騷動心靈 soulution 325 + 311 前、後級擴音機

轉載自 HiFi 音響 Vol. 402

文|毒癡 x 叮噹

播完了最後一隻試音碟。

叮噹:「It just captured my soul! 老總,終於明白 正午時你為什麼會完全留意不到門鈴了……」 毒癡:「石機竟然出到這種聲,我以為發緊夢!」 老總:「唔……我認為這套 soulution 325+311 前後級,足以打破音響界一些固有的看法……」

三極管人聲

時間回到正午 12時多。毒癡叮噹在總壇門口按了多次門鈴,老總也沒應門。 裏面隱約傳出樂聲。大抵在煲機吧。叮噹連忙打電話給老總。

不一會,老總匆匆從大房跑出來開門:「剛才被音樂 massage 着,太舒暢了,沒留意到門鈴聲,不好意思啊!」 看着老總臉上滿足的笑容,毒癡叮噹不禁狐疑:今天試音的主角瑞士 soulution 325+311 前後級究竟有何厲害, 可以令老總聽音樂投入到連門鐘也充耳不聞? 老總一邊走進大房,一邊介紹:「325+311 是 soulution最新款的入門前後級,325 前級雖附平衡輸入輸出,但其實是單端設計。311 立體聲後級屬 A類放大,每邊 140W,峰值電流達到 30A。特別要注意是前後級均採 用廠方獨門的交換式電源 switched-mode power supply 供電。」

經過一輪配搭後,決定今天和 soulution 合作的手足, 有駐場的 B&W 802D3 和AA CD轉盤/DAC 組合,線材是 Inakustik NF-1204 air XLR 訊號線兩對、Analysis Plus Oval 2 MK2 前後級電源線和 Inakustik LS-1204 air 喇叭線。 打頭陣的是 Nicki Parrot/Byron Stripling 的《Stompin’At The Savoy》。第一軌“It Ain’t Necessarily So”,一開聲已有驚喜:小號嘹亮,帶有一種微暖的金黃光澤;音符之間的滑動,流暢連綿中輕帶金 屬摩擦感;高音的穿透力,強而不猛,勁而不飈。牛筋則肥瘦適中夠「彈耳」,彈撥的力量毫不鬆散非常集中,所營造的墊底低音及節奏感恰到好處。

試同碟 “Cheek to Cheek”,男聲唱到低音處,聲底輕輕的沙啞感,自然像真;不論男女聲,其喉底細膩度和血肉感均可媲美優質膽機。 再以葉振棠「笛子姑娘」 《HQCDII Reference Sampler》版,這首教堂素顏錄音來試人聲。葉振棠向以感情含蓄、演繹細緻見稱;soulution 把葉振棠極微細的震音轉腔、呼吸造句、 運腔輕重等等變化盡現無遺,令曲中那股淡淡哀愁瀰漫四周。

「好人性化的動聽聲音!這種聲我們叫作『唔想撳 stop掣』聲!」老總讚嘆。

「論其人聲喉底的通透細緻、情感的微妙悸動、肉地的鬆軟自然、texture 的幼細像真,不僅靚過很多高價石機,更直逼優質三極管膽機!」毒癡直豎拇指說。

Virtual Reality

哀愁過後,來一點刺激腎上腺素和多巴胺分泌的音樂吧。

金屬味十足的嗩吶,吹奏出一段熟悉的旋律——“we wung wung~~~” 龍劍飛要使出「萬佛朝宗」了!對,試的正是與《如來神掌》已融為一體的「闖將令」。這個收錄在《功夫》電影原聲大碟的版本,由香港中樂團演奏,當然沒有粵語長片配樂那種炒豆效果;相反,在 soulution 加持下, 一開始那段嗩吶獨奏,穿透力十足,高亢入雲,有先聲奪人振奮軍心之勢,而絕無尖硬刺耳之弊;接下來的齊奏, 各聲部音質準確像真,分隔度高,即使弦撥齊鳴、鑼鼓喧天,也是熱鬧而不吵鬧,大鼓聲更是爽彈明快,令人深深 感受到戰意激昂的氣勢。 叮噹:「剛才那支嗩吶,雖然吹到震天亦唔覺嘮嘈剌耳,樂團的整體音色,播得恰如其分又平衡,瞬變又快, 剌激得來亦耐聽。」

「同意,這類中樂確實難倒不少石機:一種是高速高分析力型,雖然效果剌激,但多因高中音偏硬偏薄而導致吵耳;相反是重口味型,效果無疑順耳,但又因高中音磨 滑加厚和速度偏慢而削弱熱鬧氣氛。soulution 雖屬高速高分析力,但難得高中音無論軟硬厚薄,均恰到好處,亦 無磨圓挫滑加甜加暖。低音更擁有頂尖控制力:不但收放快、落點準、彈跳佳、punch 感強、線條靚,而且尾韻清晰層次分明。」毒癡一口氣地分析。 接着連續試了兩隻超發燒錄音CD:《Yuko Mabuchi Trio》和《荒城之月》。這套 soulution 可謂不負所托,兩隻專輯的樂器定位和結像之優 秀,效果之鮮明,令人感到好像進入了 VR 世界,演奏家和 樂器一一如在眼前、觸手可及。毒癡大驚:「嘩!我跟樂器及各樂器間的距離,明確得可以用尺度出有多少厘米;樂器形體結像的真實程度,是達到輪廓、大小、高矮和線條均精準地 3D 呈現!」叮噹:「……還有, soulution 播這!兩隻專輯,空氣感自然又豐富,聽《荒山之月》尤其令我想起三極管膽機的空氣感。」

演技一流,劇力萬鈞

古典音樂方面,是次挑選的都是貝多芬作品。首先試 Perlman 和 Ashkenazy 演繹的《克羅采奏鳴曲》。此曲有一種懾人的張力,小提琴和鋼琴時而對陣時而交融,氣氛時而緊湊時而舒緩;音樂藉着 soulution 優異的速度變化和微 動態所營造的戲劇感,毫無保留地盡情爆發,箇中情感的高潮起伏以至終極釋放,又表達得細緻入微,扣人心弦,聽感自然順耳而不覺突兀。 叮噹吁了一口氣:「Kreutzer 的曲意實在表露無遺,我簡直覺得 Perlman 和 Ashkenazy 是以音樂演了一齣劇力萬鈞的好戲!現在更加感受到托爾斯泰為何會受此曲啟發,寫出丈夫因妒恨而殺妻的同名小說《克羅采奏鳴曲》!」 毒癡亦聽到喘不過氣:「這套 soulution 的音樂微表情 遠勝太多同價位石機了,足以跟這方面的武林盟主——優 質三極管膽機一較高下。尤其小提琴的柔韌纏綿及擦弦質感,既充滿三極管味,又有高速石機的飛快瞬變,妙!」

soulution 演繹的貝多芬第七交響曲第二樂章,同樣是精彩絕倫。選播的是 Carlos Kleiber 指揮維也納愛樂樂團、1976 年完成錄音的版本 (單曲日版,比貝七與貝五的合曲版靚聲)。Kleiber 擅於營造步步進逼的緊湊氣氛以及引人入勝的戲劇效果,而 soulution 極速的瞬變反應、細膩的動態灰度、從容的能量收放,今回可盡 show quali:此樂章由漸弱至漸強、層層推進的變化,起伏自然旋律性強, 又帶有一種蓄勢待發的內在張力;樂音極弱時,細節清楚毫不含糊,推到高峯之際,樂團能量大爆發但仍然層次分明有條不紊,所撐起的音場更如 concert hall 般寬廣深邃!

交換式電源大平反

老總:「唔……我認為這套 soulution 325+311 前後級,足以打破音響界一些固有的看法。相信廠方有金耳朵協助校聲,因此這套機的聲音,明顯比其舊機種進步,聽 感十分悅耳自然,充滿人情味,可以為交換式電源擴音機平反。 「此外,311 後級的阻尼系數超過 5000,超越市面大部分後級,把大房 B&W 的低音單元控制得十分理想:低音反應敏捷、層次分明、厚度適中。不過配搭上要注意,這類高阻尼系數的後級,若配搭某些密閉音箱設計的氣墊式低音喇叭,低音就可能會收得過分乾淨,略欠餘韻墊底。這套前後級的力水亦充足,相當爆得,相信這與機內備有重料濾波電容陣大水塘,不無關係。」

毒癡:「High end 機種用交換式電源,是頗富爭議性 的。發燒友多認為它乾淨清晰有餘,韻味情感不足。但作為交換式電源石機,這套 soulution 簡直有如喬裝的優質三極管膽機,高中音通透幼細,柔韌流暢;論甜美和暖意, 或許稍遜於三極管,但這反而突顯 soulution 較為原音中性,讓發燒友更容易按個人口味,在配線和輔件上花心思校聲。事實上在試音的配搭過程中,我們發現這套機對不 同線材的反應特別敏感,開聲不消十秒已經聽出分別。 「此機甚具味道,但絕非來自糖衣音色,而是其細緻的微動態表現,這包括準確拿捏到強弱音的起伏變化和速度的徐疾有致,而且因為有足夠的泛音尾韻和弱音殘響, 能造成新音剛至而前音餘韻未了,於是加強了音符間的連貫纏綿,所以不論表達樂意的激昂奔放,還是柔情優雅, 都能得心應手。 「部分採用交換式電源的原子粒機,每每被詬病為低音厚度不足,下潛不深;但今天這套 soulution 和大房系統配搭出的效果,低音的質和量都非常平均,曾經中途換上力量型的線材進補,soulution 亦能馬上反映出來:低音更飽滿有力、厚重深潛。平心而論,某些跟311輸出功率相若,價位高但用傳統電源牛的巨無霸後級,低音的確更雄渾威猛,爆棚時更地動山搖,但這類機種又很少能夠做到 311 這麼優異的低音層次和收放速度。」 老總補充:「另一項要平反的,就是很多發燒友容易 『以價論聲』。要知道瑞士 high end 機的價格一向偏高,但這套瑞士 soulution 前後級加起來才十多萬,聲音質素卻跟不少更昂貴的前後級不遑多讓,某些地方更有超越之勢, 絕對是性價比高,抵玩到極!」 叮噹有感而發:「今天試音時,我有好幾次堅持要播完整段樂曲,原因是播放效果非常觸動心靈,聽到不想亦不忍音樂中斷!這除了因為 soulution 本身靚聲外,大房的器材配搭得宜亦是主因。我也體會到,一些優秀的現代膽機和石機,越來越具備彼此的長處,對音樂的忠實演繹, 可謂膽石一家、殊途同歸!」

總代理:駿韻音響有限公司

轉載自 HiFi 音響 Vol. 402

簡約不簡單纖巧不平凡 – Bel Canto e.One

the e.volution of audio

Bel Canto 在意大利文當中是美聲唱法的意思,強調聲音的優美、演唱的華麗與技巧的超卓之意。而來自美國的 Bel Canto 於一九八六年由 John Stronczer 所創立。John 是一位科學家兼工程師,一向致力於半導體技術的研究,對音樂也是非常熱愛。Bel Canto 的公司理念是要以最先進的科技,製作出最好音色的音響產品。早期 Bel Canto 以生產真空管放大器為主,深得發燒友好評。然而到了一九九0年,John 驚覺時代的改變轉而開始鑽研數碼放大器。今日,Bel Canto 已經成為數碼放大器的業界權威,支持者有增無減,足見 John 的獨到眼光及深厚技術。

功能眾多設置靈活

許多年前,Bel Canto 選擇使用最優質的材料來設計並設置為最高標準的緊湊型高質量音響組件,廠方將其命名為中 e.One或 Evolution One系列,它能適用於不斷發展的數碼世界,而音色效果始終如一。今天, Bel Canto 在考慮到現代人的預算和生活方式的同時,提供了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具有更多功能、靈活性和表現的產品,為 e.One 系列注入新動力。

全新的 e.One 系列產品齊全,貫徹了該系統一向的優良傳統,e.One 系列同樣採用緊湊型高質量音響組件路線,系列中包括了七款型號,繼有 Stream、CD3t 兩款信源、DAC2.7 解碼器、Phono 唱頭放大、C5i 合併式放大器、REF600M及REF500S 等兩款後級放大器,用家可按個人喜好而自組音響系統,更顯靈活性。

堅固緊湊著重細節

廠方選擇的材料和結構設計可最大程度地減少環境干擾並保持信號質量。支腳由專門設計和製造的特殊抗共振聚合物組成,以最大程度地減少振動傳遞,于杜絕音色劣化。

e.One 系列的每個面板均採用優質鋁材精確切割而成,旨在反映出整體精巧度和對每個 e.One 產品細節的關注。刻面的邊緣和曲線精美地捕捉了光線,用料、設計及做工同樣達至高級水平。同時,所有的 e.One 產品都是在 Bel Canto 位於美國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市廠房設計和手工製造,可見廠方對 e.One 系列的重視程度。

HDR核心技術

Bel Canto 擁有眾多超越傳統範疇並能夠升音色的專利技術,廠方都不吝嗇大幅運用在每個全新 e.One 系列產品之上,當中包括獨特的 HDR Core 高動態分辨率核心技術,其是經過廠方廿多年研發而成的 DAC 技術結晶。HDR 核心由四個主要元件組成:超低噪音主時鐘,非同步接口。先進的分段式 PCM1792 DAC 解碼和雙重高效率電源供應。Bel Canto 將 HDR 核心技術應用在每 e.One DAC 和同系列產品之上·將創造出最真實,開揚和細緻的聲音。

模擬開關放大功能

另外,e.One 系列放大器還設有 Analog switching amplification 模擬開關放大功能,其超越了傳統的 D 類放大系統。使用了獨立的反鎖迥路(可確保在較大範圍的揚聲器負載上保持穩定的高音頻質量)和受控的振盪調製器,有效抑制輸出級的非線性。多個反饋系統產生非常低的放大器輸出阻抗,從而達致優於 A/B 類放大的超精確低音控制。完全調節的 SMPS 開關模式電源快速(可從大量低音脈衝中快速恢復)、高效(幾乎不產生熱量保持線性)和潔淨(不會污染電力),此先進的放大和功率技術為揚聲器提供了最透明的聲音路徑。

轉載自 “影音生活” Vol.97

讓音樂有了百份百的生命力 – Spendor Classic 100 試聽記

那天下午,我經歷了很多人生的第一次。

那是我第一次聽 Spendor Classic 100 喇叭;也是我第一次聽 Norma Audio 的擴大機。那天是我第一次去統領音響試聽;也是我第一次與這麼多音響界的前輩一起試聽,不是交誼休閒,我是來工作的,甚至,其中還有國外原廠的老闆。這次試聽,也是我第一次在經銷商遇到原廠老闆親自調整喇叭後再讓我試聽的。太多新鮮的經驗,都在那一天下午發生。

我與上瑞張老師有約,要跟 Norma Audio 的老闆 Enrico Rossi 見面。那天下午,也是編輯部安排我去統領音響試聽 Spendor Classic 100 的時間。訪談的地點就約在統領附近的咖啡廳,那間咖啡聽從外面看,怎麼都不覺得會有好咖啡,結果,一試,還不錯。一個忙碌的下午,就該這樣以一杯好喝的咖啡開始。

我們聊了一個多小時,同時也在等待駱老闆準備好。駱老闆可不是偷懶,搞到別人要來聽了才準備器材。是因為那天張老師特別指示,希望這次讓 Spendor Classic 100 這對新推出的喇叭,能搭配一台剛引進的擴大機,他對喇叭有信心,一定唱得好,也對這擴大機有信心,一定推得好。這擴大機,就是 Norma Audio 的旗艦綜擴 IPA-140。可是,全台就這一台啊!音響展後,這台就被臺南經銷商帶回去了,張老師為了這篇報導,特地商請經銷商送上來,所以,要等。

訪談結束,我們才走個半分鐘,就到了統領。我第一次到統領,這才發現駱老闆真不簡單。他賣出全球第一對 Elac Concentro 喇叭的事,名震江湖。可是,沒去過還真不知道,統領的試聽室竟然長這樣。

打從1989年Spendor推出S100之後,接著在94年推出SP100的改款,繼之以SP100R2,而,Classic 100則是2017年才推出的最新版本,為3單體3音路、低音反射式設計。


人定勝天,認真擺位克服空間不利條件

長怎樣呢?首先,這裡很小,大概只有4坪大,坐在其中,我登時覺得,我有我家客廳可以聽音響,真是幸福。再者,這裡不規則,不是一個標準的矩形空間,而是一個將近正方形的梯型空間。正方形就夠要人命的了,何況左右還不對稱,連壁材也不對稱,這要怎麼玩呢?駱老闆憑他多年的經驗調音,我在試聽了幾曲後,竊聲跟駱老闆表達佩服之意,因為我覺得這裡的駐波沒有我想像中的嚴重,而且不會吵。統領竟然能憑這樣絕對不理想的空間,賣掉 Elac Concentro,駱老闆真是不簡單。這也表示,您府上的音響需求,駱老闆一定能滿足您,再怎樣疑難雜症都沒問題。

外貌30年來幾乎不變,內在已然悉數革新
我知道您在想什麼。我沒忘記這篇主角是誰。這次試聽的是 Spendor Classic 100 書架喇叭,與其說是書架,稱之為「需要腳架」(stand mount)的喇叭更為適合。單是高度就有 70公分,僅需墊高 30公分左右,就達到落地喇叭的高度。3單體3音、低音反射式設計,而且,誠如其名,真是一派經典。事實上,它就是經典。打從 1989 年 Spendor推出 S100 之後,接著在 94年推出 SP100 的改款,繼之以SP100R2,而,Classic 100則是2017年才推出的最新版本。

單看照片,實在看不出 Spendor Classic 100 的魅力。實地見到喇叭,才深感這間老字號工廠,果然不愧是喇叭專家。即便看起來仍是 40年前產品的樣貌,但骨子裡,全不一樣了。這個 Classic 100 是去年才推出的新改款,單體材料都不同。Classic 系列的改款是從 2015年推出旗艦喇叭 SP200 開始,事隔兩年才正式將整個系列的新款喇叭一一補齊。

採用全新單體,提升整體表現

Classic 100 的單體排列順序,由上而下是中音、高音、低音。我們還是從高音開始講起。高音單體採用一顆 22mm的高音,材質則是一種人造的塑料纖維,質量更輕,有助於高頻延伸。高音上方是一只 180mm的聚合物振膜中音,這個被稱為 EP77的聚合物振膜,是原廠最新開發出來的振膜,同樣可見於 D系列喇叭。聚合物振膜向以質量輕、內阻高著稱,因此反應速度快,聲音清晰而有透明感,並且極少帶有材質本身的音染。中音單體的中央,還有一個子彈型的相位錐,有助於打散錐盆底部的聲波諧振,以利聲音清晰還原。至於下方的低音單體,則是一只 300mm的大口徑低音,振膜採用複合 Kevlar 纖維製成。材料本身硬度夠高,不易發生形變,同樣具備低失真的特性。

箱體外觀雖然維持 40年前錄音室鑑聽喇叭的古樸樣貌,但箱體材料則不一樣了。 Classic 100 使用 MDF 板,並且各部位的板材厚度不一,針對各面的振動控制而做設定。內部則盡可能減少吸音材使用,好使聲音更透明自然。面網採用磁吸設計,可輕鬆移除面網以聽見更優質的表現。低音反射孔位於喇叭正面,開口的擴張弧度設計,有助於導出氣流。背後的喇叭端子都是鍍金品,一共預備了三組,讓您最多可玩 tri-wire、tri-amp。不想麻煩也沒關係,用跳線連起來,一樣很好聽。這次試聽就是這樣。

這一只180mm的中音在三顆單體中安排在最上方,採用一種被稱為EP77的聚合物振膜,是原廠最新開發出來的振膜,同樣可見於D系列喇叭。單體中央有一個子彈型的相位錐,有助於打散錐盆底部的聲波諧振,以利聲音清晰還原。
高音單體採用一顆22mm的高音,材質則是一種人造的塑料纖維,質量更輕,有助於高頻延伸。
位於下方的低音單體,則是一只300mm的大口徑低音,振膜採用複合Kevlar纖維製成,具備低失真的特性。值得一提的是,這個低音單體使用了內凹式懸邊。

Norma Audio 老闆親自調整擺位

準備好試聽了嗎?我是準備好了,但還有人有意見。

這次負責推 Classic 100 的是 Norma IPA-140 綜合擴大機,Norma 老闆 Rossi 在此,當然要調到最佳狀態才行。這裡雖然不是他的地盤,不若駱先生那樣熟悉此地的聲學條件,Rossi 仍提出請求—他要調整喇叭。他從背包裡翻出一張燒錄光碟,CD盒上夾了一張曲目單,裡頭都是挑選過的樂段,是他拿來測試音響的法寶。他請代理商協助,聽他指揮。內傾、拉開、朝外一點、往內靠一點…,他一邊聽,一邊指揮。只見他閉上眼睛,雙唇輕闔,神情專注凝重,彷彿在進行一場神聖的儀式。

這期間,他都聽了什麼?我沒過問他試聽的每一軌出處,但有印象的,也是他反覆聆聽的,則有吉他、人聲和鼓。我大概猜到得他想聽得什麼,他要抓出高頻的甜潤與光澤、中頻的解析與厚度,再加上低頻的層次和重量。此外,他注意到統領試聽室狹窄的空間,擺滿了器材,若讓右聲道朝前發聲,其實會直接打到右側擺滿器材的器材櫃。況且,右側離牆近,左側較遠。最終他採用較大角度的 toe-in,讓 Classic 100 直接正對聆聽位置。這種擺法是在小空間裡,為避免側牆過多反射音的標準作法。

Rossi 示意已經調好了,要我坐過去。他欠身往沙發邊靠去,我在 CD匣裡挑了一張 CD。我有意測試 Rossi 的調整功力。他在 1987到 1991年期間,也待過義大利的音響雜誌,當時他負責在實驗室裡針對送評器材做儀測並分析電路,是媒體前輩,後來又當音響公司老闆,是業界前輩。我想知道他在短短 10分鐘內怎麼在一個陌生的環境裡調好喇叭。我也用類似的音樂來驗證最快。

黃金交叉點上的魅力人聲

這第一張 CD 是法國女高音 Patricia Petibon 演唱西班牙歌曲的專輯「Melancolia」。錄音當中有女高音的演唱,有一個古樂編制的室內樂團,並且配有吉他以及一些民俗樂器。音樂一放,Petibon的聲音凝聚,定位在中央偏做一點的位置,而且音像立體。她歌唱當中不時改換音調,抑揚頓挫。這樣唱,不容易,這樣的錄音,要表現,也不容易。Classic 100 這時把 Petibon 這些變化多端的唱腔表現得可精彩。有形體,卻不濃重,Petibon是輕女高音,能唱點花腔。這些歌曲需要的,正是 Petibon 的那種輕盈靈巧的聲腔,若濃重了,聲音就沒有那種活潑性了。 Classic 100 此時表現出的人聲實在有魅力。

我也注意到樂團的部分,雖然樂團規模不大,但弦樂依舊迷人,特別是當大提琴和低音大提琴頓下去時,Classic 100 的豐沛低音讓我著實驚訝,怎地這麼豐厚,怎地這樣有重量。下盤既穩,音樂走起來也就更穩,Petibon一唱,浮凸立體宛若雕像般活生的形象,搭配起樂團的跌宕起伏,那正是音樂動人之處。而且,以上的聽感都是在我身體往前靠,像是 Rossi 調音時的坐姿那樣聽到的,若我偷個懶,往椅背靠下,聲音就沒那樣活生立體,聲音的光彩也要登時銳減。這調音,不是皇帝位,根本是黃金交叉點。

完了嗎?還沒。這張專輯還特別找了吉他演奏家 Daniel Manzanas 助陣。我在許多系統,也在不同的地方聽過這張專輯,我非常清楚這吉他可以有怎樣鮮活而圓潤的質地表現。在這裡,我並不認為是最好的經驗,因為受限於空間,加上較多的 toe-in 角度,發聲體的分離度沒辦法拉開,弱在層次,卻勝在那琴音的真實感。這裡的吉他只是伴奏,只是點綴,可是,我聽到吉他撥奏錚錚鏦鏦,質地是緻密的,顆粒是圓滑的,色彩是清潤的,光澤是暖和的,在一片弦樂聲中穿透將來。

我放的吉他,不同於 Rossi,這是古典,他是鋼弦;我放的人聲,也不同於 Rossi,這是聲樂女聲,他是民謠男唱;我放的低音,依舊不同於 Rossi,這是低音提琴,他是震聲大鼓。然而,他的滿足,我一下子都瞭然於胸了。

Classic 100雖然外觀古樸,但是設計卻是新穎的。箱體是MDF製作,做工細緻,木工水準一流。

聽見細微聲腔變化,宛若親臨現場

再聽 Maria Jaell 的聲樂作品,依舊是女高音,伴奏卻換成鋼琴。只聽第一軌和第二軌。第一曲是一片溫柔抒情,唱得溫柔,琴也溫柔。但溫柔之間,就有許多細節,一慢,一輕,很多細微的聲腔變化運轉,就成了觀戰重點。我聽到的人聲好清楚,就像剛剛聽 Petibon 唱歌一樣,那是一個人,一個面容,吟哦一首詩。

琴音帶有一種飽滿的顆粒質地,在我的經驗裡,這裡顆粒的渾圓感特別鮮明,鮮甜之餘還有豐富水分。這是 Classic 100 的功勞?還是 Norma IPA-140 好聽?我聽的欣喜,轉頭問一旁的張老師,張老師答得妙:「都好聽。」哈哈,是啊,但我不覺這是老王賣瓜。在試聽之前與 Rossi 訪談之時,Rossi就跟我說一個觀念:「喇叭決定了音樂重播時的音色平衡,但其他諸如音質、動態、音場等,都是擴大機決定的。」所以,他非常注重 Norma 擴大機的「質」(quality),沒有好的質,喇叭也出不了好聲音。料想這質,Norma 貢獻良多。

第二曲「貓頭鷹」的動態鮮明,有極弱的演唱和演奏,又有極強的樂段,單是開頭的鋼琴就夠震撼了。聽這鋼琴的厚度和重量,推估跟toe-in角度有關,若少些內傾,恐怕琴聲會薄一點,但弦振細節以及共鳴音色會更顯明。這裡的鋼琴漂亮過關,震撼到心底去了。

Classic 100美個單體都可獨立接駁喇叭線,您可以用三對喇叭線tri-wire,也可以用三台擴大機tri-amp伺候,或者選購高品質的跳線,玩法多多。

活生、具體、衝擊力

爵士樂最能展現系統的活生感。放上鼓手 Bertrand Renaudin 領軍錄製的 La traversee du jour 專輯。我發現這個系統的有著敏捷的反應速度,聲音完全沒有拖遲感,聲音細節清楚明確,且每個細節都有畫面,打擊樂不僅活生,而且見得此系統的動態表現驚人。第一軌音樂一下,打擊樂渾圓飽滿的顆粒登時迸現,鋼弦吉他刷下可以見得力道,聲音是有衝擊感的,長笛吹奏的聲音帶有圓潤質地以及氣音細節。第二軌的鈴鼓敲打起來真是活生,手觸鼓面發出乾而短促的聲音,但敲擊的剎那,鼓邊的金屬片撞擊聲清脆而且具體。

第三軌的電吉他嘶吼聽起來有衝擊感卻不刺激,這可是大角度 toe-in 的擺位,單體幾乎正對聆聽位置,但是系統本身的失真低,噪感就少,再加上空間的耦合,才造就了這辛辣卻不噪熱的吉他味。腳踩大鼓真是凶悍,一般體型的書架喇叭還真難聽得那飽滿鼓聲,但 Classic 100 不是普通的書架喇叭,或者說,它不是一般意義的書架喇叭,那個 300mm 的低音單體不是蓋的。厚重扎實而且深富力道的鼓聲,在我想像裡應當發自體積更大的喇叭,才有這等能量。Classic 100 在有限的體積內,真是發揮了最大的重播效能。打擊樂最熱鬧的當是第六軌和第十二軌到十五軌的音樂,鼓聲俐落且速度飛快,深沈處則重量、力量兼有。因為稍早才與 Rossi 訪談,他的話一直映在心裡。Rossi 說 Norma 的擴大機的特點就包括了大電流輸出和高阻尼因數、高迴轉率,這讓擴大機對喇叭的控制能精確而得心應手。是這樣嗎?我聽到的精彩聲音,應該就是 Rossi 此言的證明。

我轉頭問一下駱老闆,經過重新擺位後,聲音跟他事先的調教有什麼差別?「低頻駐波比較少了。」我相信。這播放的幾軌鼓聲深沈重擊下,都展現了乾淨的低頻,在第九軌裡的電貝斯低鳴,如果低頻駐波嚴重,會讓聲音聽來糊糊的,缺少顆粒感和明確性。這時我聽到的可清楚了。而且在電貝斯和打擊樂的襯底下,透出的次中音薩克斯風圓潤溫厚,帶著空氣嘶嘶的摩擦感,真是好聽。誰說樣子老派就是老聲,誰說英國喇叭就是溫吞?

一曲芬蘭頌,眾人都被帶到音樂裡

雖然空間小,喇叭距離拉得也不甚開,誰說這樣就不能聽大編制的管弦樂了?放上 Ashkenazy 指揮愛樂管弦樂團的西貝流士交響詩芬蘭頌,就可見得這個系統,能夠多威猛;即或 Spendor Classic 100 看起來是這樣道貌岸然,但唱起芬蘭頌可熱了。樂曲開頭,伸縮號搭配法國號吹出深遠綿長的樂句,低音號以低沈粗獷的腔調幫襯著,低音提琴以長音柔化了銅管的金屬況味,此時,加入的小號則把旭日東升的輝煌感帶了出來。短短的開頭,若把這些樂音都聽明白了,把這些音樂中交融的色彩都看清楚了,這曲子就精彩了。背後滾來的定音鼓,顆顆飽滿,聲聲確實。弦樂不僅有密度,還有高度的張力,帶著柔韌的織物質感隨著旋律翻騰飄盪,是雲亦是海,是風也是浪。點綴的三角鐵,穿透層層霧障而出,清脆亮麗而且飄逸飛揚,畫龍還需點睛,果不其然。

我越聽越入神,越聽裡頭越是激昂;但又豈止我呢,一夥人早就都放下手機,一起進入西貝流士對祖國的歌詠深情裡了。早些我放的幾張 CD,Ross i每一張都借來看,他非常享受那音樂。這芬蘭頌一放完,我們幾個不禁討論起錄音版本來了。聽音樂本當如此,音響永遠是為音樂服務的,如果音響把我們帶到音樂裡,那音響就高竿了,如果只能讓我們停留在對聲音的感知,那就還不是 Hi End。

細緻的弦樂,有機的聲音

我再放上 Stanislaw Skrowaczewski 指揮明尼蘇達管弦樂團的布魯克納第九號交響曲,這是 Reference Recording 的錄音,我不是衝著RR錄音放這片的,我是為了 Skrowaczewski 來著的,他是其中一位讓我認定是布魯克納專家的指揮。第九號交響曲雖然不像芬蘭頌那樣激烈昂揚,也沒有火鳥或布蘭詩歌裡那種突然乍現的大動態。可是,這曲子柔美之中可見許多交響音樂的精彩,系統越好,這曲子越能完整重現。這當中最考驗音響的是動態幅度。雖然不是瞬間爆發的對比,卻多的是微小的騷動以及樂團張揚的齊鳴。至於RR錄音向來具有高度透明,可以見得非常清晰的音場和層次。

在 Classic 100 的演示下,這曲子真是美得無比。弦樂不僅有絲滑質感,還有絲綢光滑,Classic 100不過是軟半球高音,怎地高頻可以如此漂亮?那種纖細質感,又有密度和光澤,直逼高級絲帶高音才有的高音表現。我不禁在筆記本上留下「弦樂細緻度,首度體驗」的備忘。撰文時,我一度考慮要不要把這段筆記寫出來,就怕讀者以為是吹捧,幾經思索,我還是寫下,因為這是我的真實經驗。

我覺得這是 Classic 100 對於細節重播的不妥協性能所致。它有非常豐富的資訊量,如此,才建構起這樣高組織性的聲音。我用這個詞來形容—「有機的」(organic),這聲音一點不造作,一點不人為,非常自然,卻又如此真實。如果不是常到音樂廳聆聽現場演出,就不會在聽見這布魯克納第九時,有這樣的感動。單是聽到第一樂章尾奏的銅管三連音後堆疊起的音樂情緒,再以樂團齊奏達到頂點,情緒就要沸騰了。

就在此時,轉入第二樂章,弦樂以撥奏方式奏出詼諧曲的主題,這裡,布魯克納再次運用三連音帶領音樂發展。這樂章裡的動態起伏是巨大的,特別是弱奏時的細微纖柔,對比於管弦齊放後的萬鈞勢力,聽著聽著也不禁佩服起 Norma IPA-140, Rossi 說他重視的要素,確實在這裡都聽見了—速度、動態、純淨、低噪、質感、活潑。我很喜歡那個透明到一望無際的音場,舞台深度一覽無遺,當定音鼓擂動時,不僅有實體、實像,有力量、重量,還有距離樣貌。

讓音樂有了百分百的生命力

退出 CD。我起身跟代理商、跟駱先生、跟 Rossi 道謝,讓我有機會聽見這些美好的聲音,或者說,讓我有此美好的體驗,新鮮地品味這些音樂的迷人風貌。我實在不想誇稱這 Spendor Classic 100 音響性有多高段,那真是俗氣了,我倒要告訴你這 Spendor Classic 100 在 Norma IPA-140 的驅動下,真讓音樂有了百分百的生命力,不枉其名喚作 Classic 100。

Rossi的調整,主要是把喇叭間距拉開一點,並且加上Toe-in,以減少牆壁的反射音,並避免右側靠牆的器材櫃引起低頻共振,強化駐波。

器材規格

型式:3音路3單體低音反射式書架喇叭
高音單體:22mm 軟半球高音x1,180mm 中音單體x1,300mm 低音單體x1
頻率響應:25Hz-25KHz
平均阻抗:8Ω
效率:89dB
建議擴大機功率:25-250瓦
分頻點:490Hz,3.6KHz
尺寸:700 x 370 x 433mm(H×W×D)
重量:36 kg

極品試聽 | SOULUTION 725 Preamplifier/701 Mono Power Amplifier

725 Preamplifier(右) ●尺寸/重量:W480×H167×D450mm/30kg●備注:有可選配的MC唱頭輸入。平衡輸入輸出熱端=2號插針 701 Mono Power Amplifier ●輸出:BTL連接時(標准)・600W(8Ω)、1200W(4Ω) 雙功放驅動運作時・150W×2(8Ω)、300W×2(4Ω)●輸入靈敏度/阻抗:1.38V/4kΩ(非平衡)、1.38V/2.3kΩ(平衡)●尺寸/重量:W560×H306×D585mm/76kg●備注:平衡輸入輸出熱端=2號插針

瑞士制造的放大器在 Hi-End 音響界確立了穩固地位不是那麼古老的事。而且,這30年間瑞士產放大器的聲音印象顯著地提升,從這個國家持續推出了高品質的產品。同時,價格非常高,也成為該國產品的(不是應當歡迎)特點,全都不是隻限於音響器材。

比如,不管價格有多高,如果沒有被賦予超過這個價格的魅力的產品的話,它就具有僅憑價格不能推測的價值,遺憾的是,瑞士產品很多都具備各種所謂的無可替代的魅力。

瑞士的 soulution 是這種瑞士制造放大器的典型品牌,有一段時間從日本市場上消失過。但是這次,正式進口再開,隨之而來的,是該品牌的負責人 Cyrill Hammer 先生赴日。這裡和他聊了聊,想要呈上新引進到日本的725前級和701單聲道功放的試聽記。

soulution 是制作馬達等電子產品的 Spemot 公司(Spemot AG、1956年創建)的音響部門。在該公司內制造音響器材的項目啟動於 2000年,2006年產品完成。soulution 產品以不止是聲音,設計外飾方面也追求毫不妥協的高水質的制造,瞬間成為一大話題。

在向 Hammer 先生詢問了 soulution 放大器設計時重要的地方時,回答是高速&寬音域,給出的回答極其認真。為此,重要的手法是 NFB 適當地(必要最小限度)活用和強力且穩定的電源供應。結果,soulution 的放大器能夠輕鬆地推很難驅動的揚聲器,最近,和密閉型揚聲器匹配很好,這一點也值得關注。701 功放中搭載了新開發的超強力開關電源,因為峰值能夠打出 1萬2千瓦,所以是理所當然的。

接下來,725 前級和 701 的技術特點延續圖片的標題,它的聲音非同尋常地寬音域且干淨,簡直就是符合最高級品風格的聲音。前級自然體的再生音也值得特別指出,功放對於揚聲器的驅動力、支配力很可怕。但是,和牽回揚聲器般的支配性不同,徹底維持了自發性,自由柔軟地唱響的驅動能力應有的狀態中,展示了這款放大器無可替代的魅力。

因為大型放大器容易受聲壓的影響,所以設置時需要注意,明澄且上品的音色中最高程度地發揮了該公司的美學,伴隨著能推任何揚聲器的強韌性,綻放出了不起的存在感。

725前級的后背板。輸入裝備了2路平衡、3路非平衡端子(全都是模擬、線路電平),可以增加選配的唱放。標榜寬音域的符合該公司風格的達到1兆赫運作帶域,能夠通過濾波器加入音域限制。放大電路左右聲道獨立。音量調整是金屬皮膜阻抗和繼電器組合,以80級進行,並且通過獨立電路抑制了繼電器的動作音。
功放701的電源採用最新的開關式(圖)。雖說是開關電源,但與其說是小型或是追求效率,不如說是為了獲得強力度的方針,搭載了4個圖中的模塊,確保共計2400VA(600VA×4)的電源容量,和總容量超過100萬微法的濾波電容器組合,形成極充實的電源部分。放大部分是平衡結構。通過變更運作模式,能夠作為用1路的輸入獲得2路輸出的驅動機,因此揚聲器輸出端子配備了2路。

轉載自《STEREO SOUND》中文版第21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