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範何謂「身歷其境」

文|陳偉昌

聽 VSA (Von Schweikert Audio) Ultra-55 之前,早已在代理的 Facebook Fanpage 留意到相關介紹。 基本上,Hi End 級身價,而又採用陶瓷單元的揚聲器,總有一些相似特色,例如鏗鏘、明亮、低音結實、高音餘韻較長而帶有甜味、線條收得精細、帶有一種「精緻」感。有人稱這種聲底為「貴氣」,也頗為貼切,只因這種聲音不難令非發燒友,都可以一聽就知道身價非凡。 只不過,這種前設總是危險的,一不小心就變成自打嘴巴。這次的情況亦差不了多少,Ultra-55 與事前設想有明顯分別。為了驗證它的真正實力,這次接連聽了三套擴音機組合,只因它需要多一點時間,去了解這 款揚聲器的不同面貌。

第一套擴音機是 Accuphase C-3900、P-7300。放進《Piazzolla:
Patagonia Express Trio》(Claudio Bohórquez, Oscar Bohórquez & Gustavo Beytelman),一開聲就聽到陶瓷單元應有的速度及分析力,卻沒有過於明亮, 高音音尾既不會太長,也沒有漫天空氣,三頻平衡而自然。與 Accuphase 前後加起來,得出中性、厚度及密度充足的聲音。 鋼琴有分量,不會過於鏗鏘,高音量感剛好而有層次,亦收得乾淨。想要多 一點高音,可以加強揚聲器背後那鋁帶單元的介入程度。只是需要留意,這枚鋁帶愈大聲,聲音就愈鏗鏘,並非增減空氣感、堂音那麼簡單,為用家帶來多一種玩法,而且效果明顯,值得花時間去微調,過程其實頗為有趣。 試聽時,讓背後那高音介入得十分克制,剛好有效果,令音場變得開揚、舞台與天花之間有明顯距離, 而沒有令聲音變硬,更不會出現高音飽和。 大提琴的琴弦直徑清晰,當中還有大量細節,令你聽得到琴弓每個細微動作,就算變化多更連慣,都令你容易接收。 這個組合的音像輪廓,是三個組合之中最清晰的,卻又不會過分銳利,只是凝聚、清楚而不是綑邊。 這個組合的音色闊度和表現能力同樣出色,鋼琴的光輝、小提琴和大提琴的溫度差異,都十分清晰。 Ultra-55 的快與乾淨,以及漆黑背景,不會失去自然,聽不到故意追求工整、細緻的匠氣。 Ultra-55 的音像大小對比當然出色,而且整體來說,傾向重現接近樂器原始大小,沒有刻意弄成針點結像。 先前提到了舞台感,Ultra-55 令你有如置身音樂廳第五排座位的感覺,離樂器不遠,但聲音仍然開揚, 還是聽得到開闊的空間感,完全不算埋身。情況就像你真的在音樂廳,就算坐得較前,也不會出現壓迫感。 Ultra-55 就出到這種感覺。 這個組合用不着太花心思去配線,音色是平衡、中性為先,重點反而是線材質素,因為Ultra-55的反應 敏銳,雖然不算苛刻,只是足夠令你聽到系統內所有環節的實力,而且還有大量潛力有待發掘。就算金仔 P-7300後級已經將這款揚聲器駕馭得頗為出色,然而仍可聽到 Ultra-55 潛能優 厚,還需要更好的配搭令揚聲器有更佳發揮。

接下來是《Gabrieli: Music for Brass & Organ》(Berlin Brass),一張在柏林大教堂的管風琴、銅管錄音。以往曾經聽過一些揚聲器,把這張錄音播成堂音過盛,的確展現到教堂的巨大空間感,卻失去了不少細節,以及樂器輪廓。當然,亦聽過空氣感不足的情況。所以如何拿捏,就視乎揚聲器設計師對平衡度的掌握,單單是兩極延伸夠闊、量感豐富是不夠的。

Ultra-55 在這方面就非常全面,既有以夠堂音,又有清楚的樂器定位,管風琴哪一支管在發聲管身、活塞的聲音、銅管的定位,還有兩者的管身氣流聲,以及不同方式的爆發點和音色,都表達得恰到好處,面面俱圓。

來一點不一樣的大動態,是《Avengers: Endgame》 電影配樂。在激昂段落出現之前,是一片哀怨,Ultra-55 表達到這種氣氛,緩慢節奏下的大量細微變化,帶出了音樂的生命力與情緒起伏。 Ultra-55 的低頻可以潛得很深,不過未有部分 Hi End 揚聲器那般,為求展示實力,會把各種低音都變得更加深潛、結實。Ultra-55沒有改變樂器音域,也未有總是收緊線條、加強衝擊力。當然,來到炸機的章節,它亦提供到足夠官能刺激。 Ultra-55 一對低音單元,視覺上並不大,只是推動空氣量有驚喜,而且速度快、容易推到有質素又有層次的超低音。 Ultra-55 個性有點外向,相對熱情,而且低音容易控 制。反而高音就十分敏感,意料之外地需要不少推力與控制力,否則容易開叉。 與 Accuphase 前後級合作,Ultra-55 的高音是細緻而分量剛好。換成 VAC Sigma 170i,高音控制和音像線條就有所下降,但音色與寬鬆感方面,卻有另一種風味。 與 VAC 合併機合作,弦樂和男聲是強項所在。整體聽感是從容又沒有拖拉感,音樂進程爽快,再加上一種暖 和感,以及更大的音像,播放《Mahler(arr. Riderelli)-Symphony No.1》(Ensemble Omnia Hong Kong & Wilson Ng),聽起來比剛才坐得更 前,但音樂廳仍然夠大,天花很高,樂團沒有壓前。 音色上,Ultra-55 與膽機是合拍的,對於功率則是多多益善,這款 VAC 合併機每聲道 85W 輸出,只是剛好而已。 輪到 soulution 325、311 上陣,高音控制力自然比膽 合併機更好,已接近 Accuphase 前後級了。soulution 的中性,亦馬上聽得到,前端器材的性格、音色、質素, Ultra-55 都直接讓你聽到,沒有含糊,也不用特別費心,一切都非常清楚。 這對揚聲器播放大場面特別有利,例如香港中文大學 合唱團《唱自己的歌》,團員站位、與空間的比例、和天花的距離等等,還有恰當的堂音,一切加起來,就是迷人的臨場感。 Ultra-55 還有很多潛質和調聲空間,可以給玩家發掘。 喜歡玩器材、線材的人,它會敏銳地反映一切改變。喜歡 享受音樂的人,你只要給它足夠推力和控制力,Ultra-55會 給你流暢的音樂,還有編曲、演繹上的各種心思,清晰而連貫,令你對音樂內容有更多理解、更多感動。

本文輯錄自 HiFi 音響 422 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