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極之間精妙、精彩變化 – YG Acoustics Hailey 2.2

今年初,YG Acoustics 宣佈將最新的旗艦技術,BilletDomeTM 高音單元,以及ViseCoilTM 分音器低通濾波用電感器技術,轉移到 Hailey 系之上,升級改良成新一代,即 Hailey 2。仍然是由 YG Acoustics 創始人兼總工程師 Mr. Yoav Geva 親自設計及開發,保存原 Hailey 成熟的基礎架構、優點之同時,令 Hailey 系由高音到低音 都推展至一新境界。

較友善

首代 Hailey 於 2014 推出,以旗艦 Sonja 為藍本,承襲了 Sonja 的設計、技術、架構模式、用料、聲音特質及造型美學,也就是旗艦的替身,按比例的輕量版、濃縮版。而至現實又簡單直接的講法, 正是旗艦的經濟版、友善版,不單只是消費,也對聆聽空間大小的 要求較友善。

緊次於旗艦系的 Hailey 2 系,其現有成員除兩款二路喇叭仔 Hailey 2R (連掛牆架,專供多聲道後置或側置用) 及 Hailey 2.1 外,就是本欄今回的主角,三路中型座地喇叭 Hailey 2.2。

外觀分別

外觀上,今篇主角 Hailey 2.2 跟上一代 (即Hailey 1.2),驟眼睇似無明顯分別,仍是三路三路元,聲箱形態、尺寸亦相若,由充當上二路的 Hailey 2.1 跟匹配的低音模組,上、下兩模組結合而成, 並互相鎖緊如一體。再細心比較的話,較明顯的分別在背板上,那二路分頻接線柱 (訊號輸入端),由過去 Hailey 1.2 設於低音模組背後近腳位置,改成現在 Hailey 2.2 的於低音模組背後近頂位置,也就差不多是整座Hailey 2.2 的半腰高度。一經上移,即由接線柱至上二路 (Hailey 2.1) 之內部接線行程,較上一代縮短一大截,這意味著損耗失真更少。

如再仔細觀察 Hailey 2.2 的高音單元,定會發現其軟半球振膜背後,多了一個上一代 Hailey 所沒有的放射型支架,這就是由 Hailey 進化 Hailey 2 的兩大重要改良之一。

長久的爭論

三路三單元的 Hailey 2.2,文首已提到,它所採用的高音單元,就是由旗艦系 Sonja 轉移過來的 BilletDomeTM 高音單元。 長久以來,人們都在爭論,究竟軟半球振膜更流暢自然? 抑或硬半球振膜延伸力更強更通透? YG Acoustics 表示,他們自行研發,並正在申請專利的新設計,結合了軟及硬半球振膜兩者優點的 BilletDome 高音單元,該有能力為這場長久的爭論,畫上句號!

放射形框架

YG Acoustics 稱,BilletDome 高音單元是他們最複雜的機械發明之一,其放射形框架以由鋁坯加工而成,該放射形支架僅重 30 毫克,但支撐的關鍵部分 比典型的硬半球振膜厚 14 倍,令這高音振膜的結構強度超越了市場上其他由特硬材質製成的硬半球高音振膜。於高音單元那軟半球振膜背後,僅重 30 毫克的 放射形支架,被稱為 AirFrame,就似一貫的 YG Acoustics 中音或低音音盆般, 利用 CNC 電腦數位車床,由原塊鋁材刨挖而成。 由於這框架的製作標準非常嚴格,篩選時有著非常高的精準度要求,故 YG Acoustics 表示,即使已交由德國製的高精度 CNC 電腦數位車床製造,現階段亦 只有大約六成可以通過終極的品檢。通過終極品檢的框架,會被發送到他們的合作夥伴Scan-Speak,Scan-Speak 利用其獨特的粘合劑,將 AirFrame 框架跟 絲半球振膜合二為一,然後再交回 YG Acoustics,跟磁驅系統及主框架進行最終組裝。

高音單元的磁驅系統及支架,從設計到製作均由 YG Acoustics 一手包辦,利用廠內超精確之電腦數位車床裁製各零部件,得以在磁驅系統及框架上,實現 ForgeCoreTM 磁驅設計那精微的三維幾何結構,得以大幅調低失真,令聲音更柔順自然。

1000G 重力

人們認為,戰鬥機師在飛行中爆發式加速時,須承受高達 9G 的重力,已是非常嚴峻的情況,但相比之下,實也未到高音單元振膜的百分之一。高音單元振膜於其正常的活塞運動間,實要處理每秒交替數千次的極端加速度動作,理論上可產生1000G 左右的重力。面對這極端嚴格的工作需要,YG Acoustics 明白到有需要研 發一個,不像軟半球振膜那樣在 20kHz 以上自然滾降,也不要似硬半球振膜般,在高於其頻率上限時,明顯出現鈴振的高音單元。經過一番努力,他們想出於軟半球振膜材質背後,以堅硬而輕質的放射形框架支撐,這就是無共振的 BilletDome 高音單元。

提高了 60%

至於關乎低音方面重要改良,就在分音器低通濾波的電感器之上,YG Acoustics 自行研製的 ViseCoilTM 低音電感器。

ViseCoil 低音電感器之製作,他們於自家工廠內自行纏繞,並採用由 CNC 製造的老虎鉗式結構之重型實心框架封裝、 固定,大大減少因振動而帶來的失真誤差。 YG Acoustics 的測量顯示,額外能量損耗減少了近 25%,線性度更提高了大約 60%,足以帶來更佳的低音控制力,更強 的低音衝擊力,並減輕後級的負擔。

據知,他們內部曾進行過一個非常規的酷刑級測試,將  ViseCoil 電感器直接接上市電 (美國),即 120V 交流電源插座,相當於持續接入 540 瓦的 60Hz 訊號之下,竟無出現明顯鈴振聲或物理振動,玆証明 ViseCoil 的確超穩陣。

Hailey 2.2 的整套分音網絡,當然使用 YG 自行開發之專利軟件進行設計,專利的 DualCoherentTM 分音器技術,三路分音下,其分頻點為 65Hz 和 1.75kHz,能提供最佳頻率響應及相對相位。再配合自行研發、繞製,專利之 ToroAirTM 氣芯電感,得以進一步消除分音器層面之串音失真,並確保高音之細緻、無渣,不過於光輝亦 不帶嘶聲。

市場上唯一

Hailey 2.2 的中音及低音單元,當然沿用 YG Acoustics 至聞名的專利音盆技術 BilletCoreTM。看似普通之金屬音盆,背後 / 內裏確實殊不簡單。 並非以金屬片或金屬箔壓鑄成形之一般料子,其真身為一件厚厚呈圓柱狀之實心航空級鋁合金錠,將之投入 CNC 電腦數位車床中,精確地切割刨挖成盆狀,就連音盆中央之相位錐,以至音盆背面之結構支撐,亦就此一體刨挖出而成。從音盆的深度、直徑,即可估量出那鋁合金錠有多厚重,最終刨挖出僅三、幾十公克重,厚度只 0.2mm 左右之音盆,足見其不惜工本,追求完美的態度! 專利之 BilletCore 音盆技術,該是市場上唯一,在製作過程中原金屬結構未被扭曲、擠壓變形,音盆與支撐結構關係至緊密,至為一體化之金屬音盆,其剛性及精確度居 同類產品之領先地位。更是既無陶瓷音盆易碎之憂,亦不 似碳纖編織音盆般,日子有功,編織結構可能出現鬆散, 甚至潰散,規格失效。據稱,BilletCore 音盆技術可帶來壓倒性優勢之動態、細膩的音樂及低失真。

機械接觸、接地

Hailey 2.2 看似一體,出廠、運送時都一體,實質由 Hailey 2.1 跟匹配的低音模組組合而成,兩箱體間之頂板跟底板互相鎖緊如一體,使到兩個本是獨立之模組式聲箱,

緊貼緊密地連成一體,重點在於控震,令兩層模組式獨立聲箱從頂到底,由上至下之機械接觸、接地都更實在,叫多餘之震動能量,得以瞬間由上而下傳遞,落地導走。 要達到上述震動能量瞬間導走之效,關鍵既在於結構,亦在於物料。物料硬度愈高,密度愈大,結構愈穩, 能量滯留、儲存時間就愈短,即震動能量流過之速度就愈快。故理論上,金屬聲箱之音染該遠低於木聲箱,但要製作一個高質素之金屬聲箱,技術要求相當高。

YG Acoustics 選用極高規格之航空用高硬度鋁合金來打造聲箱各部份,再配合結構牢固又導震效率高強之箱體結構。為求達到極端嚴格的低誤差製作水平,他們更自置多台德國或日本製,身價高昂之 CNC 電腦數位車床,務求高度精準地裁出每一零 / 部件,精確地切割、刨挖出零部件之各個部位。要知道,每個零部件之間的接合位,只要其中一瓣差之毫釐,亦足以拖垮整體之牢固度、穩定度,以 至震動能量傳遞效率,箱音染、失真即隨之而來。

重兼低重心

全金屬箱下,每座 Hailey 2.2 重達 167磅 (26kg),再配合上窄下濶又深之設計,即重兼低重心之下,馬步就更穩,愈能夠牢牢地站著。半分不移、不搖之下,就愈有效發揮其機械式接地,導走多餘震動能量之能力。 以航空用高硬度鋁合金來打造聲箱各部份,利用硬加重來導震、控震之餘,將負責不同頻段單元之箱體獨立、 模組化起來,並採取密閉式箱體結構,透過 YG Acoustics 專利之 FocusedEliminationTM 反共振技術,得以抵銷共振, 更進一步將自身震動之構成條件消除,即使在極端高音壓 輸出下,震動情況依然維持非常低水平。

非常新鮮的感覺

在本社的四百五十方呎大房中擺開 Hailey 2.2,擺成兩喇叭高音單元中軸相距約 112 吋,前障板至後牆約 64 吋,離側牆約 44 吋,再拗入 Toe-in 至不見外側板,只見少許內側板,聽距約 118 吋。

關於配器,即使有 Accustic Arts Tube DAC II Mk2 膽解碼,亦有金嗓子 C-3850前級及 P-7300 後級,仍掩蓋不了 Hailey 2.2 的特色,就是一份非常新鮮的感覺。所指的不是鮮有接觸、經驗得到的那種新鮮,而係明亮、光鮮、有生氣、生命力強的那種新鮮。但有前設,就是音量設定上不 要太斯文或保守,音量扭得愈大,愈能夠表現其新鮮又失 真奇低的本色。在本社四百五十方呎的大試音室中,即使我肆意扭大音量,只三路三單元,(連懸掛邊計)中音口 徑 6 吋 / 低音口徑 9 吋的 Hailey 2.2,亦無因盆分裂 (觸及諧振頻率) 而出現吵耳的失真聲。尤其高音,響亮、明亮、 穿透力強、多細節而毫不刺耳,更是音量扭得愈大,愈能 夠帶出其生猛又新鮮的潛能。

帶情緒的金屬顫音

如聽慣傳統木聲箱、低音反射式負載喇叭,更是首次接觸這全金屬箱、幾近金屬箱單元的 Hailey 2.2 或 YG Acoustics 喇叭者,如感到其中低音打下較輕、較斯文的 話,或許是未習慣,又或是音量不足,未扭到有效音壓。

播出《Audio Compass 2016》中的〈Drums Improvisation〉,每一件敲擊樂器即實實在在地擺開,更 是我聽過其中一次最立體的重播,各敲擊樂器結像、定位、 層次,大小、高低、前後明確,一個半弧而層次分明的敲擊樂場面在我面前擺開。若然你亦擁有此 CD,但播出來的效果未如上述,又或僅音色分明,這反映你那系統該仍有進步空間。 除那立體空間叫我欣賞外,其高音響亮、明亮、穿透 力強、多細節亦叫人有驚喜!反應快而連貫流暢,延伸力超強、強得令人相信它大把在手,以人耳可聽頻而言,一 如高不見頂,無令人感刺耳、不耐煩的鈴振 / 失真現象。 這樣子下,豐足極的訊息量下,播出 René Marie《Live At The Jazz Standard》中〈Where or When〉,當中 High Hat 散發出的銅敲擊細碎細音,簡直令我「O嘴」!絕非甚麼餘韻那家事,而係細緻、有層次對比、有實質的漸強或漸弱變化。故聽到的不是甚麼高音空氣,而係持續的湧浪式 High Hat 敲擊聲響,帶情緒的金屬顫音變化

七呎、九呎

當扭至有效音量時,《Audio Compass 2016》 〈Magnificat / 聖母讚主曲〉裡的管風琴極低頻下潛實力, 亦實實在在打破了全金屬箱、金屬低音下潛力不足或不夠實在的謠言。再播出我試音的 其中一必然錄音,相當考機的 Hélène Grimaud 彈奏《拉赫曼 尼洛夫第二鋼琴奏鳴曲》。從 Hailey 2.2 出來的力度、速度變化、觸鍵感,尤如手起刀落, 無一丁點猶豫,是信心十足、 控制力十足的表現。

中音鍵有力、中低音鍵有勁、低音鍵緊湊,當遇上一 串不同音高的高音鍵,那份透亮、細膩、無嘶聲、無鈴振,就是流暢地飄上去或猛力地衝上去,聽似高不見頂的高音,簡直叫我聽得出神!至於一整座 Concert Grand Piano「演奏用三角琴」的效果嘛!以我聽過其同門旗艦 Sonja 能夠營造出的堂皇氣度、氣派加力量感如九呎  Concert Grand Piano 作比較,Hailey 2.2 也就是七呎左右 Semi-Concert Grand Piano,感覺實在又立體。其實都已 經很厲害!試想,將一台七呎 Semi-Concert Grand Piano 放在你家,確係充實到不能。 如要用一句話去概括 Hailey 2.2 的好處,我會說其乾淨、極低音染、低失真之特性,實足以令你安心地扭大聲 去享受,由高頻到低頻兩極之間音樂訊息的精妙、精彩變化!

總代理:駿韻音響有限公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