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音樂、聽演譯的利器 Pathos Kratos 膽溝石合併式擴音機

文|陳海川

意大利、火紅色、八汽缸,你會聯想起甚麼?意大利超跑法拉利 F430、458 Italia?這裡是「Hi Fi音響」, 不是推介汽車的雜誌 / 網頁嘛!

超跑引擎

感覺上,Pathos Kratos 的造型,又確係似一副中置、 左 / 右對稱的超跑引擎,兩列共八支火紅色大水塘電容器, 分中對稱地從頂板露出外,兩旁開有兩列、共六大個,以金屬網保護的疏氣用圓孔,箱體左 / 右側再來兩大幅重金屬感的散熱器。前端分中 V 形凹位內有兩支左 / 右分中而立的真空管,真空管前方,即呈向後弧流線形的厚重前障板的分中位上,再有一大個銀色旋鈕,整個造型、份量感,視覺上令人聯想起前進動感與強大驅動力。有說,在靜止不動時,造型上仍能予你有速度的感覺,這才是真正的超跑。

如要問 Pathos 這「超跑」是中置 / 前驅抑中置 / 後驅? 皆不是,它是膽前 / 石驅,即膽溝石,真空管輸入 / 晶體管輸出。

最新強化版

一切非偶然,1994 年於意大利創立的 Pathos,其三位聯合創辦人,分別為電聲、工業設計與行銷專材。一切由 Gianni Borinato 有一個關於放大器電路的嶄新想法開始, 之後再找來行銷專材 Gaetano Zanini 及畢業於威尼斯藝術學院的 Paolo Andriolo 合作。就此,Pathos 憑著其獨有電路設計,結合意式美學及工業風,現代藝術品般的造型,行銷全球。

Pathos 向以膽溝石,真空管輸入 / 晶體管輸出架構行走江湖,以合併式擴音機為主力軍,當中再分成有或無 INPOL 增益放大電路兩系,Kratos 則屬無 INPOL 電路一系中輸出功率最高的新成員。設計 Kratos 的靈感,來自已推出好一段日子,同系的熱賣型號 Logos (現已推出 Logos MK II)。 Kratos 被視為 Logos 的強化版,大水塘電容較 Logos MK II倍增,身價亦是其兩倍多,能力上當然亦高強一大截。

膽溝石 / 全平衡

Kratos 即希臘神話中權力與力量之神,而膽溝石合併機之身的Kratos,每聲道輸出功率高達 200瓦@ 8Ω / 350瓦@ 4Ω。兩聲道放大電路如雙單聲道般左右分立,全平衡放大格局。 一款實實在在擁有前置放大及功率放大電路的膽溝石合併機,前置放大以真空管作 A類放大,一聲道一支 TungSol 雙三極管ECC803S,輸出級則以 Mosfet 晶體管, 每聲道 12枚、每相 6枚,橋接式 AB類放大,並內置專屬耳擴電路,輸出功率 (3.3W @16Ω / 2W @ 32Ω),最高輸出電平 (10V RMS)。 配備平衡 XLR 輸入 (x2)、非平衡 RCA 輸入 (x5)。 平衡 XLR 直入功率放大器輸入 (x1),平衡 XLR 及非平衡 RCA 前級輸出各 1組。擴充力方面,可額外購置模組電路:包括,HiDac MK2 數碼模組 (採用 ESS SABRE 9018K2M 解碼晶片 / 輸入採樣率 32bit-384kHz / USB音頻 編碼器 XHRA-2HPA / USB-B / S / PDIF同軸 / 支援 DSD 64 及DSD128 / 採取平衡式 XLR 模擬輸出),以及 RIAA 的MM / MC 唱放模組。

意式美學與工業風

Kratos 這身有著超跑味道的造型,有著Pathos一貫的 結合意式美學與工業風,真木材與金屬的融合,不同顏色 (銀、黑、火紅、木色)及不同表面處理 (鏡面、鍍鉻、 啞黑、噴沙銀、木色)。亦混合了不同線條,就如兩側散熱片,以 Pathos 自家商標字樣大玩圖紋 Monogram,好一 件實實在的現代藝術品。再加上內裡重量級用料、重型機箱,令 Kratos 淨重達 40kg,確係內外都份量十足又有睇頭,至於聽頭嘛!坐擁 (200瓦@8Ω) 輸出功率的 Kratos,我當然要在本社大 HiF i房、藉 8Ω 阻抗的 B&W (Bowers Wilkins) 802 D3來試它一試。

主要賣點

文章一開始就說 Kratos 造型令我聯想超跑引擎,但聲音上它並非以爆炸、衝刺力為主要賣點,而係賣一份遊刃有餘,就似某些富豪級名貴大房車的引擎般,大馬力得來線性,大把在手的控制力,面對任何樂器、大場面都有能力好好地逐一、仔細交代。

正如播出 CD版《Audiophile AnalogCollection Vol. 1》中的〈Pink Panther – Jazz
Ensemble〉,一開聲即見一個深闊的場境,各銅管、鼓、敲擊樂器逐一響起,即聽到一層層、層層 而後的音場,結像落在不同位置,它們之間的空間距離感實在又傳神。對各樂器音色及變化,演譯變化,Kratos 都能夠氣定神閒細意描述,細得似給人更多時間去接收、去感受似的,愈聽愈感受到演譯的玩味、生動加幽默感! 同碟中《J.S. Bach:Organ – Toccata And Fugue in D Minor》,管風琴某程度上就如分析力、控制力、下潛力的判官,真係一播判生死,Kratos 進一步表現出其遊刃有餘、線性又大把在手的實力,不慌不忙地隨著管風琴抑揚、跌宕,弱音仍見細節與質感,強音無開叉、無毛躁, 低頻強音亦能有質、有量、有力又有條理地推送,有著被 音頻全身按摩的效果。

旖旎風光

始終係意大利音響,當然不似德國音響的理性、冷靜,Kratos 不脫意大利人的熱情浪漫本色,播出 Quadro Nuevo & NDR Pops Orchestra《End of The Rainbow》, 不單有 3D大場面,更聽得到熱情、繼而感覺到音樂有溫度,〈Que Reste-t-il De Nos Amours〉中的手風琴、色士風、低音提琴、豎琴以至樂團的聲音,都似一道又一道拋 物線,順滑細膩地拋出,既有溫度,亦有味道,一份在柔 和陽光底下,欣賞旖旎風光的美好感覺。

利器

人聲嘛!在《Greatest Folk Songs Of All》中,The Brothers Four〈Try To Remember〉,質感細膩的靚男聲 有肉、有厚度,帶暖調的音色,流麗細緻的演譯、唱腔, 營造出一道無縫似的旋律線,音樂感從頭到尾無間斷,一 氣呵成地,透心、感人的演譯加重播。 《林子祥85特輯》中的〈星光的背影〉,同樣聽到一 氣呵成的情緒,既有男人的溫柔,亦隱隱聽得出火裡似有團火的唱情,更感受到林子祥在不同樂段、歌詞意思中投入不同情緒,變化不斷,足以証明 Kratos 確係聽音樂、聽演 譯的利器!

目標顧客

請不要叫我剖析上述中那些特性分別來自膽前或晶體 管後的百分比,過去聽過無數膽溝石產品,有冷有暖、有斯文有剛烈、有理性鑑聽有感性唯美,同一類食材落在不同廚師手上,不同手勢下各有風味,總之 Pathos 一直一心 一意玩膽溝石,自有其一套理念,以上也就是 Kratos 的整體 表現。如以其前級輸出或後級輸入接駁別的器材,那就是另一個千變萬化的課題了。 對於正需要一台功率不弱、足以應付大小空間的合併機者,單刀直入去講,如屬一心追逐音效刺激、聲音物理反應者,肯定不是 Kratos 的對象、目標顧客!又如果你一心要追求享受音樂與演譯,亦對造型有要求,不單拒絕沉悶,更要搶眼的話,Kratos 決不可錯過!

總代理:駿韻音響有限公司

轉載自 HiFi Review 2020 年 5 月號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