串流) 為二元對立的偽命題陷阱之中,D-10X 就能夠直接將你從陷阱中拉出來。

轉載自 HiFi 音響 #412

2020年度最超值的MQA-CD/CD機 – Luxman D-03X

越級挑戰講求膽色、更講求實力,但同門下級型號挑戰 上級型號?似有多少不合常理、邏輯!建基於每款產品都必經過計劃去研製、必有其市場及消費定位,故怎可能出現同門越級挑戰。的確不該發生,除非加入時間因素,即兩者先後面世之間有更新的技術、制式可供運用,令後來而較低級型號得益,那就另作別論。然而,D-03X 正正就在這時間夾縫中的受益者之同時,現在入手的人有福了! Luxman 可供播放光碟之數碼播放器產品,現共有六個型號,由叫價不到一萬七千元到近八萬不等,有可放唱 SACD 碟 並設有 USB 輸入的 D-08u、D-06u、D-05u,亦有可同享膽輸出及晶體管輸出,兼配備木外殼的純種 CD 機 D-380,也有走小巧精品之路、深度與闊度一如 A4 紙般大小,對應 CD 及 USB 輸入的 D-N150。而作為最新成員,即本文主角 D-03X 則有幾 重身份,既是 Luxman 最新發燒入門型號,亦是他們首個引入 MQA 格式,可放唱 MQA-CD 及解調 MQA 音樂檔的作品。從外觀亦可睇到,D-03X 是以 D-05u 為藍本去設計的一款 CD機/ 數碼播放器。其實 D-05u亦是承襲由 D-08u、D-06u 所下放的 技術與設計。 D-03X 的叫價相當友善,定價不到兩萬七千元之下,就將傳統 Red Book CD 播放、完整的 MQA 解調功能、先進的高清 DAC 解碼轉模擬放大電路,並以 D-05u 作為參考的機箱結 構及電路規劃等結合,可以話係賣大包的作品。 雖說是發燒入門級消費,但享受卻可以係同門各高級型 號所未及,只因 MQA 制式。

MQA (Master Quality Authenticated) 制式的價值, 在於其獨特的編碼方式,可將母帶級的高清大數據音頻數碼檔,壓成如 CD 的 16bit / 44.1kHz PCM 般大小儲存或傳送,不單可減省數據儲存空間,佔用較少數據傳送頻寬下,更有利於串流傳送及播放。簡單講,就是得以更輕鬆又更低成本地享用母帶級的高清音樂。

以雙單聲道 D / A  轉換器為後盾,選用一對 Burr-Brown (TI)32bit 數模轉換晶片 PCM1795 (即與上級型號D-05u相約),以極高精度處理數碼訊號之同時,左/右聲道 D / A 轉換器獨立運作下,雜訊、失真必更低之下,有助弱音細節、微動態之重現。然後,再交到雙單聲道模擬放大電路,低阻抗的濾波放大器,成就高質又穩定的全平衡輸出。 (務必注意:如使用 XLR 端子接駁,得當心相位配對,Luxman 之平衡傳輸為 1 GROUND/2 COLD(-)/3 HOT(+) 模式,如受訊一方剛好相反,屬 1 GROUND/2 HOT(+)/3 COLD(-) 的話,可簡單直接地按動 D-03X 的相位切換掣,以修正跟受訊一方之相位差。)

利用 D-03X,除可直接播放傳統 MQA-CD 及 Red Book CD 外,亦可利用 USB 輸入接收高至 24bit MQA 音樂檔、高至 32bit / 384kHz PCM 訊號,又或高達 11.2MHz DSD 訊號。其光纖及同軸輸入則可接受 MQA 及高至 24bit / 192kHz PCM 訊號。除以固定比特率進行的常規「同步」文件傳輸外,USB 輸入還支持 Bulk Pet 高分辨率音頻文件傳輸的四種模式。Bulk Pet,優化了數據打包及送抵 DAC 之傳遞,減輕了主機 CPU 及設備 CPU 的處理負荷,從而增強播放穩定性,最終聲音質素亦有所提升。 上述所有數碼音頻模式,都受惠於高精度、低時脈抖 動、低相位噪聲的主時鐘電路,可將振盪頻率附近的雜訊降 至最低,並優化傳輸精度。 他們深明堅固的機箱結構及箱內良好的間隔,可保護光碟拾訊機械及精密電路,免受外界振動及雜訊干擾。CD 拾訊機械之上以鋼頂板遮蓋,起屏蔽及鎮定之效。不對稱箱內佈局,將拾訊機械置於左側,既切合訊號走向,亦考慮到共振控制及重量平衡。再動用 8mm 厚實心鋁製作底座,配合帶屏 蔽作用的盒子式內機箱間隔,以及無環路結構,為拾訊機械以至整體電路締造穩定又安靜的工作環境。 為了獲得非常穩定的電源,D-03X 擁有一套大於其基本需要的超大供電,包括一個大型電源變壓器,每個電路皆有其獨立穩壓器及大容量濾波電容器。當然,電源變壓器亦有其獨立間隔,以消退相互干擾。接地環路亦有所考量,以穩定接地阻抗,並壓低數碼雜訊可能造成的微細干擾。 要令用家感貼心,可安坐皇帝位上輕鬆操控播放器的各項 功能,就得有一個全功能遙控器。由揀選光碟曲目,以至到轉成數碼輸入去享用音樂檔,皆可透過其全功能遙控器達成外, 工作資訊顯示屏上的字符,不單可放大至離遠睇仍一目了然, 更能以遙控操作放大、縮小模式,確係細心又貼心。 之所以說 D-03X 有越級挑戰之實力,想當然得力於 MQA。D-03X 雖沒有 D-08u、D-06u、D-05u 等三款上級型號的 SACD 碟播放功能 (但其 USB 輸入仍支援高至11.2 MHz DSD訊號),卻引入更廣泛採用的 MQA 制式,具 MQA-CD 播放功能、支援 MQA 音樂檔。 當我以最直接的方式、直接播 MQA-CD 去摸清 D-03X 的 實力,確實令我疑惑,思想混亂了一陣子!真的是兩萬多發 燒入門消費貨色嗎? 先來《一鼓作氣》MQA-CD 中的〈橫刀立馬〉,還未係最高規格、只 24bit / 88.2 kHz 之下,能量、空間、場面表現已經唔講得笑!各式大小的鼓、銅鈸、敲擊樂器所擺開的場 面之從容,層次、定位、結像之鮮明,完全超出我預計。音色之生鮮、聲音之生猛活潑、線條之明確、中低音之有力及踏實,令我聽見聲音結構的立體感、實在感。

再來有兩套 Hi-Res CD Sampler,一爵士樂內容、一古 典樂內容,最重要是每套內附一 CD 及一 MQA-CD,兩碟音樂內容一致,即同一音樂選段,有齊 16bit / 44.1kHz 的 Red Book CD 及 24bit / 352.8kHz 的 MQA-CD,可供即場 A / B 比 較。有比較之下,確係無情講、無法回頭。毫無懸念 24bit / 352.8kHz 的 MQA-CD 將動態對比大幅拉闊,音場大幅度 3D 拓闊,每一種樂器聲音皆更精緻,見 Hi-End 味。 或許你會說,24bit / 352.8kHz 勝過 16bit / 44.1kHz,簡直如話阿媽係女人般無聊!或確係如阿媽係女人般必然,但絕非無聊話,而係志在說明 D-03X 何以有越級挑戰之實力。 只三張 MQA-CD 已說服了我,當配合如 Tidal 播放 MQA 高清串流,享受即更天大地大,一切源於 MQA「魔法」的力量。 有 MQA「魔法」即如上述般超班,沒有之下又如何?那就得看 CD 的錄音質素。Hélène Grimaud 的《拉赫曼尼洛夫 第二鋼琴奏鳴曲》,只係 Red Book CD,D-03X 仍有本事令我聽到拉得開闊的一高一低延伸、實在的能量,但更可貴者是令我感受到琴音變化的結構與動感。Isabelle Faust《JS Bach – Sonatas & Partitas》,單一把小提琴,響度夠、精神 又細膩,聲音氣團、諧波空氣立體又實在。

René Marie《Live At Jazz Standard》中的〈Where or When〉,René Marie 的嗓子、絮音鈸、鋼琴,三者相互距離所營造出的空間,開闊而從容,再一次証明,D-03X 的音場營造力確有一手,即使係 CD、只要錄音有質素,即成!René Marie 的歌聲,在沒有刻意修飾或調味之下,演譯、唱腔在轉 彎抹角中,滲出一絲、一點旖旎動人的韻味。 敢肯定,D-03X 的人聲必不會叫人失望,女聲如是、男聲亦然!陳奕迅〈六月飛霜〉,有力的控訴中見細膩演譯, 不是甚麼喉底聲,而係在於咬字、用力位細緻又立體,急速的抑揚頓挫間激出情緒、透出感受、帶出態度。於《Blue Coast Collection 3》的〈Rolling In The Deep〉重播中,除結他有彈力、見有金屬感,以及低音提琴沉穩有韌勁外,人聲同樣感染力強而自在,主音 Melissa Reese 的唱腔,在用力及咬字的轉角位上滲出媚態,和音 Keith Greeninger 則以磁性的唱腔襯托,令整件事來得更立體。之所以感覺更立體,亦 如剛才一次又一次提到,D-03X 令我聽到聲音變化的結構。

本文輯錄自 HiFi 音響第409期/陳海川

煮酒論英雄:以一敵二越級挑戰 – 何森

過去七年,Accustic Arts Drive II+Tube DAC II MK 2一直長駐本刊的大試音室,作為我們試聽各個級別 擴音機、前 / 後級、揚聲器及各類音響接線的數碼音源,我和其他主筆都覺得它們沒有一種與生俱來的甜潤多汁聲底 (味道),這套 AA 分體 CD 組合具有全頻分析力極高、頻寬極濶、無色透明、微細弱音清晰細緻、反應速度極高、動態對比極強、空間情報量極豐富的「快聲」和不會磨圓挫滑、塗脂抹粉去修飾及美化略帶沙石或硬質感 CD 的「準聲」,它們那種生動活潑的音樂活力與動感,沒有一丁點拖泥帶水或慢條斯理,那種乾淨俐落的明快節奏感,令各種音樂重播更顯生動傳神,不論是拉小提琴、吹長笛、吹色士風、彈結他、彈 double bass、彈鋼琴或高速敲打手鼓、大力抽爵士鼓,我都覺得聲音準確結實,沒有鬆化軟弱、高音區尤其清晰精細,樂師們玩得起勁、用心、全情投入、揮灑自如、龍精虎猛,我能深深感受到樂師們心中那團火。它們的「快而準」聲音完全沒有不自然的「機械化」,無論音樂是快或慢、剛或柔、抒情或激情,這套 AA 分體 CD 組合都能如實重現出該 CD 音質的「素顏」,絕不會拖慢節奏、注入柔順劑弄軟聲音纖維或抑制澎湃激情。 去年為它們加入一台 Grimm Audio CC1 v2 數碼時鐘後,重播空間感強烈的 CD,這套 AA 分體 CD 組合能進一步 正確重現出 3D 音場的深度和濶度,前排與後排樂器清晰明確的層次感能反映出準確的景深,舞台上音像的位置與樂器的大小比例均能正確重現。作為大房的鑑聽 CD 組合,暫時我們仍未遇上一套音質更上一層樓的分體式 CD 組合,可以取代它們的位置,它們唯一的不足之處,是不能重播 SACD!

Luxman D-10X 能重播 SACD,以它重播製作嚴謹、音質優秀的日本印製 hybrid SACD/CD,音質能否與 AA 分體式 CD 組合一較高下 (重播同一張複合碟的 PCM層)?我很想知道答案。 過去七年,我用《Accuphase Special Sound Selection for Superior Equipment》SACD/CD試聽過大量器材及接線,雖然只聽其PCM層(用 AA 分體式 CD 組合),偶爾遇到試聽 SACD 機才聽其 DSD 層,但由頭到尾聽齊 17 軌古典音樂及爵士音樂試音片段後,我幾乎可以判斷受測器材/接線的音質水平有多高。這張試音碟雖然是非賣品,但它們輯錄自 16 張 SACD 的日本製原版碟則可在巿上訂購,我把它們的唱片封面刊出,以下為大家逐一簡介每個 track 的音樂內容:

Track 1 的 R. Strauss《Also Sprach Zarathustra》「日出」,前 HK Phil 指揮 Edo de Waart 指揮荷蘭電台交響樂團,2005 年錄音,可測試管風琴的低頻下潛力與宏偉磅礡的氣勢,交響 樂團的權威性與整體音樂的逼力。

Track 2 是一個鋼琴獨奏錄音,在 96 年於日本富山入善 Cosmo 音樂廳錄音,由法國鋼琴家 Jean-Efflam Bavouzet 演奏德布西為其年幼的女兒寫的一 些充滿有趣動感的鋼琴作品。可測試鋼琴聲的質感與密度感,每下按鍵聲是否果斷有力與乾淨明快。

Track 3 是一段小提琴獨奏,日本小提琴家木野雅之演奏巴哈第三號小提琴無伴奏組曲。可測試小提琴的音色、柔韌性、美感及高頻延伸的泛音是否豐富,同時間伴 奏的鋼琴又須有機械味的剛性。

Track 4 是日本著名男高音水口聰演唱維也納歌劇的一小段錄音,鋼琴伴奏。可測試男高音的清晰度與在音樂廳錄音發音的力度,是否中氣十足及堂音是否強烈。

Track 5 是小林研一郎指揮日本交響樂團+武藏野合唱團+匈牙利國立合唱團演奏 / 演唱 “Carl Orff: Camina Burana” (布蘭詩歌),其中「在酒館」一段。可測試這個2003 年現場錄音能否重現出層次鮮明的舞台感景深,合唱團的陣容與 歌聲的力量感。

Track 6 是莫札特第一號圓號協奏曲, 2005 年錄音,可測試圓號的音色與伴奏的 荷蘭巴洛克古樂器室樂團的音色是否和諧悅耳。

Track 7 是德伏扎克第四號鋼琴三重奏,可測試出小提琴、大提琴和鋼琴的音色與質 感,拉弦的柔韌度與張力,和鋼琴琴身的共鳴是否充足。

Track 8 是一個在布拉格 St. Michael 教堂的 2002 年 DSD 錄音,Progressive Duo 二人組合來自捷克管弦樂團。可測試大提琴與低音大提琴的質感與件頭感 (近咪錄音),擦弦聲是否清晰銳利。

Track 9 是 Afflatus 四重奏樂團 (長笛、單簧管、雙簧管、巴松 管)演奏一段法國作曲家 Gounod 寫的葬 禮進行曲 (原曲是鋼琴作品),音樂充滿法國人的機智、幽默與溫馨,可測試各種管樂器的音色與質感。

Track 10 是以小提琴、結他及低音大提琴三人組合演奏「畫展」中的 Baba-Jaga 小屋。這一小段耳熟能詳的旋律以上述三 件樂器演奏,聽來新鮮有趣,可測試每件 樂器的音色與音準,還有娛樂性。

Track 11 是小林研一郎指揮 Arnhem 交響樂團演奏柴可夫斯基 第一鋼協,清水和音 / 鋼琴。此段鋼協可 測試鋼琴是否鏗鏘有力,琴音是否剛勁具權威性,樂團的規模氣勢是否恢宏。

Track 12 是現任 HK Phil 指揮 Jaap Van Zweden 指揮荷蘭電台交響樂團於 2006 年在 MCO 錄音室演奏 Bruckner 第七交響曲。這是一個完美的交響樂團錄音,可測試管弦樂團的音質是否 具現場感。

Track 13 是一個小號+管風琴錄音, 2005 年於布拉格德伏扎克音樂廳錄音。可測試小號的音色是否具穿透力,質感是否 具充足的銅管味。

Track 14/17 是鼓手 Takeshi Inomata 與鋼片琴手 Ichiroh Masuda 合奏的爵士樂,是一 個於 1977 年製作的模擬試錄音。(前面 13 track 皆為數碼錄音)可測試套鼓的質感、力感、速度與結實度,鋼片琴是否鏗鏘明亮。

Track 15 是5支色士風/鋼琴/鼓合奏的爵士樂,可測試銅管樂器的音色與質感。同樣是 1977 年的模擬式錄音。

Track 16 是著名發燒名盤《Side by Side》,1974 年模擬式錄音,可測試 double bass 是否有足夠的低頻量感與下潛力,撥弦是否夠彈力,敲打 hi-hat 是否夠通透清晰,鋼琴是否有足夠的乾淨明快音色與按鍵力感。

我逐個 track AB 比較,結論是 Luxman D-10X 重播此碟的 DSD 層音質,非常接近 AA 分體式 CD 組合重播此碟的 PCM 層。二者最明顯的分別是:AA 的音場深一丁點,低頻的能量感與力感稍為強一些,定音鼓稍稍結實大力一些, 堂音稍稍多一些,結像聚焦稍為銳利一些,刺激性稍為強一些,播爵士樂也是 AA 更爽彈一些。論 Hi Fi 音響效果的表現,無疑是 AA 分體式 CD 組合贏少少 (若然 AA 有10分, D-10X 一定有8.5分),D-10X 能越級挑戰以一敵二,可謂輸少已當贏;若論音樂感,Luxman D-10X 高清又自然,夠細緻但不誇張,音樂充滿鮮活與美感,把交響樂團的四大家族 (弦樂、木管樂、銅管樂與敲擊樂) 音色與音準正確重現,生命力與活潑的動感皆出色,全頻訊息量極豐富, 樂聲比 AA 更和諧悅耳、柔順優雅、沒有壓耳感更耐聽。 D-10X 能巧妙地把 Hi Fi 音效與音樂感取得良好的平衡度, 若要我推介一台十萬元級 SACD 機,我建議首選 Luxman D-10X!

轉載自 Hi Fi 音響 #412

爭氣! Luxman D-10X SACD/CD+MQA-CD 數碼播放器

文|陳海川

強! 了解過 D-10X 功能及裝備之後,腦中即刻彈出一個 字「強」! 只因它既是 SACD / CD / MQA-CD 通唱, USB 輸入亦支援高至 DSD512 (1bit / 22.4MHz) 及 PCM (32bit / 786kHz) 音樂檔,看似簡單技能,但一機全擁有 則肯定係發燒範疇內罕有的強。同樣強者,還有其堅固可 靠的拾訊機械、最新的轉換技術配合最新又最強的 DAC 解 碼晶片、精密的模擬輸出級及強勢供電,就連電路板用料 及規劃都相當講究。

或有人會說,經濟得多的消費下,大約 D-10X 的八分一 價錢,亦可換來同樣 SACD / CD / MQA-CD 通唱的日系播放器嘛!的確,但只係通唱,其他的都不及 D-10X 發燒。亦有人會說,D-10X 叫價不過十萬多一點,未算 Top-End 嘛!論消費,真的沒得說,問題係即使你願意花更多,Top-End 市場上卻暫無同類選擇,而 D-10X 就以此叫價給你這麼多強勢功能及裝備,那可說是日系發燒作品之強 (通常性能與價格比都偏高),也是 Luxman 這新任旗艦數碼播放器之強!

眼見的差別

外觀上,D-10X 跟上一任旗艦 D-08u 的主要差別只在面板上,除某些按鈕的功能對調或顯示燈的功能有變外,至明顯的是顯示屏位置開口大了不少,連承碟抽屜的出入口 亦加高加闊。D-08u 面板邊緣以簡單的上下平直、兩側見弧再平直地緊接機箱,而 D-10X 則不簡單地在面板四周邊緣, 有層次地切割出少斜面修邊 → 平面 → 大幅內斜面,而大幅內斜面即跟機箱平直接口形成一道 V 槽,視覺上線條即更見立體層次,更彰顯旗艦身份。另一細而重要的分別則於顯示屏上,加入一盞 MQA 顯示燈,用作示意正播放 MQA-CD / MQA 音樂檔,顯示燈更會轉色以確認解碼工作情況,好 讓你知道正享用哪個級別的 MQA 製作,Studio (藍色)、 Authentic (綠色)、Renderer (洋紅色)。

全球率先使用

如因 D-10X 的外型跟 D-08u 無根本差別,就假設這是小修小改就當新型號的把戲,那你肯定大錯特錯!是次的重頭戲全在內臟上,就如作為解碼器心臟的 DAC 晶片,今回在 D-10X 身上,全球率先使用日本 ROHM Semiconductor Co. Ltd 最新又最強,更被譽為世界上最好的 D/A 轉換晶片 MUS-ICTMBD34301EKV (雙單聲道架構下的 D-10X,每聲道動用一枚),亦即 MUS- ICTMBD34301EKV 也是藉D-10X首度亮相。一款頂級規格的 32位Delta-Sigma 晶片、訊噪比強達 -130dB 的轉換器。於 研發上,單係針對音質進行的優化,多達 28 項,更深入到 矽層面,包括電路設計及佈局、Photomask 光掩模、晶圓生產及封裝等方面。例如由芯片到引線框架的連結線,他們 選擇了更有利音響質素的銅線而非大路的金線。

最新拾訊機械 LxDTM-i

雖擁有新又最強的 DAC 晶片,也得藉優良的拾訊機械,精準地從光碟上閱讀 010101 訊息才有意思!為對抗振動與共振的雙重威脅,使之所引發的失真降 至最低,他們將自行研發的拾訊機械 LxDTM 再行改良、升級成 LxDTM-i。於 LxDTM-i 之上,它們將拾訊機械封裝在  8mm 厚的鋁製側板中,該側板更由面板一直延伸到背板,再 加上 5mm 厚的鋼製頂板,既是加強對拾訊機械的保護,物理 上亦融入整個箱體的支撐骨架結構中,互相鞏固,大幅壓低箱體出現振動或變形之可能,箱底下更用上多重密度的鑄鐵絕緣子腳座,令拾訊機械得以更精準地閱讀訊號。

終極版

拾訊到解碼之後,當然係同樣吃重的模擬放大,說到放大器,也就更是 Luxman 強項! 一套 Luxman 的核心技術,ODNF (Only Distortion Negative Feedback) 放大技術,於上一任旗艦身上發展至 ODNF 4.0 版本,今於 D-10X 身上則去到終極版 ODNF-u (u = ultimate) 平衡式模擬放大電路,更是於 D-10X 之上首次亮相。這全平衡架構,可盡量提高錯誤檢測的準確度, 從而大幅減少失真。在整個音頻頻譜中,尤其是在較高的頻率中,通過增強微動態,好讓人們聽到更傳神的效果。 這平台可實現自然而平滑的波形之同時,無需使用傳統的輸出濾波器,秘密在於電路內部的定製,漸進式一階濾波器、再加三段頻率處理。

電路再精湛也得堅固的機箱保護,為確保模擬訊號不受接地阻抗及磁場干擾,D-10X 採取無回路機箱架構及良好 的屏蔽,並有效阻止數碼雜訊。

 

 

強化電源

為了提供充沛又穩定的電源,強化供電勢在必行,跟上一任旗艦相比,D-10X 除電源變壓器容量增加了 27% 外, 還為每個電路提供獨立穩壓及強大的濾波電容器陣,以實 現最高的穩定性。

獨特的 Luxman PCB 佈局,印刷電路板銅跡的圖案,對於電介效應、不必的電阻及雜散電容現象有著顯著影響, 規劃不當必降低音頻訊號的質素。Luxman 慷慨地以厚達 100μm 銅箔及鍍金連接,並去除阻焊塗層之同時,再以看上去彎彎曲曲、實則係柔和地彎曲的銅跡圖案及佈局,以 促進訊號平順流動,從而抑制上述影響。

 

精選高級元件

對於 Luxman 工程師,任何可提升音質的細節,他們都 會加以考慮,例如在非平衡輸出用 RCA 端子的選料上,就採用了將銅導電性與黃銅耐用性融合的合金再加以鍍金, 而平衡輸出用 XLR 端子則是最值得信賴的 Neutrik 製作。

(順帶一提:如使用 XLR 端子接駁 D-10X 的話,得當心相位配對,Luxman 之平衡傳輸為 1 GROUND / 2 COLD(-) / 3 HOT(+) 模式,如受訊一方剛好相反,屬 GROUND / 2 HOT(+) / 3 COLD(-) 的話,可簡單直接地按動 D-10X 的相位切換掣,以修正跟受訊一方之相位差。)

數碼輸入

D-10X 除可直接播放傳統 Red Book CD、SACD及 MQA-CD外,亦可利用 USB 輸入接收高至 24bit MQA 音樂檔、高至 32bit / 786kHz PCM 訊號,又或高達 1bit / 22.4 MHz DSD512 訊號。其光纖及同軸輸入則可接受 MQA 及高至 24bit / 192kHz PCM 訊號。除以固定比特率進行的常規 「同步」文件傳輸外,USB輸入還支援 Bulk Pet 高分辨率音頻檔案傳輸的四種模式,這些模式可優化數據打包及送抵 DAC 之傳遞工作,減輕主機 CPU 及設備 CPU 的處理負荷, 從而增強播放穩定性,令聲音透明度得以提高。

另,要藉 PC 播放音樂檔,廠方建議使用 Luxman 原廠播放應用程式 LUXMAN Audio Player。這軟件支援 FLAC、ALAC、WAV、AIFF、MP3、DSF 及 DSDIFF檔案。LUXMAN Audio Player 可從官方網站下載,適用於 Windows 或 macOS。

細心又貼心

要令用家感貼心,可安坐皇帝位上輕鬆操控播放器的各項功能,就得有一個全功能遙控器。由揀選光碟曲目, 以至到轉成數碼輸入去享用音樂檔,皆可透過其全功能遙 控器達成外,工作資訊顯示屏上的字符,不單可放大4倍, 令你離遠坐在皇帝位上仍一目了然,更能以遙控操作放大或縮小模式,確係細心又貼心。

何等壯觀

開聲聽著聽著,由 CD、SACD 到 MQA 44.1、88.2、 96、192kHz 串流都一一聽過,愈聽愈就覺欲罷不能,今次 D-10X 的確爭氣! 說之爭氣!只因有感,多年前 Luxman 的數碼音源確曾寫下光輝一頁。作為一個唔太老的老鬼,對於當年、即大 概 1988-1996 年期間,Luxman 分體 CD 系統及 CD 機的盛世依然歷歷在目。頂置入碟、斜面板、重達 22kg 的 CD 轉盤 DP-07,加上尺碼大如一大台功放、重達 27kg 的解碼器 DA- 07,何等壯觀!

另有 D-500 / D-500X’s / D-500X’s II 等,每件重逾 14kg 的重型發燒級 CD 機,同樣是頂置入碟,頂板也就是面板的 一大個斜面上,涵括載碟倉、顯示屏及操作鍵,由製作、 用料、造型到操作均屬一流貨色。以上 Luxman 經典作,即使以今日標準去衡量,仍入於 Hi-End 範圍內的頂尖貨色。

叫大家好看

時光荏苒,廿多年後的今年 (2020年),Luxman 一年之內,先擲出發燒入門 D-03X,後再來本篇主角、旗艦級數 碼播放器 D-10X。

數月前,試過 D-03X 以後,對其有本事越級挑戰之實力欣賞極、值得大力推薦!及至今期,當聽到新任旗艦有令我非常意外又愜意的高水平演出後,即明白到一切非偶 然。Luxman 今回連環出招,就如宣示,其最新一代數碼播放器,由發燒入門到旗艦都要叫大家好看!所以當我試完 D-03X 後再試 D-10X,兩次好感相加,感覺即更強烈,強烈感覺到 Luxman 數碼播放器作品,猶如突破了樽頸,表現一 下子大跳班,非常爭氣!

迷人

數月前試定價兩萬多、發燒入門的 D-03X,憑藉其有神、情緒立體的人聲,整體入耳、悅耳、清新可喜、輕易討人歡喜的聲音,音樂化得令人願意不停聽落去的表現, 加上支援 SACD、MQA-CD / MQA 檔案播放等功能,我的試音後結論係:現在才入手的人有福了! 至於等了又等的 D-10X,月前終在自己最熟悉的環境、 本社大 Hi-Fi 房;透過最熟悉的配搭、本社大 Hi-Fi 房的駐場器材,了解到其實力有多強、領略到其音樂感有多高。更確認,在配器上,無需刻意為它加以調味或進補,即已見高水準表現。

先聽 MQA 檔串流,配合 dCS Network Bridge 去聽 Tidal Master 庫內不同質素 44.1、88.2、96、192kHz 的 MQA 串流。涵括粵語歌、古典樂,由遠至 1968 年到近至 2020 年的錄音皆有之。

或因有透過 D-03X 聽 MQA 的要好印象在前,故一開始 即掉低了平日由低階 (即44.1kHz) 聽起的理性做法,而係一下子即來一段 MQA 192kHz 的鋼琴,Martha Argerich〈Chopin 24 Préludes, Op. 28-4. In E Minor〉1975 年的錄 音。真係由第一粒音響起已覺吸引,細緻、仔細,令我即時聯想起母帶,微動態之強,觸鍵感之立體與仔細,輻射出的演譯情緒,心神即時被牽引著,整件事非常迷人!

全都清晰捕捉

再來一段 MQA 96kHz 的大提琴協奏曲 Rostropovich / Karajan 指揮 Berlin Philharmonic Orchestra〈Dvorák: Cello Concerto in B minor, Op.104-1. Allegro〉1968 年的錄音,大場面中有仔細,剛猛處、漸弱處絕不含糊, Rostropovich 大提琴獨奏響起,細膩、大開大合、肉緊,全都清晰捕捉。

MQA 96kHz 的 Michael Tilson Thomas 指揮 San Francisco Symphony 演奏〈Beethoven Symphony No. 9〉終章 Ode To Joy,2012 年的錄音。樂團畫面美妙流麗、情緒高漲、壯闊,各式樂器的質感、線條皆分明。男低音引 吭高歌渾厚中見生動,仿如看得見他鼓著胸膛、唱著唱著 的表情。男高音的能量爬升感、質感,女高音的能量穿透力俱傳神,加上合唱團大合唱、樂團滿員強音大合奏,有條不紊、好不熱鬧的一大台演奏會就在面前。 本地錄音又如何?Tidal 庫中岑寧兒〈困局〉的 PCM 16bit / 44.1kHz 音樂檔,2020 年的錄音。不是甚麼天碟錄音,但通過 D-10X 所感受到的演譯情緒,那份蒼涼、失落、 無奈、無力、宿命難違……,相當入心!

又再聽、又再換碟

至於播實體碟的效果嘛!也曾將 Michael Tilson Thomas 指揮 San Francisco Symphony 演奏的〈Mahler Symphony No.5〉第三樂章的 MQA 96kHz,跟同一錄音的實體版 SACD,通過 D-10X 播放去再三 AB 比較。結論係,實體版 SACD 勝過 MQA 96kHz 檔案,但真係要再三比較,坦白講不是天地之別,擁有實體版 SACD 故然好,沒有的話、只聽 MQA 96kHz 檔案亦不見得有太大損失。

AB 比較過後,我就開始不停地播放慣用的試音碟, SACD、CD 一張接一張,更漸漸再無將之看成工作,因簡直係享受!透過 D-10X 拾取及解碼出來的音樂,自自然然地令我有衝動不停聽、換碟、再聽、再換碟、又再聽、又再換碟……。 再多花篇幅去逐一描述我透過 D-10X 聽每一張 SACD 或 CD 的效果與感受,我認為實屬多餘!倒不如叫你帶自己的唱片、揀選你最熟悉的音樂檔,親耳、用心去感受更實 際。絕不是刻意賣關子或留一手,而係想留點空間,讓你親耳以你個人感受去了解必更真實、甚或更震撼!

複式結構

其實,要形容 D-10X 整體給我的感覺,真係可以簡單得幾句就講完!首先,所有從 D-10X 出來的聲音、音樂都有同一特質,就是極之入耳 (請不要跟順耳混淆),一種延綿不斷的音樂動能,就似一道充滿生命力的旋律線不停地伸延,故令我聽到欲罷不能。另外,D-10X 的聲音,就如一個音樂、音效同步平衡分層的複式結構,究竟你要聽哪一層、接收到哪一層?全在乎自我意識或所專注的焦點。簡單講,就在同一個錄音上,當我專注音樂、演譯,我即聽到其音樂感染力何等動人!當我忽然變焦去留意音效時, 即聽到各方面都有交代兼叫我滿意收貨。這般高水準的音樂、音效表現,如此強大的播放功能,真心覺得,D-10X 有 可能成為十萬元級播放器群中的 Serial Killer!講完!

缺點

D-10X 還有缺點嗎?若硬要我講……有的!如能兼容 4K UHD 影像播放及 7.1 環繞聲功能即更完美!哈!哈!

總代理:駿韻音響有限公司

轉載自 HiFi Review #412 期

由造工到聲音都超乎想像 Wharfedale EVO 4.1 書架式揚聲器

EVO4 系列是 Wharfedale 這個老品牌的里程碑,不但和 Elysian 一起,成為品牌首兩次應用氣動高音的產品系列,聲箱亦用上前闊後窄的水滴形設計,加上出色的貼木皮手工,第一眼還以為是出自意大利品牌。 這個系列突破品牌的固有形象,也更新了這種設計 造工與價錢的比例尺。

極有野心

也許是歷史悠久關係,Wharfedale 最令人印象深 刻的是 Heritage Series 那種老牌英國揚聲器造型,但其實他們早已有多個窄長、顏色配搭較為大膽的系列。 只是要數突破性,首推 EVO4、Elysian 這兩個系列。在去年的慕尼黑音響展看到這兩個系列,那種時尚及貴氣,令我幾乎認不出它們是 Wharfedale;第二,就是將 EVO4 與 Elysian 直接聯想為同一系列。

兩個系列都採用氣動高音、低音反射孔向下的設 計。當然,要數兩者分別,還是明顯的,Elysian 只有兩個型號,全是三路分音,單元之間有橫紋為木皮分段。聲箱雖然有圓角,但大致還是方正的長方體,而表面 EVO4 則有兩款書架、兩款座地、兩款中置、一款三極環繞聲揚聲器。除了最後一款之外,其他型號都是前闊後窄的水滴型設計。

EVO4 系列的外型、型號數量及價格,野心明顯大於只針對兩聲道的 Elysian。不過,兩者在印象上的連接,卻一定程度吸引前者的用家考慮升級至後者。

真正易推易玩

送到本刊受測的是整個 EVO4 系列最細小的 EVO4.1,它是二路二單元設 計,一隻長條形氣動高音最為顯眼;下面是一隻 5 吋 Kevlar 纖維編織而成的中低音,振膜中央有一個銀色的防塵蓋兼相位錐,它是黏在振膜表面,因此並不是實心金屬。

水滴形聲箱令它有着時尚又俐落的外型,低音反射孔向下,再在底板兩邊的窄縫各兩側擴散。

每邊只有一隻 5吋中低音的小書架,試聽場地當然是我們的細試音室。 為它找來 Luxman D-03X CD 機、Micromega M-150 合併式擴音機、TiGLON MS-DF12X XLR 訊號線、TiGLON MSS-DF100SP-HSE 喇叭線、一對 Analysis Plus Power Oval 2 MK2 電源線,作為試音配套。

第一張出場的 CD 是《Alfredo Campoli: The Bel Canto Violin Volume 6》,一支小提琴加一座鋼琴,看似簡單,但這兩種樂器不容易播得好。雖然它們同樣要求揚聲器有瞬變快、反應敏捷等優點,但一種是連續變化、一種是斷音明顯得多;音色上非常不同;頻寬和動態幅度差異亦 十分之大。要把它們同時播得好,既講求器材質素,也需要配搭得宜。

現時這套組合,不是刻意為之,只是利用當時在兩間試音室的器材,再加上慣用的線材,出來的效果已經十分不俗。EVO4.1 明顯不是難以服侍的嬌嬌女,它是平易近人的「順得人」。

擺位有法則

擺位方面,要留意 EVO4.1 的單元指向,因為它的氣動高音垂直擴散角度不大,最好是將高音單元與你的耳朵調至同一個水平,假如座位、腳架高度未能配合,可以考慮墊高或降低揚聲器前障板的指向角度。

雖然,EVO4.1 高音單元的水平擴散力不差,不過對於 Toe in 角度依然十分敏感,直指耳朵是最佳選擇。依然這個法則,在皇帝位當然可以聽到最佳效果,而左、右、後一個身位,都可以聽到完整音場,可以得知 EVO4.1 的 擴散並不差,只是與皇帝位還是有明顯差距。

指向角度最為重要,反而離牆多少、闊度如何,就沒有太大限制。一 來,這款揚聲器是雙線分音,可以透過改變喇叭線接駁位置去微調高、低音 分量;二來,它的低音快速乾淨,不會因為貼牆而劣化,離牆距離多了,可以把喇叭線全數接在低音,再用 Jumper 連接高音就可以了;三來,EVO4.1 的聲音能量不錯,彼此距離 7 呎左右,音場依然完整,音像亦有足夠密度。

正氣

EVO4.1 的三頻分量十分平均,既沒有凸顯氣動高音 的存在,也沒有為求震撼感而加強了中低音。明知它的低 音下潛不可能多,廠方只是選擇令它平順地滾降,沒有弄 出峰值。也許是配合低音表現,亦也許廠方根本無意強調 高音能量、延伸有多強大,所以未有將高音滾降點推得太高,量感亦與中低音一致。

不止量感,速度也出奇地一致,高音的敏捷是預期之內,聽小提琴弓弦之間那大量細節,以及平順度,就可 以了解到氣動高音的好處。中低音速度不可能有氣動那麼 快,但落後程度不多,兩者是正常地銜接,沒有斷層。

這款揚聲器的音像不大,是小書架應有的玲瓏。線條收得清晰,中、低音也是凝聚、着重線條的,結實有力, 不是肥厚而散開。

音場表現十分出色,小書架本來就容易甩箱,而 EVO4.1 的甩箱能力就強於大部分書架揚聲器。

音色有一定溫度;高音雖然敏捷,但毫無沙石,反而 是有細節地平滑。兩者加起來,代表 EVO4.1 不是追求鑑聽的揚聲器,它是令你聽得到錄音各種細節之餘,更要令你覺得動聽,是聽音樂,不只是聽聲音。

音效亦有一定水準

再聽 Friedrich Gulda 同 時負責鋼琴與指揮 Münchner Philharmoniker 的《Mozart:Piano Concertos Nos. 20 & 26》,這是 1986 年的錄音,不算太舊,但出奇地,有時候還是出現了少許「嘶」聲。以前聽過不少氣動高音,會令這種「嘶」聲變得明顯,更會變得難聽,但 EVO4.1 沒有這種情況,它是令你聽到這種聲音存在,不過十分輕微,當然也不會刺耳。

之前提到 EVO4.1 的低音延伸不強,中低音的截止點是清晰的,但已經足夠表達到鋼琴和低音提琴的重量感,以及前者結實、後者寬鬆地低吟的特色。 接下來是平井堅的《歌バ カ》,當中玩相位的電子音效,效果夠凸出,不但左右移動的效果明顯,連飛向前再縮後都同樣清楚,顯然是 EVO4.1 的相位表現準確之故。 此外,打心口的力量和結實程度,都是驚喜之一。加 上上文提過的收放速度,令快歌爽快有力,節奏感出色。 換成 Wilson Ng 指揮 Ensemble Omnia Hong Kong 的《Mahler:Symphony No. 1 for chamber ensemble》,場面其實不成問題,定位十分清晰,樂 器音色變化也難不到 EVO4.1, 只是大鼓的力量有限,而第四樂章開首及收結部分不是十分澎湃,但以這款小書架的體 積,這絕對不是缺點。

總代理:駿韻音響有限公司

轉載自 HiFi 音響 2020年9月號;文|阿基米德

Luxman P-750u耳機擴音機 大材小用

高級耳機擴音機以往都是小作坊為主,正好反映這個市場有多小眾。不過近年隨著耳機市場越來越受到重視,情況開始有所改變。比如今次要介紹的 Luxman P-750u 耳機擴音機,就可算是市場上少數大廠的高級耳機擴音機了。

更普及的耳機接口

對比前作 P-700u,P-750u 外觀最明顯的分別,是把其中一個 6.3mm 單端耳機口取消,替換成更常見的 4-pin XLR 平衡耳機口。畢竟當年 P-700u 推出的時候,平衡耳機接口還沒有明確的標準可言,所以用上了現在比較少見的 2 個 3-pin XLR 耳機口。不過到了現在,大部份桌面用耳機擴音機都以 4-pin XLR 作為平衡耳機接口,P-750u 也跟隨這個行業趨勢。

線路的進步

除了接口之外,P-750u 的內部也有改善。擴音機其中一個常用的技術是反饋,技術上反饋能夠有效減少擴音機的失真,讓電路有更良好的表現。在擴音機上運用大量反饋的確能讓輸出有極高訊噪比及極低的失真,而且全局負反饋電路簡單,連入門級的耳機擴音機都能做到,但為甚麼高價耳機擴音機還有人甘願付鈔呢?正是過多的反饋讓聲音變得了無生氣,十分沒趣,對聲音有高要求的發燒友自然願意付出更多,來尋找更出色的聲效。

然而到底該如何控制反饋程度以平衡失真和聽感,那就是不同廠家各顯神通的地方了。Luxman採用的是 ODNF(Only Distortion Negative Feedback)線路,只失真的部份作反饋,有效降低線路失真之餘,同時也讓反饋量減少,以改善聽感。P-750u 採用的 ODNF v4.O,用上了三重平行輸入級失真檢測線路,讓反績更準確,進一步降低失真。

除了更新電路外,Luxman 在電路板的佈局上也花了不少心思。P-750u 電路板走線盡可能做到最短和最合適,有如蜜蜂回巢的路線一般。而線路的路徑也有別於常見的 45 度角走線,而是弧形走線。弧形走線常用於高頻訊號電路板,由於弧形走線頻寬變化較少,抗阻變化也較少,可以減少對訊號的影響,代價是弧形走線比較佔空問,電路板的面積很可能要因此增加。雖然說音頻頻率在 45 度角走線和弧形走線差距不大,但 Luxman 願意為了這少許的改善花更多功夫,可見廠家盡善盡美的嚴謹態度。而單看廠方的技術規格,也發現到 P-750u 的單端耳機輸出訊噪比較 P-700u 提升了 3dB,而平衡耳機輸出也提升了 1dB 可見這些細節對聲音確實有幫助。

自行研發的 LECUA 音量控制

作為 Luxman 的旗艦耳機擴音機,自然少不了他們最引以為傲的 LECUA (LUXMAN Electronically Controlled Ultimate Attenuator,即 LUXMAN 電子控制終極衰減器)。

音量控制對耳機擴音機極為重要,不單是耳機對左右聲道音量配對要求更高,同時普通的音量控制在不同音量檔位的音質不一致性也為耳機擴音機帶來失真,因此市面上所有高級耳機擴音機在這方面都不敢怠慢。一般小作坊由於研發能力所限,大都只能在市面上尋求現成的音量控制解決方案。然而 Luxman 憑藉其研發能力,能夠針對傳統音量控制的問題開發出 LECUA。

據 Luxman 強調,LECUA 能夠抵抗物理震動對聲音的劣化,同時也確保全部音量檔位音質表現一致,是他們的終極音量控制方案。然而原來的 LECUA 是設計給C1000f 這類大型前級使用的,要放進耳機擴音機,就必須要把它縮小。 Luxman 在原有的線路部份地方改用集成電路,使 LECUA 能夠大幅度縮小,並放到 P-750u 之中。同時為了讓 LECUA 更進一步配合耳機擴音機,Luxman 還在 LECUA加入了三段增益調整,讓 P-750u 能驅動不同靈敏度的耳機。

旗艦等級的造工

當我收到 P-750u 的時候,我第一時間就對它的造工讚嘆不已。說實話同價位的耳機擴音機我也曾經有幸試用過好幾台,但像 P-750u 這般一絲不苟的造工卻十分難得。首先是音量控制的阻尼感恰到好處,全段一致順滑。各旋鈕孔位準確無誤,調節時不會有半點不該有的擺動,除了讓人感到堅固耐用之外,也流露出一股貴氣。

穩如泰山、細緻甜美

今次測試配搭 Prism Sound Callia USB DAC 作為音源,耳機選用 Shure SRH 1840,並使用 4pin XLR 平衡驅動!增益先用低檔。到底 P-750u 的聲音是怎樣的呢?細聽 《2012原音精選》的《流浪者之歌》,明顯感覺到耳機的聲音變得更穩定。SRH 1840 是一對靈敏度不低的耳機,甚至用智能手機直推也能讓它有足夠的音量,但在 P-750u 之下,會感覺到樂器的分佈十分穩定,聲音框架明確,質感強烈。更重要的是聲音同時充滿活力,後段的樂章表現自由奔放,沒有一絲拘謹,也沒有混亂的不協調感。正是這種魚與熊掌均可兼得的強大表現,才是旗艦耳機擴音機該有的風範。

話說 P-750u 有三檔增益,高增益除了用來驅動低靈敏度的耳機外,就算是高靈敏度的耳機也有機會派上用場。低增益大音量和高增益低音量有甚麼分別呢?切換到高增益後,再次聽回《流浪者之歌》,弦樂的聲音感覺上變緊了,力量方面會更突出,但相對地會欠缺活力。看來這個增益還可用作調整聲音的軟硬程度,視樂曲的取向,不同增益都有派上用場的機會。一般情況下低增益會是最全面的聲音,但有些樂曲如果要追求更強勁的低音,就可能要用上高增益了。比如《大娛樂家》的主題曲《The Greatest Showman》,一開始的腳踏聲,低增益的話就顯得略為斯文,這時候用上高增益的話低音部份明顯會更震撼,不過相對而言人聲就會犧牲一點活力,到底兩者如何平衡,就看各人的口味了。

最後我也想知道女聲的表現如何,先調回低增益,再聽鄧麗君的《我只在乎你》時,P-750u 把背景音樂的氣氛毫無保留的發揮出來,鄧麗君的聲音情感強烈,密度充足。整體而言,P-750u 聲底算是比較平衡,不過在這之上,還是有少許  Luxman 的甜味,當聽女聲時就會較容易察覺到,同時也讓樂曲更引人入勝。

總結 – 集大成的旗艦之作

Luxman 作為日系擴音機的名牌,P-750u 並不是只在現成的產品中隨便抽取當中元素湊合,而是在現有的各種技術中更進一步改善和融合,才交出這台不論造工和聲音都符合大廠水平的新作。對頂級耳機擴音機有興趣的發燒友,P-750u 是必需親身體驗的其中一個選擇。

轉載自 “音響技術” 467 期

引領高解析度音頻播放潮流的“神器 – LUXMAN力仕D-03X CD/串流解碼播放機

日本 LUXMAN 力仕前不久推出了最新的 D-03X CD/ 串流解碼播放器, 一上市就引起了音響圈的廣泛關注,看來是頗具賣點的一款產品。LUXMAN 力仕是個具有悠久歷史的品牌,我曾推薦過幾位朋友購買過他家的產品,均獲得一致的好評和認同,於是長年來對這個品牌建立並積累了信心。在我的認知中一直認為,LUXMAN 在日本音響界中的地位,就如同日系豪華車品牌 Lexus 雷克薩斯一樣,在豐田高可靠性的基礎上,打造出足以傲視當世車壇的頂級豪華車。而這款定位中階級別的 D-03X,就等同於最暢銷的 ES 中大型行政車系,雖非頂級也已經素質不賴, 重點是 ES 系列在豪車中的極高性價比,令其成為暢銷型號是必然的。

面板中間兩個小按鍵是數字接口輸入切換和相位切換,同級產品中恐怕隻有LUXMAN 考慮得如此周到

吸睛亮點

登錄 LUXMAN 力仕日本官網, 出來有詳細的產品介紹外,還有包括內部圖在內的高清產品圖片可供下載,論網頁的制作水平,值得同業借鑒。憑著之前其他朋友使用 LUXMAN 力仕器材的心得和了解, 在試聽 D-03X 前我就已經滿懷期待了。

說了這麼久,這款 D-03X 憑什麼值得我們關注,值得我的期待呢?首先,在同價中,LUXMAN 力仕的 CD 機本來就是標杆級的存在,尤其是數播/串流日漸普及的今天,雖然 CD 機的需求銳減,堅守 CD 機開發的品牌也日益減少, 但由於大多數音響迷家中 CD 唱片收藏豐富,因此高素質高性價比的 CD 機依然不乏追求者。尤其以 D-03X 的市場定位更是處於消費最集中的 2-3 萬元價格帶,因此受關注是必然的。其次,這款 D-03X 因應時下熱門的 MQA 高清串流音頻格式進行開發,可以播放高格式的 MQA 串流文件,其內置的 USB 輸入界面同樣可對應進行 Full Decoder 全解折疊解碼,可完美重播目前最高規格的 MQA CD 和串流數據,讓一款中價CD 機成為引領高解析度音頻播放潮流的 “神器”。

器材解構

D-03X 的真身的制造質感比圖片上看要漂亮得多了,厚重的設計風格很有分量感。進出抽屜式碟倉位於面板左側,中間的圓按鍵是出入倉按鍵,清晰好用。面板左下角大大的電源鍵和小巧的指示燈的兩個圓孔均作了倒角處理,精致感一下子就出來了。中間兩個小按鍵是數字接口輸入切換和相位切換, 同級產品中恐怕隻有 LUXMAN 考慮得如此周到。為什麼要設計相位轉換呢?資深的音響迷一定知道有些唱片公司的錄音是反相的吧, 因此高級的前級大多會有個相位轉換功能,讓音響迷自己去切換調整。但CD 機具有相位轉換功能的倒真的極為罕見。面板右側上部是顯示屏,下面是5 個播控功能大按鍵,同樣的清晰好用,上手沒有任何難度。

轉到背板上,D-03X 的模擬音頻輸出提供 RCA 單端和 XLR 平衡端子各一組,常規的數字輸出有同軸和光纖各一組,同時還提供了數字輸入接口,包括同軸、光纖和 USB-B 接口各一組。另外,背板上還印上了 MQA 的標志,表明 D-03X 經過了 MQA 認証, 可對 MQA 文件作解析折疊解碼處理,對應重播當今最熱門的高清音樂文件格式。而和大部分的日制器材一樣,D-03X 的 IEC 電源輸入插座隻有兩芯插口,因此 D-03X 並不通過電源線來接地。那其實方便了音響迷更便捷地做接地玩法,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整套音響系統而言,最佳的接地方式是在前級端單點接地,如果CD 機等音源器材電源有接地口的話,很多考究的音響迷還需要特意去掉電源的地線來使用,這多少增加了操作的難度,因此 LUXMAN 的做法並非 “偷工減料”,而是成熟的考量。

日式懷石料理般的考究設計

雖然試聽的過程中沒有拆開樣機研究內部設計和用料,但在官網上卻能找到一張內部美圖和大家分享。從內部解構圖可見,D-03X 的 CD 轉盤拾訊機械特別考慮壓抑共震和重量平衡,自行研發的轉盤機芯安裝在 8mm 厚的鋁金屬底板上,並且採用金屬隔板密封處理, 全面屏蔽外來干擾,確保讀取光盤訊號的正確與純淨。而且在轉盤機芯密閉盒的后方,安裝了 C 型變壓器,從接線的方式和工整的排布來看,可見廠方對機內的各種細節都營造出優秀的工業視覺美感,雖然這些小細節未必關乎聲音重播, 但從一個側面可以見証 LUXMAN 對待產品開發生產的態度是極其嚴謹、認真的。

機箱中間獨立的區間分成上下兩層立體架構,同時屏蔽了磁場和數字噪聲。上層是電源線路板,共設計了 8 組獨立電源線路分別為不同功能線路供電,其中為模擬線路供電的線路更是左右聲道全對稱設計,確保獲得高度一致的性能。而數字輸出/ 入和 DAC 解碼線路則位於電源線路下的密閉空間內,圖片中雖然看不到,但官方表示其採用了每聲道一枚 BurrBrown PCM1795 32bit 解碼芯片負責 D/A 數模轉換工作,即是從 DAC 開始, 已經打造出徹底的雙單聲道線路結構,此設計理念對獲得優秀的音場表現打下堅實基礎。機箱右側的獨立空間是左右聲道全對稱模擬信號放大線路,採用了 LUXMAN 最新研發的負反饋技術,能夠降低輸出阻抗,令低通濾波發揮更大效能, 從而提升聲音素質。

轉到背板上看看,模擬音頻輸出提供RCA 單端和XLR 平衡端子各一組,常規的數字輸出有同軸和光纖各一組,同時還提供了數字輸入接口,包括同軸、光纖和USB-B 接口各一組。另外,背板上還印上了MQA 的標志,表明D-03X 經過了MQA 認証,可對MQA文件作解折疊解碼處理,對應重播當今最熱門的高清音樂文件格式
和大部分的日制器材一樣,IEC 電源輸入插座隻有兩芯插口,因此D-03X並不通過電源線來接地
D-03X 自行研發的轉盤機芯採用金屬隔板密封處理,而轉盤和電源變壓器又再以隔板區隔開獨立的空間,由鋼制頂板、厚達8mm 的鋁制底座、盒形金屬罩,形成一個超高剛性結構,將整個機芯以相關電路作全面覆蓋。在防止自身起震的同時,在最大程度上避免振動和電磁波對音頻線路的干擾,有效抵御外來震動傳入,同時全面屏蔽外來干擾,確保訊號正確而純淨。使用了德州儀器PCM1975 DAC 數模轉換器和一個高精度時鐘模塊,可將相位噪聲降至最低。其失真率為0.0009%(USB 輸入),而信噪比為123dB(USB 輸入)

全新的 D-03X 一大特點是支持 MQA 串流文件格式的解碼,支持最高 PCM 32bit/384kHz、DSD 11.2MHz 的數字規格,其光盤播放支持最新的高格式 MQA CD 播放, 以及 USB 輸入性能已經位於市場同類產品中的最高標准,因此可對 MQA 格式作全解碼播放,重現高格式音樂文件的。還有另一項技術重點,D-03X 加入了 Bulk Pet 技術。Bulk Pet(Bulk Pure Enhanced Technology)是一種先進的數碼傳輸技術,除了能夠降低訊源(例如計算機,或設有USB 音頻輸出的串流器材、音樂服務器)和 D-03X 的CPU 負荷,優化了數據打包和向 DAC 傳輸,從而增加穩定性之外,還可以令 D-03X 的高精確度、低相位失真、低噪音的主時鐘,發揮出更大效能,全面解決 Jitter 時基誤差的問題。

而 LUXMAN 的用家,可在電腦中安裝廠方自行研發編寫的播放免費軟件: LUXMAN Audio Player ( 適用於 Mac OS 和 Windows PC),實現各種數字音頻文件的 USB 界面傳輸播放,該軟件可解碼 WAV、FLAC、MP3、DSF、DSDIFF、ALAC 和 AIFF 文件,實現便捷的 PC Hi-Fi 功能,減輕了主機 CPU 和設備 CPU 的處理負載。這反過來又減少了讀取和播放線路的工作量,從而增強了再現的穩定性,並最終產生了改進的音質。USB 輸入可接收採樣率為 2.82 MHz、雙速率 5.64 MHz 和四速率 11.28 MHz 的 1 位DSD 音頻文件,此外,還可接收採樣率高達 384kHz、每個採樣 32Bit 的 PCM 數據。S/PDIF 同軸/ 光輸入支持高達 192kHz/24Bit 的 PCM。播放器支持通過 USB、光纖和同軸輸入傳輸多達 24Bit 的 MQA 音頻文件。

從裡裡外外的嚴謹設計,可見 D-03X 實現了 LUXMAN 的 “三高政策”(高精度讀取、高精細轉換、高品位輸出)得以落到實處,難怪 LUXMAN 美國公司總裁 Jeff Sigmund 杰夫• 西格蒙德在接受採訪的時候激動地介紹:“新的D-03X 支持激動人心的新文件格式和傳輸技術,它體現了 LUXMAN 精密轉盤和電路設計的原則。

D-03X 工作原理圖
採用金屬制造外殼的全功能遙控器,質感和手感上乘

D-03X 繼承了歷代數碼播放器的思想,吸收了更好的功能和技術,完成了進化的CD 播放器。從高規格的高分辨率音源到新的MQA 方式,以及常青的CD 唱片,以高品位、豐富的表現力,再生多彩的音源的D-03X,是洋溢著新一代數字媒體播放器魅力的先進標杆產品。

而看到工業制造水平如此高的產品,讓我想起了日本懷石料理, 這種原為在日本茶道中主人請客人品嘗的飯菜,現已不限於茶道,成為日本常見的高檔菜色。“懷石” 指的是以聖人被褐懷玉的意思。其形式為 “一汁三菜”(也有一汁二菜)。懷石料理極端講求精致,無論餐具還是食物的擺放都要求極高(但食物的份量卻很少),因而被人視為料理中的藝術品。高檔懷石料理當然不便宜,光看主要盛裝食物的器就有陶器、瓷器、漆器等器皿, 就知道日本人對生活儀式感有多麼的考究。

陽光明媚的鮮活音質

很多人或許還從久遠的記憶中主觀認定日本的音響器材聲音就如清湯寡水,聲音比較單薄乏味。LUXMAN D-03X 搭配 Soulution 登峰 330 合並功放和荷蘭 Kharma 卡瑪 Elegance dB9 音箱開聲的時候,頃刻就一腳“跺碎”了這些陳年舊有印象。雖然是全新開包的機器,但 D-03X 的聲音卻是陽光、鮮活,富有活力的,雖然低頻的能量仍然略緊了一些,但已經不妨礙對 D-03X 留下好印象。重播“大粒墨”之稱的 Aaron Neville 阿隆• 內維爾《WARM YOUR HEART》(溫暖你的心)專輯,那把圓潤柔美、幼細滑溜的陰柔嗓子,極具辨識度的人聲潤而厚的質感之余,口型結像清晰准確,簡直可算歷歷在目。而伴奏的音樂低頻頗具彈性, 鼓點快速有勁又不混濁,聲場縱深感強烈,呈扇形分布,整體的平衡感及和諧感更是妙不可言。

再比如重播沖繩女歌手夏川裡美的《南風》專輯,一副天生清亮的好嗓子聽來實在迷人,第一首《淚光閃閃》那甜美動人的聲音感染力,音樂伴奏與夏川裡美的聲音適度地拉開層次,通過D-03X 聽起來清亮依舊,帶有溫暖厚實感的同時,仍保持不俗的解析力。轉個口味,換上滄桑感的爵士天后 Diana Krall 的《The Girl In The Other Room》專輯,第一首《Stop This World》一開聲,就感受到鋼琴的低音厚度在聆聽室中彈跳開來,隨之而來Diana Krall 的歌聲溫暖卻不渾濁,Diana Krall 唇齒、彈舌等演唱時的細節,在分辨率與耐聽之間,取得了很好的平衡, D-03X 的重播讓人聲呈現得清晰又通透,雖然算不上甜潤細膩,但卻很中正、朴實,而且每位歌手的演唱特點和錄音風格都得以准確重現,可見D-03X 本身的個性並不強烈,聲音底子頗為中性。

D-03X 的碟仓进出动作平稳、安静、速度不快不慢,非常具高级感

然而真正中性的機器卻未必好聽和耐聽的,D-03X 重播的音樂其實帶了一點 “色彩”,那是一種淡淡的暖色調 “濾鏡”,讓聲音不會像中午時分的光線般炙熱耀眼,而更像夏日早上8 點或者下午4 點的色調,不會過於暈黃也有影調層次,重播的音像富有立體感,質感也是不軟不硬的,顯得條理分明又不過分銳利。比如重播4D 版阿卡多的《Diabolus in Musica》(紅魔鬼),專輯收錄了 12 首帕格尼尼的炫技作品。這張早年的阿卡多錄音正好收錄了他火爆生猛的超高技巧,手中名琴迸發出的琴聲華麗雄壯,光輝甜美,令人難以忘懷。這張專輯是出自 DG 皇牌錄音師 Gunter Hermanns 之手的杰作之一。D-03X 重播的琴聲獨奏音色通透,細節分明、空氣感極強,小提琴和伴奏樂團的比例拿捏得恰到好處,錄音中的高頻泛音極為豐富, 足以體現出 D-03X 可重播出唱片中豐富的信息量,因此即使是 CD 的音質也絲毫不會有干澀的情況出現。將弓弦的摩擦質感如流水般貫穿於急板的演奏中,而空間中自然的堂音,通透亮麗的琴聲,富有絲綢般光澤的音質令人激賞。

重播Telarc 唱片的《Jacques Loussier Plays Bach》, 這張由 Jacques Loussier 領軍的爵士三重奏,收錄的樂器演奏平衡度非常出色,從超低頻到高頻的泛音都無遺漏,而且某些樂段的瞬態響應更是頗為厲害,很考驗器材的信息量和速度響應能力。D-03X 重現的細節表現走中庸之道,不過度強調解析力,而是著重在聲音的韻味。重播當中大鼓渾厚的力道不是生硬的踩踏,而是帶著有躍動感的彈性,鼓刷輕盈的細節則是飄逸而軟質的, 洒滿一室輕鬆快意,鋼琴的音色也並不算厚重,卻有著如沐清風的暖意,樂器的音像尺寸控制得很精准,樂器之間的距離清晰穩定, 而音場呈現出極佳的縱深感,雖然隻是簡單的三重奏,但卻能讓三件樂器呈現得歷歷在目的感覺, 頗有臨場感。

總結

D-03X 是 LUXMAN 今年的重頭戲之一,不但採用品牌自行設計的最新 CD 機芯,亦全面更新數碼及模擬線路設計,並支持現時大熱的 MQA,不但在 USB 輸入對應 MQA 解碼, 就連 MQA-CD 都同樣支持。由於時間的關系, 這次試聽隻是以播放 CD 為主,等以后有機會我一定會再來嘗試用 D-03X 重播 MQA 和 DSD 等高格式文件的表現。D-03X 從外到內都保持了很高的制造水平,改進之處除了著眼於增強的數字接口功能外,同時還對解碼精確度和模擬輸出的水平作提升,最后咨詢過經銷商得知定價竟然如此實惠之后,更覺得這部 D-03X 簡直可稱之為 2020 上半年最“超值的神器”。

●頻率響應:5Hz-20kHz(CD\+0、-1dB)、5Hz-47kHz( 同軸、光纖\+0、-3dB)、5Hz-47kHz (USB\+0、-3dB)

●信噪比:101dB(CD)、114dB(同軸、光纖)、113dB(USB)

● 輸出阻抗/ 電平:300Ω/2.4V (RCA)、600Ω/2.4V(XLR)

● 對應取樣頻率:PCM 44.1/48 /88.2/96/176.4/192/352.8/38 4 k H z (16 / 24 / 3 2 Bit 、USB)、DSD2.8/5.6/11.2MHz(1Bit)、44.1/48/88.2/96/176.4/192kHz (16/24/32Bit 同軸光纖)

●體積(WHD): 440×133×410mm

●重量:13.2kg

全文轉自《新音響》

相信旗艦的力量 – Acoustic Harmony ZP1 電源線試用心得

當我們接觸到 Hi-Fi器材時,往往對於解碼器、功放、音箱、耳機、耳放等 “大件” 非常感興趣,並且會將主要的預算都花在這些器材上。

然而,當眾多發燒友不斷升級器材的過程中,就會發現隨著器材檔次的提升,聲音素質的提升可能總是達不到自己的理想境界,這個時候很多人都會對手裡的音響系統產生疑問:“下一步我該更換哪個器材呢?”。

其實這個時候,我們建議您不妨將目光放到線材的升級上,也許就會 “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了。

作為器材之間連接的橋梁,線材對於整套系統的重要性往往被忽略,甚至有很多人會提出 “線材無用論” 的觀點。但是當你真正接觸一條好的線材之后,你就會發現系統的瓶頸往往就在於線材的品質。

其實對於很多便攜類音響發燒友來說,升級耳機信號線是不少人都嘗試過的事情。不同的信號線,甚至可以直接影響到耳機的聲音風格。

一套完整的Hi-Fi系統包含了大量的線材,音源與功放/耳放之間需要通過信號線連接,每個器材也需要獨立的電源線進行供電。所以,給系統搭配線材絕對是一件大工程。

這個時候可能就會有人問,現在高端線材價格比較昂貴,我花了那麼多錢,究竟能夠得到什麼樣的提升呢?這次我們就通過一款國際品牌的旗艦電源線:Acoustic Harmony ZP1,來了解一下高端電源線到底能有什麼表現。

Acoustic Harmony(簡稱A.H.)在國內可能並不會被很多人知曉,但是在日本本土乃至全球 HiFi 市場上,這個品牌的線材都擁有很高的知名度。從信號線到電源線,Acoustic Harmony 提供滿足不同定位的多個產品線,能夠滿足整套發燒系統的需要。甚至一些器材廠商都會將Acoustic Harmony線材作為官方推薦品牌,可以說,Acoustic Harmony的綜合實力不容小覷。

根據 Acoustic Harmony 品牌的自我描述,其線材的開發重點首先要選擇最合適的材料,無論是導電體和絕緣材料,必須能在不同的聆聽環境中都優良和卓越的性能。在音色方面,Acoustic Harmony 品牌追求自然明快和透明度高,從而更加完美地回放音樂。總之,Acoustic Harmony 線材一直以 “描繪出華麗的音樂世界”,“致力專心研發”和“打造感性聲音” 為目標。

Acoustic Harmony 品牌的產品線包括喇叭線、RCA 端子信號線、XLR 端子平衡信號線、音箱跳線、電源線以及各種接線端子等。本次為您介紹的 ZP1 是 Acoustic Harmony 的最新旗艦電源線。

ZP1 為日本原裝進口產品,在設計上考慮了當今器材數字化的發展趨勢,將線材優化以更加符合發燒友的聲音理念。

從外觀上看,和同價位的很多其他品牌的線材相比,ZP1 可以用朴素來形容。線徑並不算粗,與 Acoustic Harmony 上一代旗艦對比,可能還會更細一些。

雖然線材細,但是該有的屏蔽一點兒都不少,這也使線材整體較硬,重量也比看上去重很多,如果在狹小的空間內使用可能不太容易彎折,但是對於線材內部導電體的保護更加有利。

ZP1 兩端的插頭依然使用了 Acoustic Harmony 自家的產品,碳纖維的外殼與純銅的簧片,保証了長時間使用的可靠性,同時也沒有那麼張揚。

整體來說,Acoustic Harmony ZP1 整體設計並不像其旗艦定位一樣那麼有氣勢,但是反過來想,電源線多數情況下都是插在器材的后面,即使外觀再花哨,平時也很難見到真面目,所以倒不如在設計上更加聚焦對音響系統性能的提高。

ZP1 較為緊湊的插頭和線纜設計,能夠最大程度保証兼容性,不會出現線纜之間相互妨礙的情況。

很多人都會說,數字信號設備(如解碼器、數字界面、轉盤等)和模擬信號設備(前級、后級)使用的電源線,往往會區分開來不能互用。但是在實際試聽的過程中,我們發現,隻要線材的性能足夠好,在任何設備上都會有著不錯的表現,ZP1 就是這樣一款百搭的電源線。

首先在數字信號設備上,Acoustic Harmony ZP1 給人的最深刻的印象就是非常黑的背景。這種黑背景帶來的就是更加純淨的聲音,和更加明顯的細節。

Acoustic Harmony ZP1 並沒有刻意增強聲音的某些細節,但是由於電信號傳輸更加純淨,讓音樂本身的特點更加明顯。

我們用耳朵來聽的話,感覺則是聲音結像更好,聲音更真,同時整體解析力有明顯可聞的提升。

相比於原廠的機線,ZP1 能夠展現出器材聲音中的高級感,聲音自然舒展,感染力更好。隻要你對比用過,就能感受到 Acoustic Harmony ZP1 這款旗艦電源線能給系統帶來極為明顯的提升。

當作為放大器的電源線時,ZP1 帶來的主觀驚艷感雖然沒有那麼明顯。但是一段時間聽下來,再換回機線的時候,你才能夠了解到機線對於系統音質的劣化非常明顯,正可謂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音響圈子內一直有一個觀點,那就是 “頂級線材的表現,並不是要體現出音質上的變化,反而要讓人感覺不到線材的存在”。

這個認知在 ZP1 上是可以得到驗証的,ZP1 對聲音沒有任何染色,而是盡可能忠實地反映出器材實際的性能,在更換不同的器材的時候,讓你能夠感受到器材之間在素質以及風格上的不同。

與在數字設備上一樣,ZP1 能夠讓聲音更潤更甜,並保持絕妙的平衡感,讓系統給你最為真實的反饋,即使整套系統隻更換一條電源線,也能夠體驗到這種變化。讓你不得不承認,線材對於系統整體的影響是非常明顯的。

總體來說,Acoustic Harmony ZP1 延續了該品牌對於產品性能上的設計理念。無論是外觀還是聽感,ZP1 看似是一條朴素的電源線,但是隱藏在這條電源線內的則是ZP1深厚的內力以及激發系統潛力的能力。

與同類產品相比,ZP1 或許不能讓你有驚艷的感覺,但是對於器材的適應性,以及其平衡自然的風格來說,絕對是一條能夠讓你不斷升級系統路上的長久陪伴好產品。

ZP1 詮釋了“最明顯的風格就是沒有風格“,讓發燒友樹立正確聽音觀是有很大的好處的。對於很多人來說,ZP1 的價格略顯昂貴,但是當你真正去對比用過之后,就會對高端線材有全新的認識,你會欲罷不能的。

HIFI說 2020年6月秦歌評測

化繁為簡的美好音樂享受 Bel Canto美寶聲CD3t轉盤、 C5i解碼合並功放

和CD 比一比就知道Bel Canto 的e.One 系列有多小巧了

大部分音響迷玩音響的目的都是為了聽音樂,從音樂中找尋心靈的共鳴,我們更傾向於將這一部分玩家稱為音樂迷;而有一部分音響迷玩音響則是為了尋求感官刺激,過一把音效的 “癮”,通常我們會將這個群體稱為 “發燒友”。兩個群體選擇音響器材的角度也是有明顯區別的,所謂 “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前者更多追求簡約化,拋開器材的桎梏,把更多的時間與精力放在音樂上;而后者更多著重“玩”的過程,施盡百般“武藝”在追尋更好重播效果的路上不斷折騰。雖然說音樂怎麼聽、音響怎麼玩都是自己的事情,能夠從過程中獲得心理滿足感就已經達到目的了。

其實世界上很多音響品牌也在深耕簡約的設計風格,高明者還懂得如何在簡約的基礎上提供正確的、極致的音響重播效果。相對的,有的品牌卻更傾向於提供更豐富的功能、更華而不實的外觀。兩相比較之下,無疑前者顯得更務實,性價比更高。美國 Bel Canto 美寶聲就屬於這樣的品牌,尤其當我幾乎把他家入門級 e.One 系列聽過一遍后,漸漸發現這個實力派品牌有點被低估了。

Bel Canto Design 美寶聲是個特立獨行的美國 HiFi 品牌,這家公司位於美國明尼蘇達州的明尼阿波尼斯市,創辦於 1990 年,創辦人 John Stronczer 是一位研究科學家和工程師,研究半導體和高速度傳輸的發展。入門級的 e.One 系列目前包括:Stream 串流音樂播放器、CD3t 轉盤、DAC2.7 解碼器、C5i 合並功放、Phono 唱頭放大器、REF500S 立體聲后級和REF600M 單聲道后級等完備的音頻產品。

為何設計獨立的轉盤

這次試聽的 e.One CD3t 轉盤是一款純 Audio CD 的播放轉盤,本身沒有內置 DAC 解碼線路,在這個歐美品牌 CD 機越來越稀罕的年代,Bel Canto 的做法令人產生一絲遐想。其實細想也不會覺得意外,雖然全球 CD 唱片發行市場已經大不如前,但音樂迷音響迷府上的 CD 藏量可謂巨大,大部分人仍需繼續發揮唱片的價值,因此高素質的 CD 機(轉盤)依然有市場的。而與之搭配的 C5i 則是一部帶有 DAC 功能的合並功放。Bel Canto 如此設計的意義是顯而易見的,在於把對振動干擾比較敏感的 CD 轉盤機構和模擬信號徹底分開,而且,數字信號線材的抗干擾能力強,相比模擬信號線更適合長距離傳輸,因此即使把轉盤和DAC 功放兩部機器分開一段距離擺放也不會對音質造成多少損耗。這就可滿足更多的器材使用場景了,比如轉盤就近擺在皇帝位旁邊方便換碟操作,DAC 功放擺在音箱旁邊盡量縮短音箱線,這樣的玩法兼顧了便捷和好聲音。

家族化簡約設計

設計上,e.One 系列走的是小巧簡約風格,採用窄機身設計的 CD3t 和 C5i 究竟有多大呢?拿唱片對比就知道了,這個尺寸非常適合作為書房桌面 HiFi,也適合現代簡約風的家居風格。CD3t 轉盤的面板設計當然傳承了家族化元素,

厚厚的面板和機箱對抑制諧振很有幫助
CD3t 的機背隻提供數字輸出接口,包括BNC 接口的SPDIF 和XLR平衡接口的AES/EBU
C5i 的背板上各種接線端子比較多,但功能區間合理、清晰,除了模擬輸入、MM 唱頭輸入外,還具有豐富的數碼輸入接口,包括兩組S/PDIF 同軸和兩組TOSLINK 光纖數碼輸入,還具有一組USB-B接口

採用厚實的鋁金屬面板,四邊以切角和圓邊打磨,中間的亞克力面板依然會在開機時透出綠色背光字體,雖然顯示的資訊量非常有限,但對使用是沒有任何障礙的。面板中間是吸入式碟倉口,上面左右分列各三個按鍵,負責跳曲、彈出唱片、停止、播放和暫停,非常直觀易用。嗯,面板上好像少了什麼東西,對了,是電源開關。事實上,官方說明書標注了,建議 CD3t 無需關機,讓機器時刻處於待機狀態也不耗電,還可隨時保持最佳工作狀態。

C5i 合並功放同樣是 1/2 標准寬度的機身尺寸,顯得小巧別致。中圈依然是亞克力面板,其上隻配有一個大尺寸的復合功能旋鈕/ 按鍵,以雙功能設計,輕按+ 旋轉的優雅操作就可以輕鬆切換音量控制和輸入信源。開機后,亞克力面板中間透出綠字資訊顯示,非常養眼。可編程的 8 字符顯示,清晰顯示基本功能,通過 36 按鈕紅外線遙控器可即時命令功能和顯示編輯。而面板的左側提供了標准的 6.3mm 耳機插孔,桌面音響玩家又可以省了獨立耳放的投資了。

豐富專業的接線端子

由於 CD3t 是純 CD 轉盤,因此機器背板隻提供數字輸出接口,包括 BNC 接口的 SPDIF 和 XLR 平衡接口的 AES/EBU。另外,還有系統聯機用的 IR In,以及標准  IEC 電源輸入插座和總電源開關。大家注意看背板的右下角,印刷字體注明了美國設計和制造,身份純正。可能國內音響迷很少用到 BNC 接頭的數碼線,其實這是專業廣播器材的標准連接規范,特點是帶有鎖定設計,因此無需擔心使用過程中意外鬆脫的情況。當然了,如果你沒有 BNC 線也不要緊, 包裝裡提供了BNC-RCA 轉換插,方便玩家用回常見的 RCA 插頭 75Ω 同軸線。

C5i 的背板上各種接線端子比較多, 但功能區間合理、清晰,除了模擬輸入、MM 唱頭輸入外,還具有豐富的數碼輸入接口,包括兩組 S/PDIF 同軸和兩組  TOSLINK 光纖數碼輸入,還具有一組 USB-B 接口,方便用家連接電腦或手機做外置聲卡解碼播放使用。對應的規格方面,同軸和光纖數碼輸入支持 24bit/192kHz 的數字信號,而 USB-B 接口連接電腦或手機則支持 24bit/96kHz 母帶級音頻傳輸解碼。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一字排開的 4 個喇叭接線端子竟然使用德國 WBT NextGen 制品,其高品質確保最佳的信號連接質量。或者你沒有想到,如此小巧的C5i 功放,居然還內置了 MM 唱頭放大線路,時尚玩家從此可以數碼與黑膠兼收並蓄了。另外,貼心的 Bel Canto 還設計了 Line Out 端子,意思是您想連接錄音設備也沒有問題。

轉盤機芯佔了半個機箱,剩下是伺服控制、電源和數字輸出線路板
MM Phono 唱頭放大線路每聲道採用一隻NE5532 雙運放作信號增益放大,兩聲道完全獨立對稱
內置針對光纖與同軸數碼輸入的升頻線路,採用BB 公司的SRC4382 芯片,將所有輸入的數字信號升頻到24Bit/192kHz 規格
C5i 內置的獨立的高電流耳機放大線路,提供300mA/4Vrms 的輸出性能,可輕鬆驅動300 歐姆高阻抗耳機
喇叭線輸出採用2 組高品質的WBTNextGen 接線柱
D/A 數字模擬轉換線路採用歐勝公司的WM8740 DAC 芯片,而且Bel Canto 非常重視高精度時鐘晶振線路對音質的影響,他們認為晶振必須和DAC 芯片非常靠近,才能避免產生時基誤差

擁有強壯的“內芯”

打開厚實的鋁板無磁化上蓋,可見 CD3t 小巧的機身內部結構也是滿滿的,厚厚的鋁板機殼內側還粘貼了一層不鏽鋼反射層,用於強化激光頭的屏蔽性能,避免受到近距離磁場的干擾。供電部分沒有採用開關電源,而是採用小型的板載的電源變壓器線路供電,由於小功率變壓器振動小磁漏輻射也小,因此可降低機內輻射干擾的強度,確保光頭和數字線路不受污染。採用密封的吸入式機芯組件,工作時的動作很穩,進出碟很順暢。整機的運作依靠藍色線路板的伺服線路控制,試聽過程中特意各種的“不正常”操作亂按一通,CD3t 都能夠准確無誤地快速跟上我的動作,並未出現卡頓的情況,搜曲速度也令人滿意。而數字輸出線路當然不含糊,兩組輸出由獨立的數字變壓器耦合,XLR 平衡數字接口的意義在於AES/EBU 的音頻信號和時鐘信號分開傳輸,CD3t 的時鐘晶振非常靠近輸出線路,確保最低的時基誤差。

C5i 的內部線路整合在兩塊線路板上,靠近背板的大板上更整合了各組端子輸入、DAC 解碼、MM唱頭放大、耳放等線路。功能區間劃分明晰,沒有多余的飛線,做到真正的最短信號路徑,大大減少信號損失和干擾的影響。MM Phono 唱頭放大線路每聲道採用一隻 NE5532 雙運放作信號增益放大,兩聲道完全獨立對稱。USB 數字輸入接收界面採用 TAS1020B 芯片方案, 支持 24Bit/96kHz 規格。內置針對光纖與同軸數碼輸入的升頻線路,採用 BB 公司的 SRC4382 芯片,將所有輸入的數字信號升頻到 24Bit/192kHz 規格。而 D/A 數字模擬轉換線路採用歐勝公司的 WM8740 DAC 芯片,而且 Bel Canto 非常重視高精度時鐘晶振線路對音質的影響,他們認為晶振必須和 DAC 芯片非常靠近,才能避免產生時基誤差,而這個理念也是很多設計師的共識。C5i 內置的耳放線路並非某些品牌那樣採用功率放大級衰減的方式,Bel Canto 認為那樣的設計很難獲得優秀的信噪比,而且阻抗匹配線路會損耗聲音細節信息,於是他們設計了獨立的高電流耳機放大線路,提供300mA/4Vrms 的輸出性能,可輕鬆驅動 300 歐姆高阻抗耳機。

作為一款高度集成的合並功放, 后級技術當然也是至關重要的,C5i 採用成熟的丹麥 ICE Power 125ASX2 高性能立體聲放大模塊,在其中整合了高素質開關電源線路,提供每聲道60W(8 歐姆)、120W(4 歐姆)的功率輸出。大家別看功率指標貌似不大,但從阻抗減半輸出功率倍增的規格上看,就可以知道其供電裕量相當充足,而且功放的內阻低(8mΩ/100Hz), 阻尼系數高(>1000),輸出電流更是高達30 安培,可見控制力有頗高水平。另外,C5i 的輸出噪聲低於 50uV(RMS A 計權10Hz-20kHz), 這個優秀的指標令低電平弱音信號得以充分呈現,從而使動態范圍達到驚人的 115dB,每一項數據都堪稱 Hi-End 級的水平,稱之為 “小鋼炮” 一點都不為過。老實講,在同級的競品中,很難找到性能可與之匹敵的對手。

採用成熟的丹麥ICE Power 125ASX2 高性能立體聲放大模塊,在其中整合了高素質開關電源線路,提供每聲道60W(8 歐姆)、120W(4 歐姆)的功率輸出,輸出電流更是高達30 安培

關於D 類功放的話題

Bel Canto 擅長 D 類放大器、解碼器以及 CD 播放器的研發。D 類功放線路的信號路徑可以做得很短,有利於信號的傳輸和高保真重播,符合Bel Canto 的理念,而且D 類放大器的功耗低、體積小、效率高,是引領未來潮流的技術。設計的關鍵在於 Bel Canto 的 D 類功放糅合了模擬技術和數字技術,雖然單純的 D 類放大器可以輸入模擬信號進行編碼可以,又或者直接處理數字信號,但是功放把信號放大至可以推動喇叭的過程,最終輸出的是模擬信號。那為何不使用精確性和失真更低的DAC 先把數字信號轉換為模擬信號,再作 D類放大呢?Bel Canto 就是這麼做的。另外,BelCanto 在功放內已不再使用傳統的電源變壓器,而是採用了和 D 類放大線路整合在一起的高效開關電源來供電。Bel Canto 認為,傳統的電源變壓器加 LC 整流濾波的形式並不完美,大容量的濾波電容充放電量的轉換速度比較慢,難以應付高響應速度與大動態音樂的重播,而開關電源的反應速度非常快,能更好地保証快速充裕的電流供應,因此,Bel Canto 功放雖然體型小巧,卻有強勁的輸出功率,並且阻尼系數也非常高,因此對音箱有更好的驅動力和控制力。

聲音的能量感和小巧機身不成正比

小巧的 CD3t 轉盤播放效果能令人滿意嗎?而 C5i 的 D 類功放技術聲音又是如何的呢?用 BNC 轉同軸端子,連接同軸線到 C5i 解碼合並功放,搭配來自愛沙尼亞  Audes 瑰麗的 Maestro 106 書架箱,聽了很多熟悉的唱片。

簡單歸納,這是一部很沒有 “存在感” 的 CD 轉盤,不但外觀沒有花俏的地方,聲音一樣是走質感路線,沒有濃郁的個性,播放什麼類型的音樂都可以很忠實呈現該有的風格。考驗 CD 轉盤的重要元素是對聲音細節的挖掘能力,CD3t 的細節表現非常不錯,而且頗有高級感,而且讓我覺得聲音的質感更遠超過其外觀、聲音的能量感更和小巧機身不成正比。CD3t 的質地軟硬適中,可以表達出漂亮的音樂旋律線條,其中還有滑順流暢,剛聽不一定能感覺到 CD3t 的素質,但是花一些時間多聽幾張唱片,CD3t 表現音樂的親切感就出來了。那種質感不是輕飄飄的虛無感,而是有密度、有重量的詮釋,但在密度與重量當中,還有柔軟的質感藏在中間,把音樂的剛與柔都能平衡得很好。

同樣的,這樣的聲音表現當然也是包括了 C5i 的概括,當我將關注點轉移驅動力和音色的平衡方面,C5i 的表現也同樣令人滿意,那纖細精致的細節描述能力像極了高品質直熱單端膽機,中頻也顯得通透有光澤,低頻飽滿的同時速度絕無拖泥帶水,而比膽機優勝的地方當然是更高的信噪比帶來更寂靜的背景,因此動態響應和爆棚音樂的從容感,絲毫不覺得隻有60W 輸出。比如重播老虎魚錄音 David Roth 演唱的《More Pearls》,這輯錄音的音像略為龐大卻更顯健康,音樂“畫面”顯得生氣盎然。CD3t 和 C5i 的聯袂演出,音樂深邃的背景,襯托人聲和吉他的龐大感,拉近了音樂和聆聽者的距離。音樂顯得輕輕柔柔的,卻有恰當的重量感,Bel Canto 擅長表達這種音樂的輕鬆感,有足夠的密度而不會顯得鬆散。這樣的輕鬆聆聽感覺中,還能掌握住吉他撥弦的力道以及歌曲的抑揚頓挫,音質與節奏的表現頗為迷人。

你相信嗎?雖然 C5i 僅有 60W(8 歐姆)的輸出功率,但我依然用這套組合來重播莫索爾斯基的《荒山之夜》、柴可夫斯基《第一鋼琴協奏曲》、貝多芬《 第五‘命運’交響曲》、RR 的發燒碟《Tutti》等等爆棚交響樂,當工整、有力的管弦樂團呈現在面前的音場中的時候,我壓根就無法將這頗為寬闊的音場與兩部機器小巧的身軀聯系起來,太令人意想不到了。但平靜下心情再來細品,我發現 CD3t/C5i 的聲音並沒有強烈的個性,中高頻有著適度的明亮感,但卻不會有光彩奪目的刺激感,低頻量感適中,整體聲音平衡度的表現頗為均衡。或者說,CD3t/C5i 其實沒有太多自我的個性,是一套讓人輕鬆聽音樂的器材。

不錯的中頻段加上舒服的兩端延伸,CD3t/C5i 聽任何音樂都適合。比如拉賓演奏的《貝多芬小提琴協奏曲》,第二樂章那由弱而強的小提琴獨奏,CD3t/C5i 所呈現的細節,小提琴擦弦的細微聲響,賦予音樂的臨場感很強烈,而定音鼓的節奏則帶著敦厚朴實的氣氛,漸漸將音樂帶往高潮時,小提琴演奏的力道一再加強,但此刻聲音並沒有出現緊繃感,可見 CD3t/C5i 的音質有足夠的密度和速度。

這套 CD3t/C5i 組合重播爵士樂也不會令人失望,可以很容易找到音樂的“搖曳感”。比如重播日本爵士女伶綾戶智繪的《Fifty》專輯,收錄了許多經典爵士標准曲,經過綾戶智繪的重新詮釋,那種滄桑的“黑人”味道令人難以想象是日本人唱出來的,聲音之迷人令人不忍停下來。CD3t/C5i 表現起《Fifty》的方式真是一派輕鬆自在,聽輕快的《C’est Si Bon》,輕快俏皮的爵士唱腔,加上淡淡的法國香頌氣氛,心情也跟著輕鬆起來。當然,綾戶智繪也很能詮釋悲傷的歌曲,比如西洋爵士版的《Heartbreak Hotel 傷心酒店》,低音大提琴低沉地領著節奏,綾戶智繪沙啞又有勁的嗓音,略帶吶喊地表現曲中的醉意,用CD3t/C5i 重播,那韻味真是不錯。

總結

如今歐美品牌的入門級純 CD 轉盤出品已經鳳毛麟角,要知道,現在還懂得選擇一部功能單純的 CD 轉盤的音響玩家,絕對都是對聲音和產品穩定性有很高要求的一個族群。這次試聽的 CD3t 轉盤和 C5i 解碼合並機,就集成了Bel Canto 兩項拿手的技術於一身——D/A 數碼模擬轉換與高效 D 類功放,以同樣小巧的機身尺寸,達到了高性能的數字處理、功率放大和耳機輸出,加上 Stream 串流播放器,就可組成一套具有 “Hi-End” 素質的迷你小鋼炮組合。

CD3t技術規格

●光盤兼容性:CD、CDR、CDRW、Hybrid SACD

●數字輸出

● 最大數據速率/ 位深度:44.1kHz/16bit

● 輸出端子:AES/EBU XLR、SPDIF

● 輸出電平:3V p-p,110 ohms(AES/EBU)、0.6V p-p, 75ohms(SPDIF)

●時基誤差:< 100 pS RMS

●耗電:4W、<0.5W(睡眠)

● 工作電壓:220-240V(AC/50-60Hz)

● 體積( W D H ) :216×318×115mm

●重量:5.5kg

C5i 技術規格

●輸出功率(1% THD):120W(4Ω)、60W(8Ω)/ 每聲道

●最低負載:8Ω/ 每聲道

●峰值電流:30 安培

●頻率響應:1.5Hz-90KHz(±3dB,4Ω)

● THD+N 失真率:0.003%(1W,1kHz, 4Ω)

● 輸出噪聲:<50uV(RMS A 計權10Hz-20kHz)

●阻尼系數:>1000

●輸出阻抗:<8mΩ(100Hz)

●動態范圍:115dB

●數字輸入:24bit/192KS/s(SPDIF

同軸、TOSLINK 光纖各2 組)、

24bit/96KS/s(USB)

●模擬線路輸入阻抗:11KΩ

●唱頭輸入阻抗:47 KΩ/150pF

●唱頭RIAA 精度:±0.5dB(50Hz-15kHz)

● 輸出接線端子:2 組WBT

NextGen、RCA/ 耳機輸出各一組

● 耳機輸出電流與電壓:300mA/4Vrms(峰值)

●耗電:14W

●使用電源:230-240V(AC 50Hz)

●體積(WHD):216×88×305mm

●重量:6.5kg

全文轉自《新音響》2020年5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