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和暖色彩讓音樂昇華 Spendor D9 座地式揚聲器

Spendor D9 是近代市場流行的窄身揚聲器,未開聲之前,還以為它的聲音與其他近似設計的產品類近,但開聲之後,腦內聯想到的卻是同廠的 Classic 1/2! 後者是闊身前障板、大低音單元的傳統英式揚聲器,如此情況實在始料不及。只是,細聽之下,還是找到了一些不同之處,頓覺趣味盎然……

現代外表,傳統風味

Spendor 現時備有三條產品線,Classic 系列是品牌最傳統、最富英倫味道的揚聲器類別; D-Line 與 A-Line 則擁有近代市場主流的那種揚聲器外觀,前者級數較 高。 是次主角 D9,理所當然屬於 D-Line,是三路分音四單元架構,為系列中的 一哥。在它之下是 D7,亦為座地型號,架構是二路半三單元。 D-Line 的高音稱為Spendor LPZ high frequency driver,根據外媒資料,它的 22mm 振膜由塑料纖維編織而成。高頻延伸至 25kHz,這個數據不誇張,不少英國揚聲器的高頻響應都是 25kHz上下,而聽感並未出現任何問題,Spendor 當然亦不會出亂子。

Spendor LPZ 高音另一重點是單元前面那個金屬網,廠方指出這已經是第五代設計。它除了用作保護單元、控制高音擴散、修正相位之外,金屬網中央部分那片圓形,用意是擋住一定空氣量,為振膜前面提供一定壓力,希望令振膜前、後所受 的氣壓不會相差太遠。

Polymer中音是拿手好戲

Spendor 現時的三個系列,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採用新設計的 EP77 Polymer 中音單元。市場上,有能力自行設計所有單元的品牌並不多,Spendor 是其中之一, 而如何運用 Polymer 是 Spendor 的強項,早在不少品牌仍然採用紙盆時,他們經已埋首於 Polymer,原因是認為這種物料比紙盆穩定,而且耐用得多。 多年來,廠方從 Polymer 的原料到單元設計,經歷許多年的研究及更新,才成 就出現時的 EP77 版本。EP77 有 150mm 和 180mm 兩個直徑,D9 所用的是後者。 這款中音除了 Polymer 振膜之外,還有另一個重點,就是相位錐。廠方花上大 量時間進行研究,希望為相位錐定出一個最佳形狀及大小,以發揮最有效的相位修 正、控制擴散作用,同時令頻率響應變得平直。

D9 的低音部分,是一對 180mm 雙層 Kevlar 低音單元。 雖然與 Classic 同樣以 Kevlar 製造低音振膜,不過 D9 所用的 版本,外觀上完全不同。一對低音加上特殊聲箱,令這款 揚聲器的低頻延伸達至 27Hz。

受控的共振

當代揚聲器主流設計,除了向收窄前障板、加深聲箱方向發展之外,還有加固箱體,令它難以起振。但了解 Spendor 的讀者朋友都會知道,他們一直信奉另一個方向, 也是部分英國老牌揚聲器廠家都奉行的,給聲箱在受控情況下起振。 雖然都是讓它受控地起振,不過目的不同,想要的共振模式亦不會一樣。 Spendor 認為,依賴厚重聲箱加上阻尼物,只會造成能量積存,而非轉換、清除,這些未能清散的能量還是令聲音變得混濁。廠方的做法是令聲箱在受控的情況下出現共振,加上特別阻尼物,令能量盡快轉換成熱能,然後消散,盡可能減少積存。廠方將應用在 D-Line 揚聲器聲箱的共振轉能設計,稱之為 Spendor Dynamic Damping 技術。 不要誤以為箱體能夠起振,就一定要削薄其外壁,以及較為輕盈,事實上, D9 重達 35kg,聲箱實淨之餘,造工亦非常出色,從它的亮面打磨平整度,已可見一斑。

控振亦要控制氣流

D9 的聲箱設計特點,除了 Spendor Dynamic Damping 之外,還有特殊低音反射孔設計。這個反射孔在背板下面,內裏裝設梭形氣流控制裝置,將反射孔一分為二,同時引導、整理氣流。這種設計想當然是效法方程式賽車的流體力學,希望加快空氣流動以及減少回壓,令低音反應加快,而且更加清晰。 至於分音器部分, D9 的分頻點是 500Hz、4.2kHz,中音與高音的銜接點高於人耳極為敏感的頻段,希望令聽感更加自然。靈敏度則是 90dB,阻抗在 8Ω 上下,變動幅度不大,味意着 D9 不會對後級過分苛刻。 這款擁有大量技術特點、外觀典雅、造工出色的揚聲器,仍然是英國製造,從研發、製作到聲音走向,都沒有背離 Spendor 的根源。

暖意洋溢

Spendor D9 的試音地點是我們大試音室,開箱時,它一副俐落外觀,幾乎忘記了它重達 35kg。開箱後,馬上被它的造工所吸引,由於見識過部分品牌在鋼琴漆上失手之後,就特別在意同類的表面處理以及木皮是否平整,D9 當然是輕鬆過關啦。 至於試音配套方面,分別有 Accustic Arts Drive II CD 轉盤、Grimm CC1 時鐘、Accustic Arts Tube-DAC II MK2 解碼器、Accuphase C-3850前級、Accuphase P-7300 後 級、Analysis Plus Power Oval 2 MkII 電源線 (CD轉盤、時鐘、DAC、後級)、Analysis Plus Silver Apex 電源線(前級)、Analysis Plus Silver Apex XLR 訊號線 (DAC去前級)、Dignity Audio Bravo XLR 訊號線 (前級至後級)、 Audio Note ISIS LX168 喇叭線。

第一張參考專輯是《LaScala: Overtures, Preludes& Intermezzi》(Filarmonica Della Scala, Riccardo Chailly),經 D9 播出來的聲音充滿暖意,這種溫暖固然有部分來自 Accuphase,不過主要還是出自 Spendor D9,而兩個暖和、厚聲的品牌加起來, 卻沒有性格重疊、拖慢腳步、低音肥膩等問題,反而把兩者的優點在不脫離忠實的前提下加以強化,又保留靈活身手。

聽着低音提琴的豐富木味與韌度,配合金黃甚至偏橙色的堂音,頗為吸引。銅管亮度剛好,高亢而沒有侵略性。

大鼓鼓皮寬鬆,沒有特意把線條收緊,但仍可清晰聽到其餘振。D9 在單元架構與外觀上,毫無疑問是一款現代 揚聲器,不過聲音就十分接近同廠的 Classic 系列,即是大低音單元、寬鬆、氣量大的傳統英式揚聲器。然而,兩者又有少許分別,就是 D9 的低音線條還是較為明顯,收結速度比較快,音尾變化及層次相對清晰,氣量有如大單元, 又保留細單元的瞬變、分析力和敏捷身手。

情感濃烈

低音豐厚又不失層次,重心較低,聲底溫厚,沉穩, 但不會木納,擅於將音樂中的感情加以強化,尤其是情深、沉鬱、傷感等情緒,多情、能夠展現出陰霾與張力, 又不至於濫情或是過火。 D9 所展現的堂音,比起現實中的Teatro alla Scala 來得 更和暖、色彩更金黃、殘響稍為長一點,不過不影響清晰 度,分量也明顯少於中、低音。 D9 的筆觸並不尖銳,有點像水彩畫,但色彩濃度是油畫級別。

再聽香港中文大學合唱團的《唱自己的歌 – 香港粵語合 唱曲選》,D9 的音場深、闊、定位清晰度,不比市面上其他窄身障板揚聲器為差,加上音像厚度十足,因此建構出立體、定位明確的音場,聲音完全甩箱,聽不到箱聲。 人聲溫厚迷人,動人之處在於抑揚夠大、五音同樣夠厚、咬字清楚,而非單純地加強水分、加厚喉音。一切皆自然,不覺做作。

這款揚聲器是嘆音樂、感受音樂情緒的好選擇,而且不挑剔音樂種類與錄音質素。就 如同不少英國揚聲器那般,既可恰如其分地重播古典音樂, 又可以盡情開大音量播放搖滾 樂,試音末段就聽着 Kings of Leon的《Aha Shake Heartbreak》,炸得非常之爽。更重要是它在大音量是沒有一絲走樣、高音不會開叉。有力量、有火氣,卻不會為聆聽者帶來過多壓力。

總代理:駿韻音響有限公司

轉載自 HiFi 音響 2019年 9 月號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