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論英雄:點止CD/SACD播放器咁簡單 – 鐘一

鍾一起初覺得這部 D-10X,身為 Luxman 旗艦數碼訊源,好聲本來就是預料中事,不過經一段時間聆聽,播唱各類型音樂 CD、SACD、MQA- CD,及後再外接獨立網絡串流播放器,重播 Hi-Res 及 MQA 音樂檔,說句老實話,它確然超出了我的預期。 論音質,在 D-10X 身上一點都感覺不到數碼音源生冷的樣貌,特別是 接串流器播唱的音樂檔,有時候無論錄音靚聲到甚麼地步,以較大音量重播下,總是中高音會突如其來出現粗夾硬的數碼聲;今次試聽 D-10X, 一部最新一代 hi-end 數碼播放系統,不單毫無粗聲暴氣,反之,音效更近乎完美。從未聽過 The Eagles「Hotel California」,Don Henley 把聲可以咁逼真,中後段電結他 solo 可以火辣勁抽到如斯地步;也想不到播 The Beatles《The White Album》可以聽得我咁感動,「Blackbird」一曲, 樂聲充滿著能量、密度和跳躍感,重現音樂中那種撼人心弦的感染力。當 一刻我將前級音量扭大到好似拆屋,但仍沒有絲毫數碼聲「突襲」感覺。 D-10X 的聲音表現,文章稍後會再有補充。上次試聽 Luxman 數碼產品,已是五年之前了,是 D-06u, 它是一部 CD/SACD 播放器,同時具備USB (B-type) 接駁 PC 輸入,最高支援32bit/384kHz(PCM)、 1bit/5.6448MHz (DSD) 數碼取樣頻率。這些數字,今天看似乎算不了甚麼,最新一代,剛於7月9日發表的 D-10X,定價比 D-06u (甚至上階另一款 D-08u) 昂貴,或者有人還會以為只不過「又」一部旗艦 SACD 重播器,繼續設 USB 輸入,支援更高 PCM/DSD 取樣率而已。

直讀MQA-CD

其實,Luxman 推出 D-10X 之前約五個月,已見另一同系產品,較初階的 D-03X 面世,它以相對大眾化價錢,卻包含時下數碼熱話 MQA-CD 播放和 MQA 數據串流的「完整解碼」功能。 至於旗艦作 D-10X,沒錯,透過 USB (B-type) 輸入,支援高達 22.4MHz (1bit) DSD、768kHz (16、 24、32bit) PCM 取樣,比 D-03X 更高一倍;與此同時,當然亦同樣可直讀 MQA-CD, 以及網絡串流的 MQA 數據~full decoding/rendering。再說,D-10X 用上最新 D/A 解碼技 術,是世界首部採用 ROHM MUS-IC DAC 解碼晶片的數碼重播系統,加上轉盤部分如銅 牆鐵壁般,足以抵禦內/外諧振的 LxDTM-i 機械結構,還有 ODNF-u 平衡模擬放大線路、 加大濾波電容及電源變壓器之容量等,內涵之講究,已經到了「夢幻」等級。究竟這部  D-10X 聲效如何?跟年前接觸過的同廠高級別數碼播放系統有多大分別?又是否值得一 些 Luxman 多年捧場的忠實擁躉入貨?

聲音細緻度佔優

試聽 D-10X 是在本刊試音室進行,第一眼望見它,四平八穩,實實在在的機箱外觀,無半點花巧,是我喜歡的一貫 Luxman 產品樣式。行近細心打量,用手觸摸機身外殼,打磨之精美,根本找不出半點瑕疵。按一下 CD 抽屜鍵,櫃桶口徐徐打開,然後承架以合適速度伸出,我再按一下鍵,承架退回,櫃桶口關上,整個過程 是寧靜而且暢順,盡顯 high end 產品應有「精工出細貨」的特色。 試聽之初,鍾一用的訊號線、電源線,都是慣常試聽使用的幾款,歷來反覆聆聽比較,屬好聲配搭。開聲第一張碟,當然冇蝕底,就放上 Jacintha《Here’s To Ben》,此乃新 MQA-CD (24bit/88.2kHz) 版本。身為發燒友,彷彿也是理所當然,亦屬遊戲規則,手上自不然要 準備好另一張 CD 版本 (UHQCD)。播慢節奏,配樂簡單的  「Danny Boy」,遙控器按 track 9,自動 play,D-10X 面板 上的 MQA 燈號亮起藍光 (共有藍、綠、洋紅三色的 decode status 顯示),證明無花假是直讀 MQA 數據。 聲底厚潤,人聲感情豐富,殘響清晰通透,足兩分半鐘 清唱,有些少起雞皮感覺;到鋼琴、套鼓、牛筋加入,過門昔士風吹奏,傳達的感情和張力已然沒法批評。一曲播罷, 到 CD 出場,冇得比由自可,相比之下,CD 高頻明顯打咗個九折,更明顯是聲音的細緻度,MQA-CD 佔優得多。

記得試多幾款訊號線

之後再分別試兩張日版 sampler,一張古典、一張爵士,各包含 MQA-CD 和 UHQCD 供比較。挑選一段又一段音 樂播唱,又比較一番,D-10X 重播 MQA-CD 的效果,跟剛才的「Danny Boy」差不多,仍是音色精緻,細節鋪陳,有超 高傳真度。

試音室放著一對 Grimm Audio 新出平衡訊號線 SQM (另 有非平衡式供應),由於它價錢確實吸引,一聽無妨吖。 D-10X 至 Soulution 325 前級,改接上 SQM XLR 平衡線,同時間又手痕痕多接一對 RCA 非平衡 Viard Platinum HD,到 D-10X 另一輸出端之上,又來過 A/B 比較,過癮!快快手將 SQM 和 Platinum HD 接妥,前級用遙控器切換 input,我 留意到:一) 一對XLR、一對RCA,但音量好似分別不大  (D-10X 二者模擬輸出電壓同為 2.4V);二) D-10X 用 XLR 連接的話,記得它是2負、3正,接大部分 (有些除外) 歐美器材,必須開啟面板 phase invert 設定。但如果像我一樣背後同時接 XLR 及 RCA 輸出,每當切換時,便要特別留意相位。 三) SQM 的音色個性,或者與 D-10X 特別夾聲,相比沿用, 一直好聲,相安無事的一對 XLR,彈跳感和活力的而且確有增無減,生氣倍增之餘,但中低頻的厚潤度仍然保持,音色 像真度極高,惟低頻的權威性稍遜半籌。是平衡與非平衡分別?是接線本身音色個性使然?跟 D-10X 夾聲問題?暫時不作評論,到底文章主角是 D-10X,我的工作是嘗試不同玩 法,希望聽到器材系統不同的音色特性,向讀者如實報道。

聽CD/SACD,效果同樣令我滿意

文章開始就說,D-10X 是最新一代數碼播放器,內設 MQA 解碼模組,可重播MQA-CD,同時兼容 CD 和 SACD 播 放。MQA-CD 的效果,上面已經略述。至於 CD 和 SACD, 相信大家還是與我一樣,家中擁有的 CD 數量眾多,一部新數碼播放器,假使解碼系統只有新制式好聲,而播 CD 卻次一二等水準的話,那麼它就不值得我推薦。

新數碼制式,新的解碼模式,使聆聽者感受到不一樣的音樂還原效果,自不然又湧現一批又一批新再版軟件應市。 但我個人立場,站於單純聽音樂角度,恕我直言,不應過度拘泥。再者,莫以為新制式下,就百分百保證全部靚聲,同樣地,錄音本身製作是嚴謹,以何種載體方式去重播,靚聲機會一定較高,衰聲者,乜制式也改變不了,所謂神仙都難救!

言歸正傳,透過 D-10X 聽關正傑《天龍八部》、鍾鎮濤精選,兩張 SACD,之後到張學友《雪狼湖》CD,這些都是本地其中出色錄音,用合適音量播唱下,D-10X 人聲結像 和像真度、高低頻伸展和音樂步伐、節奏和樂聲細節等,都足夠聽音樂有餘了。特別喜歡關正傑一曲「情愛幾多哀」, D-10X 聲音有厚度,喉底震動起伏變化一清二楚,重現一種 既逼真,如在目前的感覺。

接串流播放器,音色通透又純淨

D-10X 設計上是一部一體式播放器,雖則它背後有 Digital In 和 Digital Out 設置,正常情況下用家未必會獨立另 接一部 CD transport 或 D/A 解碼,畢竟它本身的轉盤和解碼系統,已是旗艦級極高水準。

如果你有玩網絡串流,或接 PC 播 Hi-Res 音樂的話, D-10X 的 Digital In 便派上用場,它共設兩個 optical、一個 coaxial、一個 USB (B-type)。今次試聽,我用 coaxial 方式接到 dCS Network Bridge,除了重播 Tidal 串流 MQA 音樂檔,同時亦將內載多個好聲 Hi-Res 音樂檔專輯的 HDD, 直插到 Network Bridge,一嘗 D-10X 解碼部分的功力,究竟真正有多深厚,更希望藉此了解多一點,它的 MQA full decoding/rendering 解碼技術。

iPad 上簡單做了一些設定後,心血來潮突然很想聽 Radka Toneff 唱「The Moon Is A Harsh Mistress」, Tidal Master (MQA) 制式規格下,D-10X 會還原出怎麼 樣的音效,夠冧嗎?會令人有毛孔直豎之感嗎?一於搜尋 《Fairytales》。

無疑它讓鍾一得到非常不一樣的體驗,人聲具真實感, 歌聲具抑揚頓挫之妙,那股通透又純淨的音色、殘響,晶瑩 通透,卻又光澤柔和的鋼琴伴奏,蘊含豐富細節,把錄音最 美的一面呈現。

繼續聽我喜歡又熟悉的音樂,之不過是 MQA 或 Hi-Res 音樂檔,在此又不能不再一次讚佩 Network Bridge 的音效表現,再無半點數碼氣息,致使音樂的神髓得以還原。至於 D-10X,單論它 D/A 解碼部分,亦足以大書特書,音樂味和爆棚時的雍容氣度,令我毫無疑問地列它為近期好聲又先進 的數碼播放器之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