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音響設計師對話:Wharfedale Q&A

Q 訪問者:The HiFi News
A 受訪者:Peter Comeau – Director of Acoustic Design, Wharfedale

Q:你作為Hi-Fi音響業界的專家和喇叭設計傳奇人物,你覺 得這幾十年間喇叭設計上有甚麼重大的轉變嗎?

A:自我從 1978 年設計喇叭開始,過程中每個環節幾乎都需要通過真實聆聽來決定,只能結合基礎測量數據,根據喇叭在重播時的頻率響應和失真率而進行調整,一直以來都沒有產生任何問題,當然,過往這種開發產品的方式,對於喇叭的最終聲音、單元的特性、喇叭箱體和分頻器沒有 辦法作出深入分析。作為工程師,也只能夠通過「推測」 和「猜想」,並反覆試驗來完成了大部分前期設計,花費 很多時間。現在,我們擁有完善的測量硬件和軟件工具, 令到我們能夠研究喇叭設計上每一項改變對聲音帶來的影響,從單元、振膜、箱體到分音器,就連共振行為,都可 以取得相關的數據,這使到我們工程師能夠在構建原型之前,改進和完善喇叭各個部件的性能。現在,我們更有一 套軟件,可以讓我們構建「虛擬揚聲器」,並對驅動單元和分音器的特性進行電腦測量和分析,使到第一個設計原型的階段,就可以達到完整度十分高的狀態,這個階段之後,我們才使用真實聆聽和對比測試來作微調,令喇叭的聲音表現更加具備「音樂感」。當然,最後的調聲階段仍然十分耗時,不過,對比起過往,現在要設計出令人滿意的喇叭原型,所需的時間已經大大減少,我覺得,現今透過真實聆聽、軟件測量和數據採集分析和電腦模擬預測, 大大幫助了我們開發出更好的喇叭。

Q:舊時代喇叭設計和現代喇叭設計之間的聲音差異?

A:這取決於回顧多遠的時代!我在 60 年代末第一次接觸 Hi-Fi 時,大家主要談論的是喇叭的「音色」,當時喇叭都是使用黑膠唱盤作為音源進行調音,結果往往取決於所使用的唱盤、唱臂和唱頭,以及設置方式的不同,那個時候的喇叭尺寸都很大,典型的是 12 吋低音單元和 8 寸中音單元,這些喇叭的調音偏重溫暖,中頻質感豐富,同時靈敏度偏低都是那個時代的象徵。之後,英國 BBC 設計出 LS3/5a 和 Spendor BC1 改變了大家對高傳真喇叭的觀點和 評價,令大家認識到「音調準確」的重要性,尤其是在中頻,加上數碼錄音時代的來臨,通過 CD 機,統一化音源的質量和特性,大大消除了黑膠系統播放的變數和多樣性, 漸漸地,數碼錄音和數碼重播實現了更理想的頻寬,在低音、超高音和高音的頻寬上,可以還原出更多的訊息量和能量感,以及更大的動態。與此同時,市場需求體積更 小、靈敏度更高的揚聲器,令到當時的技術突破了界限。 因此,與舊時代的喇叭設計相比,現代喇叭聽起來的聲音 風格更直接、更明亮、更注重中頻細節和立體聲結像。另 一方面,現今的單元技術發展更成熟,加強了喇叭對大功 率的應對能力,以往的喇叭最大承受功率為 30 或 40 瓦,但 我們現在的喇叭普遍能夠處理 100 或 200 瓦的峰值功率, 值得慶幸的是,發燒友現在接受了一個現象,就是「尺寸更大的喇叭聽起來會更好」,因此,我們可以在設計上進 一步提高喇叭的靈敏度,更接近 70 年代發燒友能夠享受到的動態和聲音特質,靈敏度的改進可以使擴音機更容易工作,同時配合精心設計的真空管擴音機,表現可以得到解放,聲音大放異彩。我覺得,現今設計的喇叭,可以更有 效地聽到人聲和樂器的準確性,閉上眼睛,就可以感受到 表演者就在我們身邊,也許,這就是「high fidelity」一詞的真正含義。

Q:可以告訴我們一些關於 Wharfedale Evo4 系列的開發過程嗎?

A:設計 Evo4 喇叭背後的目標,是要將我們 Wharfedale Elysian 旗艦產品開發時所得到技術,帶進一個更實惠的價格範圍,Wharfedale 開發出來的特殊高音單元 AMT (Air Motion Transformer),提供了非常優異的高頻響應性能, 細節極之豐富,當加入到 Evo 系列時,迫使我們需要為 Evo 開發一套同等級的中音單元去匹配,這個設計也推動了 Evo 系列圓頂中音的發展,新開發的中音單元可以重播出色的 人聲和弦樂器分析力。 同樣地,為 Elysian 開發的 Slot Loaded Profile Port (SLPP) 也被納入到 Evo4 系列,提供卓越的低頻能量感和延伸能力。此外,聲箱的圓形邊緣結構,可以令喇叭平滑 衍射的特性與房間聲學整合,大大加強了喇叭在不同環境下的發揮,當然,真正重要的是,加入這些技術可以為喇叭表現帶來更強的音樂性,我很高興用家的反應和媒體評論都是十分之正面。

Q:Wharfedale 入門級產品和旗艦產品之間的聲音差異?

A:Wharfedale 喇叭一直具有鮮明的聲音風格,追溯到 1930 年代最早期的產品,到現時您聆聽 Diamond 系列還是 Elysian 旗艦喇叭,風格和格調上仍然可以感受到兩者的一 致性,這種特質也為欣賞音樂帶來了一定的「正確性」, 因為,您的耳朵會立即識別出「正確」的聲音,不會突顯任何頻率區域,同時呈現出細節豐富、流暢度高和能量感 豐厚的音樂感。話雖如此,當您升級到 Evo4 和 Elysian 時, 您可以聽到更加深層次的聲音還原方式,從細節上更加體會到表演者的情緒或歌唱方式,情緒可以使聽者更加投入到音樂當中, 憑藉 Elysian 的高靈敏度設計,可以實現出龐大的動態範圍,只要調整到相應的音量,就會有非常逼真的音樂臨場感。

Q:您在設計產品時有甚麼參考嗎?

A:毫無疑問,會是現場音樂,我盡可能經常去聽音樂會, 尤其是古典音樂演出,這幫助我更深入了真實的聲音、包括人聲的真實聲音,鋼琴的音色和結他的本來音調。

Q:您們會在自己的廠房生產所有東西嗎? 在設計喇叭和 生產模型的過程中,真實聆聽的過程有多重要?

A:在 Wharfedale,我們會盡可能自行生產和製造所有組件,通過這種方式,我們可以控制每種組件的性能和品 質,技術方面也可以滿足到我們自家設計的高標準,即使我們需要從其他生產商中購買零部件,我們也會跟他們密切合作,確保溝通過程中大家對生產規格的要求有充分理解,令到每次採用新技術或設計時,都可以保持着我們自 己設定的高質量標準。 就真實聆聽的過程而言,這無疑是喇叭設計中最重要的部分,正如 Gilbert Briggs (Wharfedale 創辦人) 製造 第一款Wharfedale 喇叭時所說的名言:「即使實現了技術上自己追求的目標,並不意味著將會獲得自己想要的聲音。」;其中一個例子,我們用來設計喇叭模型的 Virtual Speaker 軟件,允許我在軟件上製作一個分頻器,很多時候,電腦測量的數據很好,但當親身聆聽喇叭的模型時, 通常聽起來會發現很多「問題」甚至「錯誤」,所以,我必須確定我不喜歡甚麼地方,並找出解決方法,多次實驗,直到我對最終效果感到滿意之前,通常會用到 50 個甚至更多的分頻器設計,所有分頻器在測量時都會表現得很好,但聽起來卻截然不同。另一方面,喇叭的物理箱體設計也會有類似的處理,針對單元的改進、箱體結構和內部 阻尼,每一個細節的調整都會發揮出高效的調聲作用。

Q:在您看來,書架喇叭要充分發揮,喇叭腳架有多重要? 選擇高品質喇叭腳架有甚麼建議嗎?

A:理想情況下,我想為每款喇叭都設計一個專用腳架,就像我為 Wharfedale Linton Heritage 喇叭所做的那款連腳架 一體化設計,一個好的喇叭腳架,可以有效阻止喇叭前後搖晃或震動,如果不去處理這些震動,聲音就會失去細節 和動態,但是,很多人往往沒有意識到的是,在固體力學領域中,扭轉剛性也十分重要,所以,單柱式腳架設計得再好,也不會是最理想的,好腳架另一個特點,是腳架不應將震動傳回喇叭,它需要與喇叭構成良好的阻值匹配, 不能太重,很多人認為用沙粒或者鋼珠來填滿腳架是一個好主意,但其實這種方案會使到腳架變成一個能量儲存器,在音樂瞬變的幾毫秒內,能量會釋放並傳回腳架甚至喇叭,令到聲音的細節和結像變得模糊。大多數情況下, 輕型、抗扭剛性強、具備隔離設計的框架或支架,效果會是最佳的,選擇合適的高度也非常重要,當您舒適地坐著 時,最佳聆聽位置就是耳朵高度跟單元高度水平,通常是 高音單元,也可以是高音和中音單元之間的區域。

Q:書架喇叭跟座地喇叭之間的比較?

A:這取決於您想要得到怎樣的聲音,坐立式喇叭(我覺得比書架喇叭的描述更準確),喇叭不會與地板產生強烈 的物理互動,無論在控制振動方面,或是高低音頻率的直接耦合方面,都會是比較容易達到理想狀態的,所以,很 多發燒友都偏愛書架喇叭,因為書架喇叭比較容易得到發揮,聲音更輕快、更開放和寬鬆,中低頻的表現力會更有彈性和光澤;不過,我發現,很多時候最好的設計是加 入一個分流式的低音單元,並以 3 路分音方式運作,例如 Elysian 4或 Evo 4.4,我可以在喇叭設計上調整低音適應性,以適應驅動單元和房間之間的聲學關係 ,通過內部 纖維阻尼的佈局來抑制座地喇叭內部的柱共振,事實上, 這也是設計喇叭時透過聆聽來微調的一部分,以這種方式 進行設計,就有可能達到理想的平衡,如果您對 Elysian 2 和 Elysian 4 進行比較,我相信您會發現 Elysian 4 具備跟 Elysian 2 相同的自然度、開放的中音,同時,可能聽到寬 闊的音場及低頻能量和延伸。

Q:關於 Wharfedale 喇叭的擺放方式,有甚麼建議嗎?

A:發揮出喇叭最佳結像效果的關鍵,需要充分善用房間的 聲學特性,來作對應擺放,這需要親身實驗和嘗試,但也有一些基本原則,我可以跟您分享。例如,喇叭都不喜歡被放在角落,因為這樣會放大低音,並且對中頻產生干擾效果,牆身或任何表面都會產生反射聲,干擾喇叭的直射聲,所以,最好將喇叭放置在相距約 1.5 米,而且距離後面 牆壁 0.5 米的位置,如果這個位置聽起來的低音太重,可以將它們移離牆壁遠一點,如果低音太弱,可以移近牆壁一 點,即使是 50 到 100 毫米 (2吋~4吋) 的輕微移動,也會產生很大的不同,這需要親身實驗和嘗試。另外,可以將兩隻喇叭向內側傾斜,單元中心對準聆聽位置會有助於鞏固 立體結像,喇叭不一定需要內傾到直接指向聆聽位置的中 心,向外調整一點就可以獲得更寬廣的最佳聆聽空間,更 多位置可以聽到理想的立體聲重播。如果您的房間夠大, 請盡量將聆聽位置,設置在比喇叭左右之間距離稍遠一些 的位置,例如,喇叭相距 1.5m,座位距離應至少與喇叭平 面相距 1.8m,坐得越近,就越是會感覺到喇叭的直射聲場當中,聽起來有點像戴著耳機的感受,離得越遠,直射聲會與從側牆,地板和天花板等反射聲融合得越多,這需要 親身實驗和嘗試。

Q:你覺得市場上哪些擴音機適合發揮 Wharfedale 喇叭的真正潛力?

A:喇叭非常依靠音源提供的訊號質素來發揮,因此,用家應該購買負擔得起最好的音源設備和擴音機,不幸的是, 尺寸較小的喇叭實際上比尺寸較大的喇叭,往往需要功率更大的擴音機來發揮真正潛力,因為這些喇叭通常靈敏度 較低,除非您只追求中頻和中低頻的表現力,否則,對於晶體管擴音機,我的建議是最少擁有 60W 輸出,而我自己 的偏好是堅持使用 AB 類 (或A類) 設計,市場上所謂的 D 類放大器雖然一直在改進,但就我個人而言,我仍然覺得 D 類放大的產品當中,大多數聽起來令人感到不舒服的,反 而,一部設計良好的 25W 輸出真空管擴音機,也可以將喇 叭發揮得很好,不過,很大程度是取決於輸出變壓器的質素。歸根究底, Hi-Fi 的美妙之處,在於您可以自己決定得 到怎樣的聲音,從而選擇自己喜歡的擴音機,喇叭配搭也是這樣的關係,特別是在歐洲、英國和美國,良好設計的 擴音機,價格範圍很廣,因為我經常跟 Audiolab 和 QUAD 的 設計師合作,所以我經常使用到這些品牌的擴音機,而且有很多只是入門級別的。

Q:加入超低音?對 Wharfedale 喇叭來說一個是個好主意嗎?

A:對於兩聲道的音響系統,我個人不喜歡為喇叭添加超 低音,很多時候,超低音會破壞喇叭設計師對低音設計上 的心思和考量。在 AV 系統中,我認為超低音是必要的,包含電影原聲帶在內,都需要用到超低音來重播出原有的聲音內容,Wharfedale SW-150 就是我的最愛之一。我觀 到,大多數人聽超低音時,音量調得太高,他們會覺得, 安裝了一個超低音,就必須要在系統中完全能夠聽到它的 聲音,事實上,超低音應該設置在與主喇叭完美融合的音 壓電平,重播時您不會意識到它的聲音存在,只有當它關閉時,您才會注意到它消失了!這樣的設置才是正確的!

Q:Wharfedale 喇叭需要用到 High End 喇叭線嗎?線材比喇叭貴會是好主意嗎?

A:在我看來,最好的喇叭線設計是在電容、電阻和電感方 面達到良好的平衡度,QED 一直以來都被認定是最好的方案之一,我也同意,音響線材不需要十分昂貴來達到目標效用,只不過,價格較高的線材通常帶有優良的絕緣物料以及更高純度的導體,這兩者都可以帶來微小的改進,我通常會建議避免使用電感或電容值過大的線材,太大的電容值會令到大多數擴音機輸出的穩定性帶來壓力,應該避免。另一方面,如果您所在的地區,或者擺放器材的位置 經常受到大量電氣干擾, Kimber 8PR 所應用的編織結構, 會有助於減少這種情況,為音質帶來幫助。

Q:Wharfedale 喇叭屬於「錄音室原聲」還是「音樂感強」 的聲音風格呢?

A:我不覺得兩者之間有甚麼區別。根據定義,原始的聲音或者錄音室的原聲,必須是音樂感強烈的,如果「音樂 感」是指過於平滑和溫暖的東西,那麼我無法認同這一 點。我使用「音樂感」一詞與音樂家的想法相同,意思是 器材演奏出悠揚而和諧的音樂氣氛,讓人可以輕易從情感上欣賞到美樂背後的信息和意義;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器材必須以平衡和協調的方式呈現樂器和人聲,同時要具 備傳遞音樂動態和瞬態反應的能力,就可以稱之為「音樂感」。這些音響會把你吸引到音樂當中,不會透過聲音突出器材自己的性格,所以,能夠揭示「原始的聲音」才是真正的「音樂感」。

Q:你認為自己屬於音響發燒友嗎?你家中的參考系統是甚 麼?

A:青年時期我便開始組裝屬於自己的第一套音響系統, 自此我一直都是一個音響愛好者,一直在追求並設計能夠充分展現音樂和表演者情緒的音響,如果這就是您所說的 「發燒友」,那麼,是的,我就是其中之一!在家裡,我有一套基於 Roon 而建構的音響系統,這樣我可以在每個房間播放音樂,事實上,我沒有一套固定的參考系統,因為 我會根據我的工作和產品設計而不斷更換器材,我總是會把我正在設計的喇叭原型帶回家進行實驗,當我可以和它 們一起在家居環境生活,我就可以更充分了解到每一個設計的特性,在我看來,這是設計過程中非常重要的階段。

Q:您覺得今時今日的高音質喇叭都比過往高性價比嗎?還 是我們仍然需要付出大量金錢才能夠買好音質的喇叭?

A:如果將我在 70 年代設計的喇叭,與我現在設計的喇叭進行比較,我會驚訝現在能夠以如此低的成本,達到非凡的性能和聲音表現。所以,今天喇叭的性價比都比以往的產品高,這是肯定的;但要得到最好的,仍然需要付出非常高的金額才能夠得到。老實說,現代喇叭的性價比對比以往的真的高很多。

Q:對你來說,怎樣的喇叭設計才是最理想的呢?

A:我的目標一直是設計出可以「消失」的喇叭:聽得見, 看不見,讓音樂自由地流動。其實,從 Wharfedale Linton Heritage 到最近推出的 Elysian 和 Evo 系列,我已經可以感受 到我想要的東西,這些喇叭可以讓聽眾沉浸於音樂中,忘記喇叭本身的存在。也許,這已經足夠好了,但作為一個 工程師,我仍然會努力尋求突破,做得更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