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EK 朗泉 Evolution 50CD/DAC 一體機與 50A 合並功放

CREEK Evolution 50CD/DAC 一體機

工薪族音響迷還在抱怨高級音響太貴、可望而不可及嗎?家裡珍藏大量 CD 碟片的音樂迷還在抱怨優秀的歐美品牌入門級CD機已經難覓蹤影了嗎?

新晉年輕玩家還在猶豫擁抱 CD 機的懷抱還是緊跟數碼文件播放的潮流嗎?英國音響傳統老牌 CREEK 朗泉告訴你,他家的 Evolution 50CD 機可以一次過滿足你三個願望。

CREEK 朗泉 Evolution 50CD 雖然並不是新型號,但經歷過時間的考驗后,我們發現它依然是當下歐美品牌中,集 CD 播放和 USB、同軸、光纖解碼於一身的一款非常靠譜的選擇。關鍵是,並不需要高昂的價格就能夠獲得純粹、甜美的 “英國聲”,以及依然不落伍的綜合指標,通過內置兩枚英國歐勝公司頂級的 24Bit/192kHz 規格的 DAC 芯片,工作在雙差分模式下發揮出最大的性能。朗泉的資深工程師 David Gamble 負責 Evolution 50CD 的整體設計和開發,在保持與早期的朗泉產品一脈相承的基礎上,一機玩轉 CD 和數碼播放,大概在市場上同價位很難找到對手了。

外層紙箱內還有一個厚紙箱
包裝上一如既往引著 CREEK 朗泉標志性的 logo 和斜杠條紋,傳統一直傳承下來沒有改變過。同時印著產品型號、使用電壓、面板顏色和產品編號
包裝內由兩組厚實的“珍珠棉”定型保護機器,配件則全部存放在側面的配件盒中,保護非常妥帖。附件包括說明書、電源線、遙控器
全功能遙控器,除了可控制50CD外,還可控制50A功放,如果你是一套購買,那麼拿一個遙控器使用就可以了。通過遙控器可選擇Filter濾波模式
Evolution 50CD 的機身雖然是標准寬度,但高度卻比較薄,是典型的英國傳統風格
面板右側又一道豎凹槽,仿佛把面板一刀分成兩個功能組件,這塊“小區域”內是銑刻出來的CREEK的圖形化Logo,另外就隻有一個電源開關了,注意到沒有,開關上的圖標也是銑刻出來的,精致感立顯有沒有。另外,中央顯示屏右側的4個按鍵分別控制輸入切換(SRC)、菜單(MENU)、循環播放和信息(Info),直觀好用。MENU按鍵用於設置顯示屏的模式和亮度。模式分為AlwaysOn(顯示屏始終點亮)和Auto-Off(自動暗屏),亮度分為3檔。設置時按Play鍵為選中確認,Stop鍵為退出,快進和后退鍵可移動光標。
碟倉旁邊的5個按鍵負責CD播放操控,按鍵採用背光設計,按下去有一種特別的阻尼感,雖然沒有常見金屬按鍵的那種干脆感,但卻顯得很討好人。
有些朋友比較抵觸吸入式機芯,總認為容易刮花碟片,但事實上CREEK的機芯非常好用,試聽的一個時間估計聽了100張唱片,從來沒有發現唱片會被刮花,而且進出碟動作都比較輕柔,令人放心
來看看機背的布局,由於Evolution 50CD不但是一部不折不扣的CD播放機,同時還是兼容了USB、同軸和光纖等數字輸入接口的DAC解碼器,因此背板的端子非常豐富
模擬輸出方面提供RCA非平衡和XLR平衡各一組,值得表揚的是RCA端子採用了高級鍍金制品,而平衡輸出是真平衡(請看下面的線路布局)
USB-B數字輸入端子,採用Class 2傳輸標准,支持24Bit/96kHz規格

作為CD機當然還少不了同軸和光纖各一組數字輸出,另外作為DAC解碼器,同時還提供了同軸和光纖各兩組數字輸入。也就是說,你可以外接更高級的解碼器提升重播效果,也可以外接數字錄音機將CD唱片轉錄成數字文件。同時還可以利用機內的高素質DAC和模擬輸出線路,提升府上其它數字音源的重播質量,比如DAB收音機、電視機頂盒、藍光機等等。

打開鐵板制作的上蓋,可見內部結構井然有序,電源部分、機芯轉盤和音頻線路各居一偶
和當下流行使用開關電源的潮流不一樣,50CD使用超規的25W環形變壓器,以3路獨立繞組,配合多組低內阻、低噪穩壓元件為不同線路供電
整機的電源線路也和音頻線路設計在同一塊線路板上,因此供電無需經過接線和接插件,更直接更高效
這是獨立的USB輸入線路板,大家可能還有所不知,這類USB輸入不但用於連接電腦,還能夠直接連接到Type C接口的安卓手機,通過手機的音樂播放軟件就能輕鬆盡享海量的音樂
這是用料豪華的D/A線路,同軸和光纖數字輸入經過歐勝公司的WM8805接收芯片,支持最高24bit/192kHz規格的高解析度文件。而D/A轉換則採用兩片WM8742芯片,以雙差分架構打造真正的全平衡線路
這是全機的主時鐘系統,確保各部分數碼線路精准運行
由每聲道一枚BB OPA2134雙運放組成的全平衡模擬信號放大線路,大量運用SMD貼片元件焊接工藝,打造最短信號路徑,減少信號損失。而WIMA聚丙烯電容等等高品質元件也為更好的重播效果提供保障

技術規格

數字輸入:2×SPDIF(24Bit/192kHz)、2×Toslink(24Bit/192kHz)、1×USB(24Bit/96kHz)
CD轉盤:特別定制吸入式唱盤,外部獨立時鐘控制
信噪比:>110dB
數字輸出:1×SPDIF、1×Toslink
數字濾波器:通過遙控器選擇數字濾波模式
模擬輸出:2×RCA(2.0V RMS)、2×XLR(4.0V RMS)
輸出阻抗:47 Ohms
電源:25瓦環牛(3組獨立二級繞組,超低噪聲分立元件的電源整流)
DAC解碼:2×Wolfson WM8742(24Bit/192kHz雙差分結構)
輸入數字接收:WM8805(多通道數字接收芯片)
電壓:100–120V/200–240V
耗電:20W(閑置時)
重量:5.5kg
尺寸(WHD):430×60×280mm

CREEK Evolution 50A合並功放

這是一款純粹的模擬式功放,可見朗泉的設計理念在於將播放與解碼等數字信號處理全部交給了50CD,而功放則單純作模擬信號的功率放大,因此得以在有限的機箱體積內作最佳的布置。50A的外觀讓人一眼就能認出是CREEK的出品,薄薄的機身依然是一如既往的傳統英國式風格,與以往的產品不同的地方,在一面板中央增添了兼具時尚和實用性的OLED單色資訊顯示屏,而用家可以通過屏幕直觀設置一些參數,並且方便遠距離觀察到功放的工作狀態。50A在國外獲得很高的評價,被譽為同級別平價(萬元內)放大器的參考級產品,在適當的功率輸出能力和傳統優美音色中取得很好的平衡點,適合驅動靈敏度中等及偏高的書架喇叭和小型落地喇叭。

從包裝箱的印刷就可以見到保守的英國人樂於傳承的傳統
包裝箱內的保護很到位,配件各就各位
機箱尺寸和50CD完全一樣,毫無疑問的最佳拍檔
面板左下角依然是用CNC精工銑制的型號
面板左側的旋鈕式訊源輸入選擇,旁邊的4個按鍵其實式備用的,因為50A可以選裝插卡式配件增強功能,包括Phono唱頭放大器、Tuner調諧器等等,在裝上選配組件后,就能夠用這些按鍵來切換操控功能了
面板右側的旋鈕當然式音量控制,另外還由6.3mm耳機插孔和電源開關。另外,屏幕旁邊的4個按鍵則是等響度(Tone)、菜單(MENU)、平衡(BAL)和信息(INFO)
緊湊的背板上各類型接線端子井然有序,在不選裝組件的情況下提供5組RCA高電平輸入,其中第4組還提供了XLR平衡輸入端子。而RCA的第一可選裝Phono唱頭放大模組,而第5組可選擇Tuner調諧器組件,由需要的玩家可打造屬於自己的最強50A。
Line 4輸入除了RCA還由XLR,而端子的質量也比其它組更高一籌
採用標准的IEC電源輸入插座,可方便玩家換線
整機布局緊湊合理,小小的機箱內塞得滿滿當當的,前級和后級線路獨立分離,是真正的前后級合並設計
採用度身定制的大型環形變壓器供電
電源線路同樣採用板載集成的方案,總共9隻大容量濾波電容全部焊接在后級線路板上,僅可能縮短供電距離,確保功放線路所需的瞬態電流供應能力
音量控制沒有採用常見的碳膜電位器等傳統技術,而是使用了日本JRC公司的音量控制芯片,確保更出色的耐用性、更低的失真與聲道平衡性
后級功率放大線路為左右聲道對稱設計,內置大型的散熱器確保長時間工作的穩定性
功率放大輸出級每聲道採用了一對SK山肯的STD03P/N達林頓復合對管,據山肯的技術文件介紹,這對管最高輸出可達160W,而CREEK 50A隻輸出55W/聲道(8歐姆)、85W/聲道(4歐姆),目的是為了讓功率管工作在最佳的線性狀態下,避免產生失真。
50CD和50A採用的OLED顯示屏字體比較大,黑底白字(略帶一點藍)的顯示效果非常好,遠遠都能看清楚

技術規格

輸出功率:55W/聲道(8歐姆)、85W/聲道(4歐姆)
總諧波失真:0.005%(20Hz-20kHz)
信噪比:>102dB
輸入端子:4路RCA輸入、1路XLR平衡輸入
輸入靈敏度:410mV
頻響:10Hz-100kHz(±2dB)
尺寸(WHD):430×60×280mm
淨重:7.5kg

濃郁又純粹的 “英國聲”

在全世界大部分音響品牌的聲音風格趨向大同的背景下,大家都在追逐高透明度、高分析力、銳利的線條感、大動態等同質化的聲音元素,導致很多產品根本無法體現不同地域、不同民族各異其趣的文化底蘊與美學特點。很多時候音響迷對品牌的選擇就會變得迷茫起來,想追求一種滿足自己喜好和審美的聲音風格也變得愈發困難。而 CREEK 朗泉 Evolution 50CD/50A 這套組合搭配愛沙尼亞 Audes 瑰麗 106 書架箱的聲音表現,依然維持了濃郁又純粹的傳統 “英國聲” 韻味,令重播的音樂顯得更有個性,也更具豐富情感。資深的音響迷大概沒有未體驗過“英國聲”魅力的,那是一種略帶昏黃色彩,不追求極致的透明度和分析力,甚至頻響兩端的極致延伸也不如現代風格那麼 “出彩”,卻能呈現現代風格所沒有的柔軟飽滿中頻,溫暖厚潤的質感,重播的人聲總能顯得更有親切感,重播的弦樂也更富色彩,音樂感染力更為濃郁。比如重播 Linn 出版的 Kidd 姐的《Gold》,那甜美的嗓音演唱正爵士真是極之迷人,飽滿溫柔的中頻質感像極了用 KT66 的膽機,甚至中低頻那種厚潤的特質與直熱膽 2A3也很接近。

而重播馬連納指揮聖馬丁室內樂團演奏的沃恩·威廉姆斯的《綠袖子幻想曲》,濃厚的英國紳士風情扑面而來,豎琴與長笛相互對答的前奏優美悠揚,把聽眾引入安詳和寧靜的氣氛之中,隨后弦樂聲部奏出主題。這時,第二小提琴和中提琴開始呈現這首朴實的、單二部曲式的民歌旋律,優美似甘霖一樣的聲音質感一下子就把聽眾吸引住了;在樂曲進行中,第一小提琴插入對位旋律,把樂曲柔和的情調烘托得更加感人至深。樂曲的中間部分,轉成了 C 大調 4/4 拍。主題選自另一首名叫《可愛的約翰》的民歌反復了三遍:第一遍由小提琴演奏,第二遍由長笛獨奏,第三遍提琴、長笛合奏。經過長笛吹奏的一小段“華彩”,再現了《綠袖子》民歌主題,但這一次換成了用中提琴和大提琴來演奏,由這套CREEK朗泉的重播聽起來更加深情感人。

一套小巧纖薄的英國式器材,兼顧了 CD 播放、USB 連接和同軸光纖等豐富的接口功能,加上小功率功放所特有的靈動音樂感,確實是音樂迷無需煩心、細品音樂韻味的佳選

總代理:駿韻音響

文/Sam 新音響 New Audiophile 

聽音樂、聽演譯的利器 Pathos Kratos 膽溝石合併式擴音機

文|陳海川

意大利、火紅色、八汽缸,你會聯想起甚麼?意大利超跑法拉利 F430、458 Italia?這裡是「Hi Fi音響」, 不是推介汽車的雜誌 / 網頁嘛!

超跑引擎

感覺上,Pathos Kratos 的造型,又確係似一副中置、 左 / 右對稱的超跑引擎,兩列共八支火紅色大水塘電容器, 分中對稱地從頂板露出外,兩旁開有兩列、共六大個,以金屬網保護的疏氣用圓孔,箱體左 / 右側再來兩大幅重金屬感的散熱器。前端分中 V 形凹位內有兩支左 / 右分中而立的真空管,真空管前方,即呈向後弧流線形的厚重前障板的分中位上,再有一大個銀色旋鈕,整個造型、份量感,視覺上令人聯想起前進動感與強大驅動力。有說,在靜止不動時,造型上仍能予你有速度的感覺,這才是真正的超跑。

如要問 Pathos 這「超跑」是中置 / 前驅抑中置 / 後驅? 皆不是,它是膽前 / 石驅,即膽溝石,真空管輸入 / 晶體管輸出。

最新強化版

一切非偶然,1994 年於意大利創立的 Pathos,其三位聯合創辦人,分別為電聲、工業設計與行銷專材。一切由 Gianni Borinato 有一個關於放大器電路的嶄新想法開始, 之後再找來行銷專材 Gaetano Zanini 及畢業於威尼斯藝術學院的 Paolo Andriolo 合作。就此,Pathos 憑著其獨有電路設計,結合意式美學及工業風,現代藝術品般的造型,行銷全球。

Pathos 向以膽溝石,真空管輸入 / 晶體管輸出架構行走江湖,以合併式擴音機為主力軍,當中再分成有或無 INPOL 增益放大電路兩系,Kratos 則屬無 INPOL 電路一系中輸出功率最高的新成員。設計 Kratos 的靈感,來自已推出好一段日子,同系的熱賣型號 Logos (現已推出 Logos MK II)。 Kratos 被視為 Logos 的強化版,大水塘電容較 Logos MK II倍增,身價亦是其兩倍多,能力上當然亦高強一大截。

膽溝石 / 全平衡

Kratos 即希臘神話中權力與力量之神,而膽溝石合併機之身的Kratos,每聲道輸出功率高達 200瓦@ 8Ω / 350瓦@ 4Ω。兩聲道放大電路如雙單聲道般左右分立,全平衡放大格局。 一款實實在在擁有前置放大及功率放大電路的膽溝石合併機,前置放大以真空管作 A類放大,一聲道一支 TungSol 雙三極管ECC803S,輸出級則以 Mosfet 晶體管, 每聲道 12枚、每相 6枚,橋接式 AB類放大,並內置專屬耳擴電路,輸出功率 (3.3W @16Ω / 2W @ 32Ω),最高輸出電平 (10V RMS)。 配備平衡 XLR 輸入 (x2)、非平衡 RCA 輸入 (x5)。 平衡 XLR 直入功率放大器輸入 (x1),平衡 XLR 及非平衡 RCA 前級輸出各 1組。擴充力方面,可額外購置模組電路:包括,HiDac MK2 數碼模組 (採用 ESS SABRE 9018K2M 解碼晶片 / 輸入採樣率 32bit-384kHz / USB音頻 編碼器 XHRA-2HPA / USB-B / S / PDIF同軸 / 支援 DSD 64 及DSD128 / 採取平衡式 XLR 模擬輸出),以及 RIAA 的MM / MC 唱放模組。

意式美學與工業風

Kratos 這身有著超跑味道的造型,有著Pathos一貫的 結合意式美學與工業風,真木材與金屬的融合,不同顏色 (銀、黑、火紅、木色)及不同表面處理 (鏡面、鍍鉻、 啞黑、噴沙銀、木色)。亦混合了不同線條,就如兩側散熱片,以 Pathos 自家商標字樣大玩圖紋 Monogram,好一 件實實在的現代藝術品。再加上內裡重量級用料、重型機箱,令 Kratos 淨重達 40kg,確係內外都份量十足又有睇頭,至於聽頭嘛!坐擁 (200瓦@8Ω) 輸出功率的 Kratos,我當然要在本社大 HiF i房、藉 8Ω 阻抗的 B&W (Bowers Wilkins) 802 D3來試它一試。

主要賣點

文章一開始就說 Kratos 造型令我聯想超跑引擎,但聲音上它並非以爆炸、衝刺力為主要賣點,而係賣一份遊刃有餘,就似某些富豪級名貴大房車的引擎般,大馬力得來線性,大把在手的控制力,面對任何樂器、大場面都有能力好好地逐一、仔細交代。

正如播出 CD版《Audiophile AnalogCollection Vol. 1》中的〈Pink Panther – Jazz
Ensemble〉,一開聲即見一個深闊的場境,各銅管、鼓、敲擊樂器逐一響起,即聽到一層層、層層 而後的音場,結像落在不同位置,它們之間的空間距離感實在又傳神。對各樂器音色及變化,演譯變化,Kratos 都能夠氣定神閒細意描述,細得似給人更多時間去接收、去感受似的,愈聽愈感受到演譯的玩味、生動加幽默感! 同碟中《J.S. Bach:Organ – Toccata And Fugue in D Minor》,管風琴某程度上就如分析力、控制力、下潛力的判官,真係一播判生死,Kratos 進一步表現出其遊刃有餘、線性又大把在手的實力,不慌不忙地隨著管風琴抑揚、跌宕,弱音仍見細節與質感,強音無開叉、無毛躁, 低頻強音亦能有質、有量、有力又有條理地推送,有著被 音頻全身按摩的效果。

旖旎風光

始終係意大利音響,當然不似德國音響的理性、冷靜,Kratos 不脫意大利人的熱情浪漫本色,播出 Quadro Nuevo & NDR Pops Orchestra《End of The Rainbow》, 不單有 3D大場面,更聽得到熱情、繼而感覺到音樂有溫度,〈Que Reste-t-il De Nos Amours〉中的手風琴、色士風、低音提琴、豎琴以至樂團的聲音,都似一道又一道拋 物線,順滑細膩地拋出,既有溫度,亦有味道,一份在柔 和陽光底下,欣賞旖旎風光的美好感覺。

利器

人聲嘛!在《Greatest Folk Songs Of All》中,The Brothers Four〈Try To Remember〉,質感細膩的靚男聲 有肉、有厚度,帶暖調的音色,流麗細緻的演譯、唱腔, 營造出一道無縫似的旋律線,音樂感從頭到尾無間斷,一 氣呵成地,透心、感人的演譯加重播。 《林子祥85特輯》中的〈星光的背影〉,同樣聽到一 氣呵成的情緒,既有男人的溫柔,亦隱隱聽得出火裡似有團火的唱情,更感受到林子祥在不同樂段、歌詞意思中投入不同情緒,變化不斷,足以証明 Kratos 確係聽音樂、聽演 譯的利器!

目標顧客

請不要叫我剖析上述中那些特性分別來自膽前或晶體 管後的百分比,過去聽過無數膽溝石產品,有冷有暖、有斯文有剛烈、有理性鑑聽有感性唯美,同一類食材落在不同廚師手上,不同手勢下各有風味,總之 Pathos 一直一心 一意玩膽溝石,自有其一套理念,以上也就是 Kratos 的整體 表現。如以其前級輸出或後級輸入接駁別的器材,那就是另一個千變萬化的課題了。 對於正需要一台功率不弱、足以應付大小空間的合併機者,單刀直入去講,如屬一心追逐音效刺激、聲音物理反應者,肯定不是 Kratos 的對象、目標顧客!又如果你一心要追求享受音樂與演譯,亦對造型有要求,不單拒絕沉悶,更要搶眼的話,Kratos 決不可錯過!

總代理:駿韻音響有限公司

轉載自 HiFi Review 2020 年 5 月號

評測丨集大成於一體的 “小不點” ,Bel Canto C5i 解碼/合並式放大器

“Hi-End”≠高大威猛

在很多發燒友的心目中,“Hi-End” 一定是意味著巨型的揚聲器、重型的放大器和信號源,總之一定要夠大夠威猛才有發燒的味道。如果在 10年前甚至更早之前,這樣的認知也許是正確的,畢竟當時的電子技術還不夠發達,需要用體型來實現理想的聲音效果。不過,在數字技術極其先進的今天,再有這樣的想法就有點過時了,高度集成化的元器件、高性能的部件、更緊湊的設計,完全可以讓中小體型的器材也能夠擁有 “Hi-End”級別的性能和聲音表現。

其實,音響界這種 “以小博大” 的例子,並不在少數。不過能夠做到工藝如精美的藝術品、聲音表現又足夠震撼的卻並不多,來自美國的 Bel Canto 品牌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老派”向“新派”的激進轉變

一看 “Bel Canto”,就知道這不是英文。這個詞來自意大利文,是 “美聲唱法” 的意思,來自於 19 世紀的歌劇藝術或演唱風格,強調聲音的優美、演唱的華麗與技巧的超卓,同時又有“美妙的歌聲”之意。用這個詞來作為品牌名稱,也算是非常貼切和生動的了。

Bel Canto 品牌由 John Stronczer 在 1986年時創立,至今已有 33年的歷史。John Stronczer 是一位科學家,也是一位工程師,一向致力於半導體技術的研究。同時,和很多音響品牌的創始人一樣,他非常熱愛音樂,也認為當時市場上器材的聲音並不能滿足他嚴格的要求。於是,Bel Canto 品牌成為了他實現自己理想的途徑。Bel Canto 品牌的產品理念非常簡單:以最先進的科技,生產出最好聲的音響器材。

不過,讓人想不到的是,有著如此激進理念的 Bel Canto 品牌,其第一款產品竟然非常 “老派” ——電子管放大器。當然,這款電子管放大器和之后的大功率后級放大器的聲音相當出色,贏得了發燒友們的好評。而到了上個世紀90年代, JohnStronczer 意識到了音響技術正在飛速發展,自己必須採取行動採用。接下來 Bel Canto 品牌的著名產品就是採用了 DPP(Digital Power Processing,數字功率處理)芯片的全數字放大器,並且在 2000年的 CES 大展上推出 eVo 數字放大器。BelCanto 品牌這一產品路線轉變顯然是成功並且有預見性的,現在數字放大器的應用面已經非常廣闊,並且已經出現了不少頂級音質表現的產品。目前,Bel Canto 品牌旗下的產品包括前后級放大器、合並式放大器、解碼、CD播放機和線材等等。

小巧精美的外形設計

近年來,Bel Canto 品牌旗下的器材在外形上有一個明顯的特點:機箱的寬度隻有標准尺寸的一半,也就是說在正常的機位上可以並排擺放兩台 Bel Canto 品牌的機器,一方面節省了不少的使用空間,另一方面也顯得更為小巧可愛,使用起來充滿新奇和愉悅。

C5i 解碼/合並式放大器就是這樣的一件產品。鋁合金面板厚達 12mm,上方蝕刻有品牌標識。面板中央被巧妙地挖出了一個長橢圓形,正中露出一個不大不小的 LED顯示屏,顯示屏右方是一顆黑色金屬旋鈕,左邊則是一個直徑3.5mm的耳機輸出接口,除此之外,面板上別無其它操控按鍵,整體顯得精巧簡潔,非常適合用家在中小空間甚至是桌面上使用。

豐富的連接功能和高度集成性

正如它的型號所示,C5i 的內部集成了解碼和完整的前后級數字放大電路,這也是廠家 e.One(即一體化、高集成度)設計理念的具體表達。和所有 e.One 器材一樣,C5i 的核心設計理念和技術成果被稱作 “HDR Core”,這是 Bel Canto 品牌超過 20年解碼的開發改良成果,主要由三個部件組成:超低噪聲主時鐘、先進的非同步界面和雙模式低噪聲高效率的電源供應系統。廠家聲稱,“HDR Core” 技術是每一款 e.One 系列解碼和合並式放大器的基礎技術,在此基礎上可以產生最為真實、開放和細膩的音樂體驗。

既然具備了解碼功能,C5i 的連接端子非常豐富是可以預期到的,非常適合既有黑膠唱片和 CD唱片,又玩電腦音樂發燒甚至耳機發燒的用家使用。模擬輸入端子方面,C5i 提供了一組 RCA 輸入、一組 MM 動磁黑膠唱盤輸入,而數字輸入端子方面則提供了光纖、同軸接口輸入各兩組以及一組 B型 USB 輸入。輸出端子除了揚聲器接線柱外,還有一組線路輸出端子,可以外接后級功率放大器,把 C5i 當作純解碼或前級放大器使用,升級把玩的空間非常大!

很自然,C5i 的解碼是從屢獲殊榮的同廠 DAC 系列中移植過來,支持 24bit/192kHz 規格。主時鐘則是採用自家的 Two-StageMaster Reference Ultra-Clock(兩級主參考超級時鐘)設計,確保無論是光纖、同軸還是 USB 的數字信號輸入,都可以將時基誤差減至最低水平,實現對數碼信號的高精度處理。此外,C5i 的 USB 輸入通道還支持 24bit/96kHz 規格的數字信號輸入,並且完美支持WASAPI(Windows Audio Session API:Windows音頻會話接口)驅動。

為了確保音質的穩定和高水准,C5i 在零件選用方面也非常嚴格,所採用的音頻級電阻要求誤差不超過 0.1%、電源採用了低噪聲電源組件、24bit 的數字音量控制電路、丹麥 B&O 出品的 ICEpower 數字功放模塊和優秀的輸出控制電路……都為最終的好聲音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數字放大電路帶來的“模擬味”

試聽時,仍然選用了近期非常紅火、內容也很豐富的一張試音碟《極品天籟2019》。實際上很多發燒友會對數字放大器存在一定的偏見,認為聲音未必足夠好,不過 C5i 也許可以給他們 “上一課”。幾個小時聽下來,C5i 顯露出非常高的素質:整體音場穩定而自然,聲音密度厚實,細節還原相當細膩。當播放《I’ve grown accustomed to your face》時,低音貝司的撥弦充滿筋肉感,帶出泛音濃郁的低頻;輕盈的打擊樂器帶著溫柔卻明快的閃爍感;電吉它的琴聲富於通透感和穿透力,整體的氛圍很有點“黑膠味”,完全沒有所謂的數字感。而播放《火鳥組曲》時,C5i 又展現出非常具有震撼力和扎實感的聲底,音場宏大開闊,層次感強烈,交響樂隊不同樂器之間體現出鮮明的強弱對比,快速的動態轉變也得到完整的再現。此外,你還可以體會相當細膩和具有音樂味的弦樂齊奏和管樂鳴響,充滿了光澤度和活生感,哪怕是優秀的放大器,其水平也不過於此吧!

規格參數:

放大器部分:

功率輸出(1%總諧波失真):每聲道120W(4Ω負載)或60W(8Ω負載)

最小負載:每聲道3Ω

峰值輸出電流:30A

頻率響應:1.5Hz-90KHz(+/-3 dB,4Ω負載)

總諧波失真:0.003%(1W, 1KHz, 4Ω負載)

額定總諧波失真:0.003%(1W, 14:15KHz, 4Ω負載)

輸出噪聲:<50uV(額定輸出、A計權、10Hz-20KHz)

阻尼系數:>1000

輸出阻抗(100Hz):<8 毫Ω

動態范圍:115dB

數字輸入端子:

最大數據輸入取樣率:24bit/192KS/s(兩組SPDIF RCA、兩組TOSLINK)、24bit/96KS/s(USB)

模擬輸入端子:

線路輸入阻抗:11kΩ

耳機輸入阻抗:47kΩ//150pF

唱頭准確度:+/-0.5dB, 50Hz-15kHz

輸出端子:兩組WBT NextGen接線柱、RCA線路輸出端子、耳機輸出端子

耳機輸出電流和電壓級:峰值300mA(4Vrms)

開機功率消耗:14W

關機功率消耗:0.0W

工作電壓:100-120VAC或230-240VAC(50/60Hz)

外形尺寸(WHD):216×88×305mm

重量:6.5kg

Wharfedale Elysian 2 旗艦書架式音箱

 

Wharfedale(樂富豪)近年來推出新品的速度非常快,還記得兩年前推出DENTON 2 85 周年紀念版音箱,就以極高的性價比、優美典雅的外觀、迷人的聲音贏得了發燒友的追捧。作為現代揚聲器的始祖,擁有 88 年歷史的英國Wharfedale,最新推出的 Elysian 系列音箱,源源不斷的加入新技術,為這個歷史悠久的品牌注入新的活力。

向百年歷史奮進的 Wharfedale

Wharfedale 成立於 1932年,創始人 Gribert Briggs 把其位於英國約克郡鎮的家中地下室改裝成一個簡陋的音晌開發操作間,就在這裡,他成功地研發了世界上的第一隻電磁圈推動的單元一一Bronze,在這個名為 Wharfe (沃夫河) 河邊的小鎮便成了 Wharfedale 音響的發源地。

除了研發世界上的第一隻電磁單元外,在 1950年, Wharfedale 更舉辦了一次現場演奏及揚聲器重播做比較的音樂會,當時在倫敦的 “Royal Festival“ 音樂廳舉行,示范過程先是現場樂隊或者一組樂器演奏井即時錄音,並於其后再作即時重播讓所有聽眾即時感受到 Wharfedale 揚聲器真實的重播效果。這次示范音樂會Gilbert 與 Quad 的創辦人 Peter Walker 一起合作,當時採用了 Quad 的放大器,因而兩家成為友好公司至今。

時代在發展,用戶需求在變化,Wharfedale 以前瞻性的戰略眼光,對經典產品採用新技術、新材料、新工藝作了大刃闊斧的升級改良,以滿足當代高端愛樂人士和骨灰級音響發燒友對高清音樂苛刻的重放要求,順勢而為推出了 Elysian (愛樂紳) 系列。Elysian 系列從設計到聲學測量確認都在英國完成,由國際音晌界著名調音大師 Peter Caume 先生任研發總監,確保 Elysian 系列的高品質和純正英倫皇家風范。

極具古典氣息的外觀設計

全新的旗艦 Elysian 採用全新的箱體設計,採用了經典的三明治結構,採用多種不同材質的 HDF 構成特殊弧形結構光是加工這個弧形的箱體,就需要數周的時間。箱體內的面板互相不平行,能有效地將諧振和箱體內的反射減至最低,帶來更加純正的聲音。外觀方面,結合現代時尚潮流的形象風格,以純手工、長時間情細打磨而成的高雅鋼琴漆面箱體極具古典氣息。

自主研發的 AMT 海爾氣動式高音

Elysian 2 為三路三單元設計,高音採用自主研發的 27 x 99mm 的 AMT 海爾氣動式高音,讀者朋友肯定會問這枚海爾氣動高音單無有什麼過人之處呢?首先海爾高音的振膜面積大,驅動空氣量大。若然以 1 英寸球頂高音來計算,它的振膜面積為506mm,而海爾高音單元的振膜在展開後面積大約為 4500-6900mm,是球頂高音單元的 8-13 倍之多,驅動空氣的量自然比球項高音單元要多。其次,由於海爾高音的折疊振膜的每個相鄰面是做相對運動的,在驅動相同體積的空氣時振膜需要的振幅小得多速度更快,有效工作范圍內幾乎無壓縮。因此,高頻的延伸更好,瞬態反應速度也更快。

Scan-speak 特別定制的中,低音單元

中低音方面,Wharfedale 為 Elysian 2 配備了廠方專門向 Scan-speak(紳土寶)特別定制的單元。其中,中音為 5.25 寸 NRSC 帶涂層的玻璃纖維單,元低音方面為 8寸的 NRSC 帶涂層的玻璃纖維單元。玻璃纖維振膜的硬度十分高,使得錐盆在推動空氣發聲的時候能夠保持形狀不變從而減少失真。丹麥 Scan-speak 的單元有著線性動態好、失真小、瞬態特性優良、聲音飽滿通透細膿、音染低等特點能為Elysian 2帶來更佳的表現。

分頻器和跳線也用料十足

分音器方面的設計和用料也毫不含糊,分頻點設置在 370Hz 和 3.1 kHz,內部使用多種發燒級的元器件,搭配鍍銀無氧銅線材,務求營造最真實自然的聲音表現。接線柱方面採用純銅鍍鉻接線柱,附帶的跳線採用美國定制 Palic 百威香蕉插,日本Nakamichi (中道)Y字插頭,線材使用鍍銀無氧銅。

可選購原廠腳架

這次試聽的是 Elysian 2 大型書架箱。細想一下英國的音箱品牌,很多旗艦產品都是採用大型書架箱設計,這一點非常特別。廠方為 Elysian  2配備了專用的腳架可供選購,外觀、配色均與 Elysian 2 如出一轍,此外,設計師更是根據 Elysian 2 的高度與實際聆聽位置和音色進行設計,而配備的腳釘和釘墊也是經過設計師多次測試才最終選用的,務求讓 Elysian 2 發揮出更佳出色的表現。

寬鬆白然的聲音表現

搭配試聽的是 Quad 國都的 Artera PIay+ 播放器、 Artera Pre 前級和 Artera Stereo 后級。Artera Play+ 播放器是一台集中 CD 播放、藍牙接收、解碼器、前級於一身的多功能一體機,支持 DSD256 的解碼,功能非常豐富。Artera Stereo 后級採用的是 Quad 著名的電流傾注技術(current dumping),給一個功率不大的 A類功放帶上一個大功率的 B類輸出級,通過 B 類輸出級向 A類功放提供大電流,在低功率輸出下以低失真的 A類放大方式運作,到高功率輸出時,則採用效率較高的AB 類放大運作,在 8Ω 時輸出功率可達 140W。搭配 Elysian 2 會有怎樣的聲音表現?

如果要筆者給一個關於這套搭配的總體印象,那就是活潑開揚之中帶著點沉穩.擁有穩定的聲音表現,容易驅動且發出令人愉快的聲音,低頻寬鬆有下潛,卻又絕不拖泥帶水,這套組合的高音特別地柔順和光滑,如絲綢一般的質地。

試聽《原音情選2014》當中 Beyond 的 《情人》,這套組合帶出一種積極向上而輕鬆的聲音,這套系統的音色還帶有甜美的溫潤,低頻干淨而又快速,同時擁有著大口徑單元的寬鬆感,下潛的深度也是剛剛好。再換一首女聲 Rebecca Pidgeon 的《Spanish Harlern》 ,這套系統不會過分強調顱腔的共鳴和胸腔的力度,反而是口型的細小和吐露的氣息,在 AMT 高音的加持下,Elysian 2 更讓人感覺到高音細節的存在,當然,空氣感和場地的堂音都有上佳的表現。

接著試聽全碟最難播放的《The Pines of Rome》片段,Quad 與 Wharfedale Elysian 2 音箱搭配,將錄音的前半部分微弱的信號也毫無保留地展現出來,不光是有極寬的二頻段延伸,而且低頻的力度到位的同時,又不失大口徑音箱的寬鬆,感覺十分特別!而低頻下潛有深度的同時也不失中低頗段有極好的密度,每個音符聽上去都很扎實,這是一種密度感很高的聲音表現!在聽這段樂曲時,筆者發現這套組合速度感非常一致,高頗不會沖出,低頻絕不遲延,所以重播出來的音樂十分順暢,聲音有力的同時,卻不會讓人感覺有壓力。

最后,筆者挑了一張管風琴專輯來播放,顯然想挑戰一下 Wharfedale Elysian 2 音箱的低頻響應,要知道管風琴的低頻是非常難以播放的。管風琴的頻率范圍很廣,低頻可以低至數赫茲,即使錄音設備能錄到頻率如此低的低頻,恐怕世界上最頂級的音晌設備也未必能夠回放。中頻段自然是 Elysian 2 拿手的,因此管風琴的規模感一下就顯現出來,低頻的毋感不算十分突出,但是那種平和的延伸卻是有的,Elysian 2 的低頻延伸可以達到 30Hz 這在大型書架箱家族中已經算是不錯的指標了,這通常是高級別的落地音箱才能做得到的。

總結

全新一代的 Elysian 系列傳了 Wharfedale 樂富豪產品 88 年來的技術沉澱,遵循樂富豪品牌一貫的設計原則,結合現代的時尚潮流的型像風格,純手工精細打磨弧形箱體、高雅亮麗的鋼琴漆面、自行研發的 AMT 氣動式高音、Scan-speak 原裝訂制的單元、獨特的接線柱和專屬腳架,無一不是 Elysian 2 有著出色表現的堅實基礎,喜歡英國聲、喜歡寬鬆低頻的朋友,不妨預約當地的經銷商進行試聽,Elysian  2 一定不會樣你失望。

開箱篇:打開音樂寶盒 ​Bel Canto 美寶聲 e.One Stream 串流音樂播放器

Stream 串流音樂播放器

曾經聽過美國 BelCanto Design 美寶聲 e.One 系列的 DAC2.7 解碼前級和 REF500S 后級功放,這套小巧別致的器材,無論驅動力亦或音色表現都令人大吃一驚。小小的功放輸出功率高達 250W/8Ω,在負載阻抗減半的時候輸出功率更可線性倍增到 500W,而峰值輸出電流也達到 35 安培。這是一個什麼概念呢?大概輕鬆驅動市面上 80% 的音箱都毫無壓力。而 DAC2.7 解碼前級也是一部素質不俗的產品,不但提供足夠豐富的數字輸入接口,更內置了高精度的 Master 主時鐘線路,分別由 22.5792M 和 24.576M 兩枚高精度溫度補償晶振,對應處理 48/96/192/384 和 44.1/88.2/176.4/352.8kHz 等不同倍數取樣頻率的數字信號,將時基誤差降低到僅為 70飛秒(100Hz-1MHz),由此獲得最精准的數字處理。DAC 芯片選用的是美國 Burr Brown 公司的 PCM1792,支持 24Bit/192kHz規格。能夠在緊湊的設計中提供如此強大的性能,在音響圈中難覓同類對手。

Bel Canto 是一家勇於應用新技術的公司,入門級的 e.One 系列目前包括:Stream 串流音樂播放器、CD3T 轉盤、DAC2.7 解碼器、C5i 合並功放、Phono 唱頭放大器、REF500S 立體聲后級和 REF600M 單聲道后級等完備的音頻產品。旗下功放產品大膽應用開關電源和 Class D 功放線路,目的是提升功放的工作效率,而且可以大幅縮小功放的體積,即使一部輸出幾百瓦的后級,佔地面積也大概如同一張 A4 紙般大小,在低能耗工作的同時還能夠帶來高動態、高分析力和純淨的音質。這次開箱的是 Bel Canto 美寶聲的新產品:e.One Stream 串流音樂播放器。

內外兩層包裝都嚴嚴實實的
除了常規的說明書,Stream 還附上了一張彩色圖文印刷的快速使用指南,按圖示步驟就可輕鬆連接、設定機器。
包裝箱內的防震環保泡棉非常厚實,足以應付長途運輸的顛簸,由於 Stream 需要採用 iOS 設備 App 控制,因此沒有隨機配備遙控器之類的附件,隻附帶了一條電源線。
e.One 系列的外觀特點是每個型號機身尺寸僅 1/2 標准機箱寬度,因此無論並排橫擺又或是疊高都比較節省空間,尤其適合當下時尚家居或者桌面 HiFi 玩家。
Stream 的面板和機箱用料做工都非常考究,厚厚的鋁金屬面板兩邊打磨成圓角,上下邊為大切角,中間則是拉長的運動場型鏤空,內裡鑲嵌了黑色亞克力面板,開機后可透射出綠色背光的資訊顯示,非常清晰養眼。
e.One 系列的機箱均採用厚實的無磁性鋁板材彎折而成,表面噴涂以鑄鐵質感的皺紋漆面,耐臟抗指紋,歷久彌新,質感非常高級。

Stream 串流音樂播放器的面板上沒有任何的操控按鍵和旋鈕,也沒有內嵌大尺寸的圖像化顯示屏幕,僅以綠色字體顯示連接的狀態和資訊,如 DLNA(網絡推流);顯示輸出的狀態,如 digital on/off 和 analog on/off;還可顯示文件的規格,如 44.1 WAV、96 MQA、176 FLAC 等等。
機背上所提供的連接端子非常豐富,雖然機身緊湊,卻依然提供標准的 IEC 電源插座,以供喜歡玩電源線的音響迷更換線材,總電源開關也設計在插座旁邊,你會覺得操作不便嗎?
作為串流數播,Stream 當然具備了 Ethernet 網絡接口,同時還有 USB-A 接口,可供連接 USB 儲存設備。另外,還提供了 AES,同軸和光纖三種數字輸出接口,也就是說如果玩家已經自有高素質 DAC 解碼器的話,那可以加入 Stream 作數碼音樂播放之用。同時,Stream 還具有一組模擬 RCA Line Out 端子,因此即使沒有外接高素質的 DAC 解碼器,Stream 也可以作為一體機輕鬆融入原本的音響系統。通過網線輸入,可支持對應 44.1/48/88.2/96/176.4/192/352.8/384kHz 等取樣頻率的數字信號。
雖然機箱小巧,Stream 的內部設計簡約卻不簡單,在一塊大型的線路板上,還採用復合結構架起了一塊較小型的線路板。
大板上集成了包括板載Triad品牌電源變壓器在內的電源線路、整機主控 ARM 芯片線路、串流接口輸入線路、數字輸出線路和 DAC 解碼線路等功能線路都全部整合在一起。
小板上則集成了用於網絡串流播放的 NXP2120 ARM 主控芯片、用於整合數字音頻輸入/出的 Wolfson 歐勝的 WM8580A S/PDIF 收發音頻編解碼芯片,TI 德州儀器的 TUSB4041I 四端口 USB 2.0 集線器等重要的核心部件,從而完成網絡與 USB外設的連接,以及串流音樂資源的播控功能。
大線路板上集成了兩顆高精度的 Crystek CCHD-575 飛秒級溫度補償晶振(24.576M、22.5792M),用於對應不同採樣頻率數字信號的處理,從而避免信號處理過程中需要由於時鐘對應頻率偏差而需要運算插值等問題。
針對較低規格的數字信號,還採用了 TI 的 SRC43821 雙通道異步採樣率轉換器作處理,玩家可選擇原規格輸出或者升頻輸出。
內置的 DAC 與模擬輸出線路則交由 BurrBrown 公司的 PCM5102ADAC 芯片來完成,這枚芯片不但具有 PCM32Bit/384kHz 和 DSD64 的高格式 D/A 轉換,同時還內置了濾波器 2.1V 電平模擬輸出功能,內置了 PLL 相鎖技術消除了系統主時鐘偏差所引起的時基誤差,抑制帶外噪聲的能力非常好,並且無需額外的附加模擬線路,就可直接輸出高質量的模擬信號。
由於面板上沒有任何的操作端子,因此 Stream 的所有操作都需要用家在 iOS 移動設備上下載 SEEK App 來完成操控。數字串流播放器支持最新的音頻格式、包括 MQA、DSD 等等,還支持絕大部分主流的音樂平台。
這個 App 是 Bel Canto 自己開發的,同時也可控制 Bel Canto 其它系列的網絡串流播放器,已經內嵌了 roon、Tidal、Quboz 等平台和網絡電台功能,廠方的資訊表示未來還會支持蝦米音樂的 MQA 文件。
在界面設計的美觀程度和操控的人性化直觀性方面,SEEK 都做得不錯,主界面可顯示大尺寸的唱片封面,還具有清晰的大“按鍵”,操控起來完全無難度。
Stream 支持多種連接方式,比如以網線插上路由器,在 SEEK 的界面裡識別並指定 Stream 之后,就可以播放局域網 NAS 的共享文件了;也可以通過 SEEK 的網絡電台選單收聽全球的網絡電台;如果你注冊了 roon ready 或者TIDAL,則可以登錄賬號后管理與播放包括最流行的MQA在內的海量高清音樂。

總結

作為美寶聲最新推出的數字音源,e.One 入門系列的 Stream 在一個緊湊堅固的機殼內提供了高素質的制造水准,而且兼顧了數字輸出和模擬輸出,因此可滿足玩家們各種連接的可行性。假如你是書房桌面 HiFi 玩家,則可通過 Stream 搭配 C5i 合並功放,再搭配一對高素質書架箱或者耳機,就可輕鬆暢游在浩瀚的音樂海洋中。而假如你想為已有的大型 HiFi 系統添加數碼串流播放器擁抱嶄新的便捷音樂世界,那無論是用 Stream 的數字輸出或者模擬輸出,都可輕鬆接入到原系統中。

產品規格

最大數碼輸出:24/192(AES、SPDIF、Toslink)

超低噪主時鐘:<100fsjitter(100Hz-1MHz)

模擬輸出電平:2Vrms

失真:<0.01%(20-20kHz)

耗電:15W(使用中)、0W(待機)

電壓:100-120VAC或230-240VAC 50/60Hz

體積(WHD):216×88×305mm

重量:7公斤

總代理:駿韻音響

全文轉自《新音響 New Audiophile》

Luxman 最新真空管旗艦前級 CL-1000 外形夠古典·聲音夠細緻

Luxman CL-1000 是向該公司1975年推出的旗艦 C-1000 致敬之作,成為現時的新旗艦。我沒有見過 C-1000,但從網上圖片所見,CL-1000 的面板設計與它有 9成相似,非常的懷舊感覺。用上外形極為相似的旋鈕和推桿掣,只是以現代技術的製作更加精美;面板是以三層鋁板精製而成,有防止諧振之功能。頂部及側板以木殼覆蓋,是胡桃木配上打磨得光亮可鑑的 Rosewood 木皮所造,使外形倍覺矜貴。

外形復古技術先進

雖然 CL-1000 的外形與 C-1000 相似,但內裡卻採用了更新的技術,使它在各方面都超越了 C-1000。它不但外形美,整部機的外殼比前更為扎實。除了三層鋁合金合成的面板,鋼製機箱的結構非常穩固,配合 4隻大型鑄鐵機腳,杜絕諧振及外來震動。機箱內並有間格安放不同電路,電路板再多一重隔震,裝有橡膠卸震物,避免與機箱直接接觸。

電源當然是一部前級放大器的重要把關者,為它提供穩定的能源與寬闊的動態。CL-1000 特別重視變壓器的品質,因為如果它們的漏磁處理不好,往往就是噪音的來源。 CL-1000 的電源變壓器及輸出變壓器所採用的鐵芯都是以超級坡莫合金(Super Permalloy)所造,含鎳量高;這種鐵芯比一般的珪鋼片芯有更高的導磁率,而且損耗也低,是極理想的音響變壓器鐵芯。

LECUTA 音控質高有效

前置放大器另一個重要的環節就是音量控制。以往都是用電位器達致音控的目的,所以大家都想盡辦法去造一個理想的電位器,從最簡單的碳質,到進一步的金屬可變電阻器,再到用多枚獨立電阻器,以人手焊接的都有。不過用電位器始終有缺點!失真較大,調校音量時也無可避免地影響阻抗。到了後來,不少廠家都改以電路方式來控制,

方法很多,各有功效。Luxman 用的方法名 LECUA,而在 CL-1000 身上,更進化至LECUTA,多了一個 T 字就是變壓器;全名是 Luxman Electronically Controlled Ultimate Transformer Attenuator。它主要是用了兩個(左、右聲道各一)有 34 抽頭的變壓器,在改變音量時用獨立的繼電器去連接,完全不影響訊號路徑。這兩個變壓器的鐵芯又與電源變壓器等不同,是採用了日立出產名為Finemet 的物料,是全球首個納米晶軟磁物料。它的特性是磁力密度及導磁率都高,電磁噪音低,體積小極為適合用於低電流的音控變壓器。

開機消磁設想周到

據 Luxman 說,CL-1000 不單只是一個新型號,還是一個新的里程碑。CL-1000 是一部真空管前級,Luxman 在使用真空管上,可謂經驗豐富。它一共用了 6支  E88CC 雙三極管作 P-K NF 放大。兩級放大中,用了自家的油浸電容器作交連。這電容器也用於同廠 MQ-300 功率放大器上,有很滿意的效果。CL-1000 有多方面的功能,面板上可見除輸入選擇與音控兩大旋鈕,還有5 個較小的,其中4個作高低音調校I補償,另一個是左右平衡。中間有 5個撥掣,分別是輸出相位、平衡輸入相位、輸入直出、低通(30Hz)及單 / 雙聲道選擇等。最後還有一個輸出平衡 / 非平衡選擇和一個比較特別的,名為 ‘Articulation’ 的掣,原來是消磁的。Luxman有感於變壓器其中一個缺點是用後會有殘餘磁力,為消除這些磁力,每次開機,它都會進行一次消磁。如果用家仍想徹底一些,可自行按掣消磁。這確是一個十分周到的設備!

4 組 line 輸入(1 平衡,3 非平衡)外,另有一組名為 ‘Ext. In’的,以後再作交代。輸出則有平衡與非平衡各兩組。所有 RCA 座都是以特製的合金所造,能兼顧導電能力與耐用性;還有鍍金的電源輸入插座。由這些細節可見這 Luxman 旗艦前級在製作上的認真,一切都是為了聲音更完美的表現而設。

低頻優異動態出色

如一般膽機,CL-1000 開機要預熱,並與消磁同時進行。這時,消磁掣旁 3顆小燈會閃,然後 2 顆,1 顆,待3燈熄滅,便消磁完畢;預熱時間長一些,約半分鐘完成,這時才可以開聲。

試聽 CL-1000 期間,亦剛好來了幾張 BR Kiassik,楊頌斯(Mariss Jansons)指揮巴伐利亞廣播樂團的 CD。發覺 CL-1000 的低頻十分強勁,尤其是聖桑(第三號交響曲)中的管風琴,下潛力超過我聽慣的杜托指蒙特利爾交響樂團的版本,使我有點懷疑是否 CL-1000 加重了低頻。我馬上拿杜托版出來對比一下,結果後者的低頻量與我聽慣的效果並沒有大分別,即是說 CL-1000 並沒有刻意加強低頻,亦證明 BR Kiassik 的低頻確是厲害,而 CL-1000 亦只是把它忠實重現!

說回這張〈第三號交響曲〉,確是近期一張非常出色的古典 CD,杜托版的低頻已經十分不簡單,但楊頌斯的卻更強。我最喜歡它第一樂章的慢板部份,管風琴的低音有如一道牆,不時以一股暗湧向聽者直迫過來,雖然聲量是輕輕的,但能把人淹沒!它強勁之餘,又不會喧賓奪主。我發覺楊頌斯喜歡較豐滿的低頻,令樂團的其他聲部有一個很好的承托。這一段的弦樂就在這穩固的承托下,優美地歌唱。CL-1000 就能非常稱職地傳遞這個特色!在第二樂章的第二部份(Maestoso),管風琴以強勁的和弦進入,然後加入弦樂、銅管、木管、鋼琴等,非常堂皇!最後的定音鼓,把樂曲推到最強的高潮結束!CL-1000 把這一段爆棚樂段爆得不亦樂乎!有如在海旁看煙花大匯演,對樂團的立體感與通透度都有很好的表現,特別是深度,能把弦樂、木管、銅管、敲擊等不同組別的前後位置,都交代得比現場更為清楚!真的!在現場,如果你閉上眼聽,也不能把位置分辨得如此清楚!畢竟聽 Hi Fi與現場是兩回事,但這也是聽 Hi Fi 的樂趣之一!聽這作品,絕對是前級的分析力的一大考驗,稍為弱一點,就不能把各種樂器播得如此清晰。而強弱的對比,亦反映 CL-1000 高分析力的另一指標。

人聲動人氣氛一流

對一部前置放大器!我對分析力的要求是排在最高的,甚至在音色之上。我認為高分析力的前置,音色不可能差;反之,音色差,分析力就不會高!CL-1000 首先給我的印象就是高分析力,同時亦帶來動聽的音色。上面聖桑的管弦音色就十分出色,很有質感,最強音壓時仍只有飽滿而無刺耳。人聲呢,我揀 T David Roth 的SACD “Meet You Where You Are”。Roth 的木結他非常好聽,那鋼線的音色突出卻又柔和。他的聲音也一樣,突出又柔和,略為低沉,CL-1000 優異的中頻表現,把 Roth 滿滿的感情毫無保留地送上。

再來一張(Rita Payes In New York),此碟甚多鋼琴、色士風、長號、敲擊、Bass 等獨奏片段。CL-1000 的高分析力輕易把各樂器的形體真實重現,尤其是那些吹管的氣息,當然不能不提 Rita 成熟中帶稚氣的獨特聲線,非常吸引;最重要的爵士氣氛,一室洋溢!

一路聽下去,CL-1000 對不同類型的音樂都有非常滿意的表現,我不得不說,這是一部屬超覬聲的前級!何況它還有唱放!

附設唱放MM/MC皆可

唱放?前文好像沒有提及。有的!原來那‘Ext. In’ RCA 輸入,就是唱放。動磁(MM)及動圈(MC)均可。阻抗可在機背調校,各有 3級電阻值可調,更有 6級電容值,這在一般附設唱放都是比較少見的,而它的表現亦在水準以上。聽 Eva Cassidy 的現場錄音,她在開始時簡單的和觀眾打招呼(Side 7, “Time After Time”),那種真實感,真會令人回頭望望,看是誰在說話!她的結他也是非常真切的,清晰不在話下,輕重有序,節奏感強;及至她一開聲唱,有如說話般自然的語氣,飄入耳窩,非常受用“當然,Eva Cassidy 的 CD 也令人感受到這種真實感,但 LP 本身聲音從容的特質,如果唱放不能釋放出來,再好的盤、臂、頭組合也是枉然。而 CL-1000 的唱放就能非常稱職地把這任務完成!

小提琴一向是黑膠系統的試金石,一張德律風根鮑凱里尼(Violine & Gitarre)正是我最喜歡用來試小提琴的LP。兩位演奏者Gyorgy Terebesi 和 Sonja Prunnbauer 名氣不大,可是他們的合作天衣無縫,而小提琴音色之醇美,亦少有匹敵!就算是普通水準的系統亦能出到很美的音色;不過,就自是很美,也有高下之分的。CL-1000 唱放播此碟動人之處,絕對超越一般水準。我的結論是,這個附設唱放就算不能和獨立唱放平起平坐,起碼比起很多需另加獨立唱放插板模組的好得多!

我只有MC頭,所以未能試它的MM。但一般 MC 放大比 MM 要求難一點,因為 MC 頭的訊號較弱;所以若 MC 表現好,MM 不會不好!

大草評兩句

Luxman 這台新旗艦前級 CL-1000 的外型雖然是與 45年前面世的 C-1000 有九成相似,但我卻完全不覺得老套落伍,相反,我倒認為是有種難以言喻的古典美,襯上精巧細緻的金屬部件造工,與及打磨得閃亮滑溜的鋼琴漆紅木機箱外殼,樣子實在非常吸引。不過它的高端線路設計,精闢用料,備有 MM/MC 唱頭放大,自動與手動為火牛芯消磁功能,與及既高清又耐聽的超卓靚聲音效,才是 CL-1000 的真正魅力所在。它具有非常優越的分析力,超級寧靜的底噪,清晰顯示錄音訊息中的微弱細節輕而易舉。它的高頻通透開揚,中頻豐滿而且線條清晰,低頻有質有量有速度,三頻表現得平均,沒有一瓣過份強調或者刻意淡化,令人聽得很從容舒服。CL-1000,是一台令你睇得開心,聽得愜意的高水準觀聲前級,值得高度推薦。

結語

CL-1000 外形高貴,分析力強,大量細節源源奉上,層次分明,定位準確、說利,但卻不刺耳,反而音樂感滿瀉!價錢不算便宜,但聽過它的表現後,沒有人會說它貴!如果CL- 1000的外形未能迷倒你,它的聲音表現一定能夠!

轉載自 “音響技術 463 期”

都市人的賞樂好拍檔 Bel Canto Design e.One Stream 網路串流播放器 DAC 2.7 解碼器 REF500S 立體聲後級

轉載自 HiFi 音響 2020 4 月號

文|阿基米德

大約在 2000 至 2010 年左右,CAS 方興未艾,為音樂小型化進程、Desktop audio 發展帶來巨大助力。當時 Bel Canto Design 的產品是熱門之選,因為這家公司將 Lifestyle 列為產品設計方針之一,因此不但備有完整的 Half size 器材,亦用心將不同功能整合,目標是應用方面能夠切合一般人所需,聲音表現又能夠令發燒友感到滿意。 經過多年之後,Bel Canto Design 的方針未有改變, 音質進步卻是十分明顯,對於長年面對土地問題的環境鬥 士,以及有意進入音樂之門的朋友,都非常友善。

Lifestyle

Bel Canto Design 主席 Michael McCormick 在接受本刊訪問時提及,這家 1991 年在美國 Minneapolis 成立的音響品牌,產品在美國生產。品牌早年曾經專注於單端三極放大 技術,後來為了擴大市場層面,所以將 Lifestyle 列為產品設 計方針之一。

接下來,世界各地對於小型音響產品的需求有增無減,Bel Canto Design 的技術進步當然亦一樣。為了配合產品體積,需要考慮工作效率及熱量問題,Class D 放大技術自然成為他們重點研究對象。 另一方面,如何因應用家習慣,去整合不同功能,例如 DAC 與前級結合、合併機與 DAC 等等,以求減少器材數目,切合「輕量」玩家需要。 這次送到本刊接受測試的,正是廠方以大眾市場為目標的 e.One 系列產品,它們分別是 Stream 網路串流播放器、 DAC 2.7 解碼器、REF500S 立體聲後級。

功能整合

這三款 e.One 系列產品,第一款出場是 Stream,它是一 台網路串流播放器,對應 UPnP、DLNA 協定,能夠輸出最高 PCM 24bit/192kHz,亦支援 MQA。廠方強調它的數碼輸出原汁原味,沒有加料。

Stream 機內設有一隻 EI 型變壓器,不設 DAC,只透過 AES、S/PDIF Coaxial RCA、TOSLINK 三組介面輸出數碼訊號。 需要留意的是它備有數碼音量調整功能,如非必要, 請不要使用,原因將於試聽環節內解說。 接下來是 DAC 2.7,數碼輸入備有 AES/EBU、 TOSLINK、USB 各一;還有兩組 S/PDIF Coaxial RCA。機內以一隻設有屏蔽的環型變壓器負責供電。DAC 晶片是德州儀器 PCM1792,支援最高 PCM 24bit/192kHz。 它設有 24bit 數碼音量控制功能,當然,亦可以將之關上,用盡其 2V 輸出。此外,DAC 2.7 還有耳擴線路,輸出介面為 6.3mm TRS。

Michael McCormick 在訪問中提及過,e.One 系列為大眾而設,不過入門前想要簡單、入門後想升級玩分體的人不屬少數,REF500S 立體聲後級、REF600M 單聲道後級, 就是為這類進階發燒友而設。 打開 REF500S 的頂蓋,可以看到機內裝設了四塊線路板。它們是兩分訊號輸入電路,以及兩塊供電一模一樣、 整合了供電與放大線路的線路板/模組。 每聲道輸出為 200W(8Ω)、400W(4Ω),阻抗跌至 2Ω 都可以正常運作。

注意事項

把一套三件 Bel Canto Design e.One 產品,接上 Amphion Helium410 書架揚聲器。線材分別有三條 Analysis Plus Power Oval 2 Mk2  電源線、Analysis Plus Golden Oval AES/EBU數碼線、TiGLON MS-DF12X XLR 訊號線、 TiGLON MSS-DF100SP-HSE 喇叭線。 一開聲,若然你發現就算把 DAC 2.7 的音量開盡, 依然覺得太細聲的話,也許原因在於 Stream (這次送測的 Stream 預設音量為 50%),請馬上透過專用 App (Bel Canto SEEK) 去把後者的音量調至最大吧。而這個App只支持iOS智能裝置。 強烈建議開盡Stream的音量,哪怕只下調「一格」, 音質和開盡都有明顯分別,是音質而非音量那麼簡單,再者,這次試聽,同場已經有數碼音量控制質素更出色的 DAC 2.7,就無需動用Stream的音量控制功能了。 至於試聽方式,是全程透過 Bel Canto SEEK App 控制 TIDAL,聆聽各類型音樂,理應最接近 e.One 目前顧客的音樂聆聽習慣。

精神喎,師兄

第一張專輯是《The Witcher 3》OST,內有大量大動態、多樂器、編曲複雜的錄音,當中亦有不少段落蘊含超低音。這套 Bel Canto Design e.One 三件頭西裝,竟然令你聽到這些超低音的存在,當然,物理條件下,是不可能完整地還原這個頻段,但剛好觸及,而且不覺是強行催谷、 不失線性之下,令你聽到超低音是存在的,經已是一項成就,Amphion Helium410 書架仔厲害,Bel Canto Design e.One 西裝亦好得超出預期。 當然,單單在低音延伸出乎意料,並不足以稱為出色 器材/系統,但能量、動態、分析力及音場都表現出色, 個性大開大合,夠快又夠爽,能夠輕鬆面對複雜場面,三 頻平衡度又不會出錯,這才是優秀器材。現時這套組合, 剛好就有這種出色表現,而且價格並不貴。如非面對如 《Aida》第二幕中段大樂團、大型合唱團火力全開的情 況,大部分時間 e.One 西裝都可以保持從容。 就算把一對揚聲器拉開至 210cm,離牆 80cm,三頻仍 然平均,音場闊得來連貫,中央未見空虛,音像清晰又實 在,音場高度也十分理想,深度更是有驚喜。

爽勁有力

這套西裝力水充足,起音快、收結乾淨,全頻控制力出色。鼓聲結實又有層次,起動之快、動態對比之大,絕 對能夠嚇人一跳。這種大動態對比,就算是連續出現,都 聽不到任何腳軟情況,沒有半點氣喘,定位也沒有走樣, 音像輪廓仍然清楚。

Bel Canto Design e.One 西裝不是重手修飾、固有音色 強烈的器材,反而跟和Amphion Helium410 一樣,個性同樣爽直、敏銳,不同樂器的色彩對比明顯,質感像真。例 如銅鈸的硬、光亮的沒有被扭曲,亦聽到銅鈸的厚度、鼓 棍落點等等,沒有磨滑,也沒有開叉、刺耳。

添加的色彩,就只是輕微的暖和感,加得十分輕手, 只作為少少提味作用。
輪到 Supper Moment 新專輯《19 Moment》接力, Stream 的顯示器出現亂碼,即是它未能支援中文字,不過 對於音樂聆聽其實沒有任何影響。 一開聲,主音 Sunny 的口形不太高,大約落在揚聲器高 音單元的水平線之上,這是錄音使然, e.One 西裝未有將之改變。人聲厚、多細節,沒有雕琢但仍然不會粗糙,富有真實感。 這套系統雖然直率,製作質素、風格都非常直接地重現出來,不同專輯的分別十分明顯,卻又不會特別苛刻。 搖滾樂,是 e.One 西裝的強項之一,聽過多張 Muse 的專輯,就算製作質素普通、動態壓縮大,這套系統不會掩飾這些缺點,但仍然可以令你不自覺地開大音量,一直聽下去。因為它的音樂感、推進能力、流暢度等等,都處於 優秀水平,令你聽得投入,不會計較枝節,單純地感受音樂本身的熱力。

總代理:駿韻音響有限公司

展現音樂演奏的激情與興奮 – Wharfedale 旗艦 Elysian 系列揚聲器

英國 ⌈樂富豪⌋ Wharfedale 可算是當今音響界中絕無僅有超越八十年歷史,卻仍堅守音響文化信念,堅持要自行研發,設計、製造、且全部使用原廠生產單元和零件的英國著名音響品牌。創辦人 Gilbert Briggs 在 1932 年建廠,其目標非常清晰:透過設計揚聲器,以真實自然的方式傳達音樂中的衝擊力和情感,並忠實地帶到用者的家中。

外形講究做工精巧

Wharfedale 的開創性發明、領先性設計多年來受到 Hi-Fi 界的無比讚賞與尊祟,而在 88 周年來臨之際,廠方決定再續輝煌佳績,隆重推出 Elysian 系列旗艦揚聲系統,再度成就百年經典。

新一代 Elysian 系列分別有 Elysian 4 座地式及 Elysian 2 書架式兩款型號,傳承了Wharfedale 產品 80 多年的技術精髓,遵循廠方一貫的原音音色表現,結合現代感的時尚流麗外形,純手工精細打磨的六層鋼琴烤漆外飾高雅瑰麗,配以經典的三文治弧形箱體結構,將箱體的共振降低到最低,避免對單元運動時產生嚴重干擾,重現細膩無染的通透聲音。

高效率、低失真:AMT 氣動式高音

傳統高音單元都大多以球頂振蟆方式設計,而為了減少發聲時波形的誤差,球頂高音單元必須要達至既小巧又輕薄,不然將會大大減低高頻的效率及準確性。Wharfedale Elysian 系列特別使用 AMT (Air Motion Transformer) 氣動式高音單元,運用空氣流動方式,將一片片輕巧的震動薄膜放置在層列的強力磁極中間,薄膜表面覆蓋一層針對性排列的金屬線圈軀動其整個表面運動,在音樂驅動的影響下,膜片中的褶皺將會收縮並膨脹,擠壓它們之閒的空氣以形成所需的聲波。

這不僅是一種高效的空氣流通方式,而且由於薄膜由始至終都處於軀動系統的繁密控制之下,因此它也是非常的準確。另外,由於 AMT 是一種速度傳感器而非壓力傳感器,故此它能夠產生令人驚訝的快速瞬變和動力,由於失其率低,使其可產生出特闊的頻寬,並可自然地提供出色的音樂細節。

輕巧剛強的玻璃纖維中音單元

為了能獲得與 AMT 高音的靈敏度和精度相匹配的結果,Elysian 系列在中音單元錐體上採用了獨特的玻璃纖維編織物料,從而實現了輕巧和強度的完美結合,然後賦予其高可塑性塗層以控制其聲學性能。如此輕的質量,只有低阻尼的泡沫橡膠材料懸邊才能與它匹配,並再次塗有塗層以提高耐用性。中心相位錐的形狀經過特殊設計,可在較寬的頻寬(甚至偏軸)上達到線性輸出,從而增強了對音樂的自然響應,讓聆聽者隨心所欲地欣賞音樂,呈現有如裂場演奏般的空間感!

動感澎湃的 SLPP 低音反射技術

Elysian 系列在低音單元方面褡載了 Wharfedale 最新獨家研發的 SLPP (Slot Loaded Profiled Port) 低音反射技術,充份利用低音單元內部後腔室的空間,以反射管將最低頻率的能量宣洩到揚聲器底部,腔室空間經過特殊設計,向下反射的方式可將箱體內部的高壓與低壓保持均衡。

整個系統的靈敏度非常高,僅需要 1W 的輸人就可達到超過 92dB的靈敏度,從而便任何放大器都能充份表現音樂完整的動態範,而沒有任何壓力或限制。低音單元和 SLPP 低音反射系統的結合為音樂演奏奠定了堅實的華礎,讓人徹底感受到有如雷鳴般的低頻量感與震撼。

Luxman CL-1000 “One might even suggest it is a time machine….”

Nearly all of the functions are self- explanatory, everything – tone controls, filters, etc – are defeatable for purists, while the phono settings are relegated to the rear panel

Continuing its modern take on traditional Japanese purist amplification, Luxman finally offers a MM/MC phono/line preamp partner for its ultra-retro MQ-300 valve amplifier

Review: Ken Kessler Lab: Paul Miller

Just over three years ago I had my first taste of cost-no-object Luxman [HFN Nov ’16] in an achingly long time. The company has had its ups-and-downs, but fortunately its new owners – IAG, home to Quad, Wharfedale, Audiolab and Castle Acoustics – realise what a plum brand Luxman is, so it was expected that the flagship MQ-300 power amplifier which so charmed me would be followed by a worthy preamp. Enter the alluring CL-1000, at £16,000 a grand more than the power amp and looking every penny of its price.

To clarify what Luxman offers, the company has three main amplification ranges (as well as turntables [HFN Oct ’19] and digital source components). The three comprise the NeoClassico ‘minis’ [HFN Nov ’19], the solid-state models [HFN Jan ’18] and the vacuum tube offerings, of which this is the dearer of two preamps.

MODERN CLASSIC

But this isn’t any ol’ high-end preamp, for it is, after a staggering 45 years, the successor to 1975’s C-1000. This should have special resonance in the UK because I believe that our own Tim de Paravicini, of EAR Yoshino fame, had a hand in the design of that much-sought-after classic. You have to put them side-by-side to tell them apart. Rotaries and toggles in similar locations, a lavish wooden sleeve – Luxman knows how to handle retro with panache.

Aside from the lack of remote control, this is absolutely a 21st century offering. Valves long ago ceased to be anachronistic or sentimental, and are now permanently a sub-genre of contemporary high-end, just as this unit also benefits from numerous advances not available in 1975 – hence its true modernity. In keeping with current practice, it accepts one balanced source, three RCA line sources and phono via an input labelled ‘Ext In’.

Why the odd tag? I grabbed the Japanese catalogue at the Tokyo show, and found inside a photo of the rear of the CL-1000 without phono stage rotaries, so I’m guessing it’s an option in some markets. What we get are adjustments for MM with three gain levels and six capacitance values and MC with three impedance/gain settings to match most cartridges. I tried two of each of varying characteristics and found gain, headroom and other parameters perfectly suitable, while the phono stage is deathly quiet, to boot.

Another nice touch are two sets of RCAs and two balanced XLRs for outputs.  Though you can only run either/or, selected from the front panel, both pairs within the chosen type operate concurrently. Hence you can feed either two amp/speaker combinations simultaneously, or you can bi-amp via a split crossover. You just cannot run one balanced and one single-ended, or all four, at the same time.

The LECUTA relay-switched, transformer-based volume control and E88CC tube buffer [far right, and see boxout, p53] feed the main E88CC triode line stage [centre], all powered via a screened linear PSU [left]

SHEER MAGNETISM

That loaded fascia may reek of the era before the minimalists took over, but every function purists deem deleterious to the sound can be defeated. The tone controls have user-selectable turnover points, there are polarity inversion switches for main output and balanced input, a ‘line straight’ bypass, a low-cut filter and – for those who have archive recordings on LP or tape – a mono/stereo selector and balance rotary.

Meanwhile, above the balance knob is a light that blinks when the unit switches on, and which glows steadily in playback state. Then there’s the ‘Articulator Function’. This is a procedure in which the device generates a special toneburst to demagnetise the transformer cores, ‘for an even higher degree of sonic purity’ according to Luxman.

Ready to listen, I was first treated to a waiting period when the row of lights next to the Articulator went through their sequence.  It degausses the system, a practice that’s not so whacky as to be unique: some years ago, Gryphon sold a system demagnetiser, Air Tight offered a cartridge demagnetiser, as does Luxman in its EQ-500 phono stage.

Unlike switchable polarity inversion, degaussing is difficult to assess here because the CL-1000 goes through the process every time you turn it on, and I cannot find any way to defeat it from activating at switch-on. It’s not impossible, though, if you do want to try to hear a difference beyond the automatic degaussing when powering on because you can manually activate the process whenever you like simply by pressing the button on the fascia.

Despite never hearing that demagnetising was an issue that needed quotidian attention, I am not prepared to suggest whether or not Luxman is making a mountain out of a molehill. It remains to be seen (or heard) and I prefer to be generous and to look upon it as a form of automatic maintenance, as the switch-on sequence is hardly an intrusion, and it relieves us of having to worry about it, like valve auto-biasing or a self-defrosting fridge.  And after all, anything that makes my life easier is welcomed with open arms.

TRANSFORMERS AND TUBES

When purse strings are relaxed, the high-end audio designer has several routes open in the quest for the ideal ‘analogue’ volume control. Beyond a high quality film potentiometer there’s always the option of a switched attenuator using a ladder network of resistors to offer precisely calibrated ‘stepwise’ control. Then there’s the transformer route, realised in its most simple form as a purely passive control offering some +6dB of voltage gain at the expense of a high and variable output impedance. Luxman may use a pair of transformers in the CL-1000 but its ‘LECUTA’ (Luxman Electronically-Controlled Ultimate Transformer Attenuator) is closer in execution to the volume control regime used in Nagra’s HD PREAMP [HFN Nov ’18]. Here a tube line buffer (employing E88CC triodes) is combined with a transformer employing 34 secondaries that are switched in combination to provide very fine adjustment in volume. A further E88CC-based line stage, with super permalloy output coupling transformers, delivers a more consistent output impedance, and though ~480ohm is still on the high side, the CL-1000’s extended frequency response remains less sensitive to volume position than is typical with transformer-based preamps.

SILK DEGREES

Used with Audio Research REF75SE and D’Agostino Momentum Stereo power amps, which are balanced­input-only, I also had the opportunity to try it with the Audio Research REF160S in both single-ended and balanced modes – and you already know I preferred the latter configuration. Even from cold, the CL-1000 exhibited two initial impressions that stayed with me throughout the listening sessions.

First and most notable is its utter gracefulness. There is no shortage of subtle,

refined preamps on the market, but this unit exhibits such finesse that I found myself turning to overly familiar works just to hear if it could eke out more low-level information or infinitesimal details.  With the 50th anniversary edition of The Beatles’ Abbey Road on the turntable, I decided to wallow in the masterpiece that is the medley on Side 2.

It certainly possessed a forensic quality that drew my attention to disparate musical events, but the magic was in doing so without sounding hygienic, aggressive or disciplinarian. Instead, it sounded –and there is only one word for it – ‘silky’.  Whether reproducing raucous moments – ‘Polythene Pam’ burst from the speakers with the force of a military march – or ‘Because’, the CL-1000 retained an overall behavioural mode that inferred peerless consistency – the second of its most notable virtues. It was delivering reference-grade detail, neutrality and coherence.

As an unintended benefit, especially for listeners who feel the need to dissect music, the openness and transparency were of such a revealing standard that one could, if masochistic enough, listen for edits. I resisted digging out ‘Strawberry Fields Forever’ or ‘Being For The Benefit Of Mr. Kite!’ or other tracks assembled from myriad splices, but you get the idea.

Four line ins (inc. one balanced on XLRs) are joined by one phono in (on RCAs) with rotary MM/MC gain and loading options. Four line outputs are offered on single-ended RCAs and balanced XLRs. The CL-1000 has no remote control

TIME LORD

This is not, however, a caveat warning of painfully analytical behaviour. The sound remains of a seamless, mellifluous whole, such that I was continually reminded of full-range electrostatic speakers. When I turned to one of the ‘show­off’ recordings in my arsenal, the 60-year-old score to The Music Man, the spoken-word ‘Rock Island’ verbal assault that opens the post-overture proceedings was presented as what is best described as a holographic spatial event.

Why is this important, or, crucially, beneficial? Because that is one of the most irritating experiences in the history of Broadway, despite the recording being awarded ‘Best Original Cast Album’ at the first Grammy Awards ceremony in 1958. It’s just a bunch of whiny people shouting at each other in a rhythmic pattern. Hearing it once is enough. But so life-like was the reproduction through Luxman’s CL-1000 that I was drawn in, with spider/fly irresistibility. Hell, I even ‘Gary, Indiana’, which was sung by a screeching, lisping 11-year-old.

Is rendering the unlistenable ‘listenable’ a virtue? I can think of no higher compliment for a piece of hi-fi equipment. After all, it’s one of the bases of my obsession with open-reel, which even has me playing Ray Conniff, Mantovani and the like. Which led to another revelation: what the CL-1000 does with massed strings and huge orchestras is something to behold.

It was, however, an SACD that had the greatest impact. (I beg you: try it!) As dazzling as is The Thelonious Monk Quartet’s Monk’s Dream on One-Step LP, the SACD should be regarded as a milestone in this digital format. Via the CL-1000, it recreated the necessary club-like intimacy small-ensemble jazz albums demand to sound of their best.

The CL-1000’s part? It reaches into its own past, as well as that of the music itself, to deliver such vibrancy and realism that one might even suggest it is a time machine.

HI-FI NEWS VERDICT

At the risk of alienating those of you who think hair shirts are comfortable, the Luxman CL-1000 unashamedly marries truly stellar sonic performance with the sort of perceived value – and build quality – that eludes much of the high-end. It is a delight to use, it leads to hours-long listening sessions and it is so gorgeous that you’ll want to fiddle with the controls just for the tactile rewards. Magnificent!

SoundQuality: 90%

LAB REPORT – LUXMAN CL-1000

With the LECUTA volume cranked fully clockwise, maximum gain is +15.1dB (XLR in/out) with a channel imbalance of 0.12dB at +6dB gain. Maximum output is a substantial 19.5V with distortion increasing steadily with level from 0.0025%/100mV to 0.014%/1V and 0.15%/10V. This holds true from 100Hz-10kHz but THD increases marginally at higher frequencies (0.032%/1V/ 20kHz) and more obviously so at very low frequencies to 0.08%/ 20Hz and 0.9%/5Hz. This is more likely a function of the input and output coupling transformers than the dual-mono E88CC tube line stage [see Graph 2, below]. The triode stage is also very quiet, revealing an A-wtd S/N ratio of 100dB (re. 0dBV) and a residual noise of just –97dBV (14μV). The response is extended, showing a lift in the ultrasonic to +1.7dB/100kHz but, more worrisome for vinyl sources, a +12dB spike at 3Hz. The low cut filter [dotted trace, Graph 1] is mandatory for LP-based systems.

The CL-1000 has a versatile MM/MC phono stage even if the gain is not exactly as advertised! In practice the ‘+38dB MM’ input is closer to +54dB while the +57dB and +66dB MC options (40/10ohm loading, respectively) are closer to +73dB and +76.5dB. This means the CL-1000 is rather better suited to low-output MMs and MCs than you might suspect, without there being a trade-off in either the input overload margins or S/N ratios. In MM guise the CL-1000 has a sensitivity of 2.1mV with a generous limit of 90mV (32.6dB headroom) and a wide 86.2dB A-wtd S/N ratio. For MC (low/medium and high gain) the figures are 225μV and 150μV for sensitivity with overload limits of 10.5mV and 7.5mV, and 73.6dB/67.0dB for the S/N. Clearly ‘MC Low or Med’ are the settings to choose for 95% of likely MCs.

Output impedance (red infill) versus MM/Line response (black, solid line; low cut filter, dotted)
Distortion versus extended frequency at 0dBV (Balanced line input, red; MM phono input, black)

HiFi Review Products of the year 2019 Loudspeaker “YG Acoustics Hailey2.2”!

可以肯定的有二;一,就是 Hailey 2.2 的 BilletDome 高音可以去得好盡,40kHz ±1dB 這一數據,與聽感相符;二,Yoav Geva 兩年前在接受本刊訪問時提及,利用 CNC 銑製出來的鋁合金支架,令軟膜半球高音得到剛性,又保留後者的聲音特質以及阻尼性能,化解僅存的金屬共震問題,亦與實際聽感一樣,更多出一種幼細、平滑和精緻,不帶一絲刺激或是毛刺,一切都極為精細幼滑。同一時間,又如其他兩隻單元一樣, 遠比想像中受得力,應該說是「極之受得力」,無論如何都帶着從容。 這一種遊刃有餘,不是動態有壓抑,剛好相反,Hailey 2.2 的動態對比,無論大小都不覺有留力,也不覺有流失,更不覺任何與「快聲」不相符的表現,再快、更大動態,都不失細緻,亦不會為聆聽者帶來壓力,也沒有半點粗糙。

活力、流暢,固然是 Hailey 2.2 強項,只是最明顯的還是細緻度,不同音樂、不同編排、不同動態,都不會失去從容氣度,不會出現半點沙石,而且是在不流失細節的情況下,令一切聲音都變圓滑好聽。畢竟高級 音響不是用來工作,不是讓你去本找錄音製作不足之處,想要挑骨頭的 話,請另覓其他工具吧。

Hailey 2.2 是高級音響,用家購入它,再為此買入其他配套,想必是 為了享受音樂,亦信任設計師的品味,而不是要你去挑剔我喜歡的音樂。 這款揚聲器的確可以展現出音樂之美,工整、精緻、敏銳,可以充分帶出不同音樂人、歌手各種大小特質,但完全不會苛刻。它懂得以宏觀為先, 微觀部分雖然也十分細緻,卻不會努力搶鏡,不會令你一開始就被細節所吸引,而是給你一種剝洋蔥式享受,去感受整體之美,再一層一層了解其局部變化。

Hailey 2.2 可稱得上直接,音色中性,動態、聲音訊號交代完整,又給你一種潛力還未被搾盡的感覺,沒有任何緊張,永遠儀態萬千。就是這樣,它並非奔放型,總是氣定神閒地把音樂動聽之處一一重現,然後在不影響像真度的前提下又不急不躁地收起不夠「美麗」的細微枝節。 例如聆聽平井堅的《歌バカ》,平井的聲音偏向尖細,不是厚潤雄渾型,人、假聲轉換算是頻繁,Hailey 2.2 充分重現當中的轉折、變化,又 因為中音密度足夠,所以聽起來不會帶有妖氣,也不會粗或薄。乾淨中不 覺乾寡,雖然沒有強調水分,但與乾、粗還有好一段距離,亦示範了咬字 清晰其實無需強化齒音的。 音場、定位是這對揚聲器另一強項,受益於準確相位,令音像十二分清晰,定位沒有偏差,輪廓亦沒有模糊,更不會因動態起伏而變化,非常 安定。前後層次其實比左右闊度更加吸引,這種前後定位並不誇張,聽起 來有種「正是如此」的自然感,但不用誇張化,亦可清楚聽出不同音像的 前後位置,而且無需把自己固定在皇帝位,都可以聽得到上述一切,因此,Hailey 2.2 是一款眾樂樂的揚聲器。

轉載自 HiFi Review 第397期 / 陳偉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