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得輸! Luxman M-10X 旗艦級功率放大器

文|陳海川

等到了!終於等到了!故事得從將近一百年前說起。 難道等了近一百年?非也!只想帶出 Luxman 即將迎 來成立一百周年紀念。如無當年,試問哪有一件又一件經 典的 Luxman 真空管或晶體管放大器?哪有當年哄動 High- End 發燒界的分體式 CD 轉盤與解碼器?又哪有我於前年 8 月 試過,視之為十萬元級實體光碟 (SACD / CD / MQA-CD) 兼容高清音樂檔 (DSD512、PCM 32-bit / 786kHz) 播放器選擇中,擁有 Serial Killer 級殺傷力的 Luxman 旗艦 D-10X? 話說,當 Luxman 於去年 8 月發表最新旗艦級立體聲功放 M-10X 之後,我就一直等著、期待著 M-10X 到港。之所以期待,別無他故,就是年前 D-10X 旗艦播放器給我的印象超好,現 M-10X 旗艦後級也是〝10X〞嘛!珠玉在前,不免令我有幻想,有幻想就自然有期望兼期待,期待早日親耳聽到 M-10X。

旗艦印記

正因為是〝10X〞一代旗艦作,故在 M-10X 機箱造型的細節上,亦見由 D-10X 開始出現的特色,就是面板邊緣不再是 M-900u 般簡單的上下平直、兩側刨出弧面再平直地緊接側板,而係不簡單地在面板四周邊緣,有層次地切割出一道少斜面修邊→平面→大幅內斜面之後,大幅內斜面即跟機箱平直接口形成一道 V 槽。視覺上,線條即更見立體層次,想那就是 Luxman 新一代旗艦作的印記吧! M-10X 去年 10 月於日本上市後,要到今年年初才正式向海外市場供貨。過去數月,我們每月都追問總代理 M-10X 到貨了沒有?持續追問了、等了數月後,於上月中旬,終 於等到、等到 M-10X 在本社大房開聲了!

日本第一

為迎接成立一百周年紀念,Luxman 已逐步開展不同的項目、重頭戲,例如今篇主角 M-10X 旗艦後級。 Luxman 的歷史可追溯至 1925 年,即真空管技術成熟到可配合正式 (非試驗) 展開無線電廣播 (電台廣播 / Radio broadcasting) 的初期。 1925年,Luxman 的兩位創辦人 – 早川兄弟,於家族的油畫及相框經銷店「錦水堂」內一角落,成立了廣播俱樂部,並展開實驗及研究工作,以 迎接日本無線電台廣播時代的來臨。「錦水堂」除了是日本第一家展示及銷售無線收音機的商店外,更有另一個日本第一,就是以「一讀即成為廣播愛好者」為題,出版了日本第一本廣播手冊「錦水堂廣播書」。

1928 年,LUX-735 無線收音機及 LUX-1730 電動留聲機相繼面世,並 致力各種音頻用零件的研製,標誌著 Luxman 音響產品的研製時代,正式展開。

  • 1931年推出原創設計磁性唱頭
  • 1952年推出原創設計 OY 型輸出牛
  • 1958年推出用上專利技術分音無負回輸電路的真空管擴音機 MA-7A
  • 1961年推出早期立體聲真空管合併式放大器之代表作 SQ-5A
  • 1962年推出 SQ-65 真空管合併式擴音機,它配備了專利的動態反饋電路技術,一種可根據揚聲器振膜運動來調控反饋的技術 ……篇幅有限,恕未能一一盡錄。

LIFES 1.0正式登場

時光一轉,轉到 Luxman 於去年發表的最新立體聲功放 M-10X 身上。 新一代旗艦級立體聲功放 M-10X,被視為 Luxman 功放設計上的里程碑及作為未來的參考,其最大特點是加入了最新的放大器回輸技術 LIFES。

Luxman 自豪地宣布,自1999年起為旗下放大器產 品表現作出重大貢獻的ODNF (Only Distortion Negative Feedback / 只失真負回輸) 電路,終於有繼承者了!他們開發了一套全新的放大器回輸電路 LIFES (Luxman Integrated Feedback Engine System / 合併式回輸引擎系統)。LIFES 建基於他們著名的 ODNF 技術概念,再進化成 無需將任何原始音頻輸入訊號回輸到主放大電路,實現了就像近乎無回輸一樣的出色動態特性,並帶來非常自然的音質。

Luxman 劃時代的放大器回輸引擎 LIFES 1.0 版本,藉 M-10X 正式登場。整個設計從開始構思到實行,經過精密的電腦類比程式及艱辛的研究,並通過反覆試聽、嚴格審查及精挑細選元件並加以整合,以獲取經得起時間、有能力過渡到 Luxman下一世代產品的能力及質素。

1200瓦

功放的真正職能,就是忠實地放大從前級而來的音樂訊號,繼而準確地驅動揚聲器上各路單元,並充分發揮被驅動揚聲器之特性。M-10X 通過 LIFES 的運用,並透過重新建構整個電路,成功減少了並聯元件數量之同時提高了性能,兼且將放大過程中的失真,減少一半。此外,重新設計恆壓電路之下,發展出一個可完全配合交流及直流電源需求的高穩定度供電。

電流放大級採用 4×2 平衡放大輸出格局,將兩個三級達靈頓電路及四路並聯推挽放大器電路結合後,就足以應付各種負載條件下對功率的需索,有本事從額定輸出 150瓦 x 2 (8Ω),快速爬升至瞬間輸出 1200瓦 x 2 (1Ω)。必須再次強調,M-10X 已實現了線性地完整輸出 1200瓦 (1Ω) 功率,加上精心設定的電流偏壓、頭段純 A 功率高達 12 瓦,足以帶來強大的功率、高密度聲音能量及高水平的音質。

強大支援

M-10X 的壓倒性功率及驅動能力背後,當然少不了強大 的電源供應組件的支援。採用 EI 型高穩壓電源變壓器,容量達1250VA,瞬間更可達最大 2500VA,並選用有利緊密纏繞以減少線與線之間虛位,兼且節省空間的扁平銅線繞製。這可有效降低線路電容值,提高耦合力並穩定磁場, 從而獲得不隨任何負載波動而跌宕的強大性能。此外,於 Luxman一貫的高穩定電源裝置上,再配備新開發的濾波電容器,兩聲道各用上 4 枚 20,000uF。 眾所周知,電路上的每個零、部件,都會對聲音質素以至音樂表現構成可大可小的影響。為 M-10X 揀選用料時, 他們對各種電容器、電阻器的音頻性能,以至內部接線及端子,均加以徹底的測試及聆聽。亦因為有要求,就在現 成的零 / 部件中未能找到合用又滿意的情況下,他們更不惜功本為 M-10X 度身定製,最終採用了大量以先進技術為基 礎,再由理性結合感性去精挑細選的原創、特製零 / 部件。

結合了大尺寸電源變壓器及大容量濾波電容陣之下, M-10X 強大的耦合負載能力,背後再有低阻抗訊號傳輸、 低電阻又大容量的揚聲器繼電器支持,再加上喇叭線接柱直接連接到匯流排上,得以確保不會因限流而導致動態壓 縮、失真。 背板上各 RCA 輸入端子,均為銅合金製高性能貨色, 該銅合金有著銅一般的導電性及黃銅的硬度。另,電源輸入插座的結構亦經改良,更能負擔較重的電源線,並藉著 與傳統安裝方向相反的手法,以抑制電源線動位及保持穩定的抓著力。

看上去彎彎曲曲

鑒於 PCB 印刷電路板上銅跡的圖案,對於電介效應、 不必的電阻及雜散電容現象有顯著影響,規劃及繪製不當可引致「衰」聲、訊號質素下降。故 Luxman 慷慨地以厚達 100μm 銅箔再加上鍍金處理,並選用去除阻焊塗層的印刷電路板,以消除抗蝕劑對音質所引致不良影響之同時, 同一道音頻電路上銅跡的規劃,亦力求對稱、寬度均等, 也無轉向太急、太曲折的稜角。最終繪製出看上去彎彎曲曲、實則柔和地轉彎的銅跡圖案及佈局,以促進訊號平順流動,從而抑制上述影響。

防振無迴路底盤

重量超過 48kg 的 M-10X,想當然要有個足以支撐整 體的機箱底盤之同時,機箱底下更用上高密度的鑄鐵絕緣子腳座,就此將內部產生的振動快速收集、導引落地、釋 放,以確保微妙的音樂訊號免受不必要振動所劣化,並有效擋隔外來振動入侵。此外,這金屬外殼更採取無迴路機 箱結構,不會產生接地迴路,不至因機箱帶電流而導致的接地阻抗升高,並能擋隔外來電磁波場干擾入侵。

C-10X?

年多前,Luxman 以 D-10X 取代於 2014 年發表的 D-08u 成為旗艦音源,去年再以 M-10X 取代於 2014 年發表的 M-900u 旗艦後級,如此類推,或將有一款新前級 (C-10X?) 取代於 2014 年發表的現任晶體管旗艦前級 C-900u 吧?但暫時未有之下,故今回找來家族內至高級的膽前 CL-1000 (也算是 Luxman 膽前中的旗艦) 配合 M-10X 開聲。另外,我也曾以 dCS Rossini Apex Player 去直驅 / 直駁 M-10X,跟配合膽前開聲比較,確係各有風味、聽頭。

必得溫馨提示!如使用 XLR 端子接駁 M-10X 的話,得當心相位配對,因 Luxman 之平衡接駁標準為 1 GROUND / 2 COLD(-) / 3 HOT(+) 模式,如音源或前級非同門 產品,則有可能出現剛好相反的 1GROUND / 2 HOT(+) / 3 COLD(-) 情況。倘數碼音源或前級設有相位切換功能,那當然直接使用即成。若沒有,只需花點功夫,將喇叭線接擴音機或接喇叭 (其中一邊) 的一正(+)、一負 (-) 對調接駁亦可。

何謂「肯去」?

只因有 Luxman 旗艦播放器 D-10X 那非常爭氣的高水準表現在前,當旗艦功放 M-10X 出現在我面前,自然對之有所期望。而 M-10X 亦果然無叫我失望,更可以講,在本社四百五十方呎的大房推動 802 D4 的效果以言,我極之滿意,以「定價」不過 13 萬 8 千計算,實屬超額完成。 M-10X 給我最強烈的印象是「肯去」,高低、強弱起落都「好肯去」!何謂「肯去」? 我的睇法係起動無拖拉, 能量起落來得爽快而線性,爆起來時力量亦如手到拿來、 無牽扯。相對地,有些功放雖然同樣有力甚或更爆得, 卻帶有一種煞有介事、似必須先扎個四平大馬才出手的感 覺,高低、強弱起落都似要先經一輪思考才反應。 當然,百貨百客,以上兩種特性必各有擁躉,但有比 較、有選擇下,我傾向爽快、率性、肯去如 M-10X,這才有 我享受的音樂動感、演譯者由心而發的感染力。正如《John Williams in Vienna & Wiener》 的 (War Horse / 雷霆戰駒) Dartmoor, 1912,由 M-10X 驅動 802 D4 重播出來,我聽到當中的詩意、揮灑自如,正能量與光明。同一專輯中的 (Star Wars: A New Hope) 星戰主題曲,M-10X 能夠表現出那份 神氣、前進、美好、遠大、再帶點不落俗套的華麗感覺。 同樣的音樂,如在那些先扎好馬才出手、思考過才反應的 系統中重播出來,上述效果或仍能一一找到,但逐一出現 下、音樂情緒的起承轉合不夠連貫流暢下,或會出現精巧但悶場的怪現象!

必須要講,M-10X 的音場深又闊,兼且層次、定位亦分明,播放 有水準的大型交響曲錄音,例如 Riccardo Chailly 指揮「萊比錫布 商大廈管弦樂團」,演奏〈布拉姆斯第一交響曲〉,音場確有令我目 不暇給的立體感及內部結構。但我更欣賞 M-10X音樂感之強,就是在樂曲短暫的休止之間,音樂的張力、感染力依然維持,令我屏息靜待下一個音符奏起!

膽前 vs 直驅

至於配合 CL-1000 膽前或音源直驅 / 直駁,確係各有 各吸引!以 CL-1000 配合 M-10X,這樣膽前石後之下,熱血感則進一步提升之餘,再多加幾分唯美,就如播出 Anne- Sophie Mutter and John Williams《Across the Stars》中的 Remembrances (Schindler’s List),的確沉重!如改以 Rossini Apex Player 直驅 / 直駁 M-10X 去重播,有比較下, 感覺就如用上有水準的無源前級般,即有一份脫去凡塵俗氣的清明,令 Mutter 的琴音、演譯來得更正氣、正路。節奏變化更清明下,音樂、演譯的連貫感即更細膩,演譯情緒 漸進、滲透式地叫我揪心!

同樣精彩的有 Andris Nelsons

《Richard Strauss-Symphonic Works》的「查拉圖斯特拉如是
說 — 日出」,M-10X 連貫流暢且有層次地營造出,由深沉而微弱的大鼓及低音提琴起首,小號定音鼓、長號、各管絃、三角鐵等先後響起,音壓漸次提升, 漸進地推演整個氣度如開天闢地的大格局場面。也就更帶 出M-10X「好肯去」之下,流暢地送出具說服力的動感能 量,繼而有層次變化地形成宏偉的壓場感。 雖然只係短短不到兩分鐘的序曲,卻足以反映 M-10X 由高至極低頻之線性,反應快速無猶豫之間控制力恰到好處,動感對比之細膩叫我有少少感動! 這一段,以 CL-1000膽前配合 M-10X 播出,大高潮部份火氣確更猛。若改以 Rossini Apex Player 直驅 / 直駁 M-10X 去播,相對更清明又細膩的構築動感下,流露出的一份沉著,令我不自覺地壓低呼吸去聆聽、去細味,短短一分四十多秒就足以扣人心絃。

何必左等右等

M-10X 乃今篇「煮酒」的主角,實試過後更確認它有 獨當一面的實力,加或不加前級各有聽頭,配自家膽前 CL- 1000 玩膽前石後,可玩出明顯膽味的溫度加和味。如配上中肯的晶體管前級 Soulution 325,某程度上就如音源直驅般,明確反映 M-10X 的細緻流暢及「好肯去」特性。雖然仍未見匹配旗艦前級 (C-10X?) 的蹤影,但相當期待!不過,又何必左等右等,既然 M-10X 足以獨當一面,我認為何不邊用邊等,或有機會發現更多 M-10X 匹配前級上、音源直驅方面的可能性!若現實點去講,「定價」13 萬 8 千買 到 M-10X 這質素,我認為無得輸!

總代理:駿韻音響有限公司

轉載自 Hi Fi音響 #433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