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HOS – KRATOS 合拼擴音機 – 膽石混合出感情與力量

KRATOS 是希臘神話人物,代表了力量,用作為擴音機的型號,任何人都可意會到背後的意思! PATHOS(意大利)數年前推出 LOGOS 合併擴音機,憑著超級重型供電電路,以鋼材製造屏蔽盒子,杜絕干擾影響線路,配上壁壘分明的對稱全平衡線路,令發燒友大呼超值!事隔數載, KRATOS 比 LOGOS 更為強大,輸出是以往的一倍,機體依然重如大石,頻應上延至過百仟赫茲,控制低音的阻尼系數張弛有道,驅動力水與控制表現當然不成問題,但吸引我的不單只是豐富用料和效能,而是它的身份,既是擴音機亦是耳擴,兼容前級輸出使得搭配方面進可攻退可守,可說堅實的器材,實力無可置疑!

全盤用料加碼提升

KRATOS 的外觀特色像機甲戰車,擴音機兩側裝有鋁合金散熱片,這兩組鋁散热片並非常見富有侵略性的黑色尖角鰭形,而咦勵L 是切割精細兼且充滿金屬質感的品牌名字,配上咦四平八穩的機體,渾然滲出剛烈味道,不諱言,這個造型加上體重40kg,令我想起舊日阿美利堅的音響,未真正聽聲已估計到驅動與控制該有出色表現,不是我迷信重量高就會好聲,事實是 KRATOS 配備了重型變壓器,還要加上鋼殼屏蔽,這個供電構造是沿於 LOGOS,不過,這次的電容數量是增加至一倍!總共 8支紅噹噹的 22,000uF 電容,全是意大利生產,根據上代的線路規劃, KRATOS 繼續採用獨立輸出電壓給左右聲 道,及全平衡左右對稱放大線路,每邊使用 了 10餘枚 MOSFET(半導體場效電晶管),值得一提是機內的接線盡可能縮短和採用直接焊接,而棄用匯排 流連接,這樣做是為了保持訊號的純度, 從整體結構而言,KRATOS 可說是 LOGOS 的進階版本,基於加強了供電用料,輸出功率自然相應提升至 200W x 2 / 8Ω,這又是一倍的分別,除此之外,機背的連接介面亦有輕微改動,在原有的 2組平衡輸入及 5組非平衡輸入端子以外,多加了 1組繞過前級處理,直達後級放大的平衡輸入端子,各組輸入同屬於模擬格式,但可加裝同廠製作的 HiDAC MK2 解碼模組,播放 PCM DXD 及 DSD 128 數碼音樂,說起來,現今的廠牌對於插卡模組不再存有偏見,模組化更是一項趨勢,畢竟是很方便嘛,用家是有需要才會購買,完全影響不到器材本身的質素,既有靈活彈性又不折損音色,那有何不可呢?!

鐵漢唱出柔情

晶體管放大與膽機是兩種截然不同的表現,聲音一軟一硬各走極端,偏偏又能共存,互補長短!只能說「膽石」混合放大是別有一番滋味,事實上,KRATOS 播放女聲和古典音樂,特別是絃樂,聽感是份外嫩滑,執筆時想起當晚開聲,那刻引起我注意是高頻聲音升了格,平日我聽慣了晶體管擴音機驅動 Morel Octave Signatue 書架喇叭,與這對書架喇叭相對了數載,深知道它的半球體軟膜高音單元,鮮有像此刻幼細如絲的輪廓,滑如牛奶的聲音,幾乎能肯定是 KRATOS 的功勞了,當時播放陳潔麗「1/2」專輯,Lily 從來都恰如其份掌握感情,這晚我熟悉的 Lily 歌聲竟感覺多了一份女性嬌媚,〈情迷Milano〉流露了跳脫活潑感,她以降半度的唱法演繹出〈天生一對〉,營造出兩人合唱效果,在 KRATOS 播放底下真是維妙維肖,這次不單只Lily歌聲吸引,就連男聲趙鵬亦令我非常投入聽他唱出每字每句,人聲低音炮〕是他的聞名作品,我擁有一張 UHQCD 版本〈閃亮的日子〉,拿來一放,打從「是誰.…」那句起,我已被磁性嗓音懾著,(被遺忘的時光)曾幾何時被音響店鋪播到爛熟,是夜又再重溫,只覺歌聲中滿載感慨,趙鵬低沉的唱腔令無奈感覺加倍入肉,過去聽他的歌我是覺得喉頭音運用得有點過多,似是為了配合低音炮形象才刻意壓低,但今次卻完全地改觀,我認同他是唱得之人,這次聽得很清楚趙鵬運用丹田氣和控制呼吸力度的技巧,不需要花巧已很吸引,KRATOS 將過往迷糊感覺洗去,換來有血有肉的實在聽感,播放出的每首歌都能傳情達意,又如播放同一張專輯的〈味道〉,未有聽到歌聲已被鋼琴彈出的前奏迷倒了,這段引子帶來的效果並非所謂發燒境界,而是帶有親切熟悉的感染力,如像聽了故事的開端,期待接下來的主旋律出現,若沒有這次的經驗,我是想不到趙鵬的歌聲也可以很輕很溫柔,全然唱出了歌詞裡故事的感覺,毫不張揚的技巧令我重新喜歡上這專輯,區區兩支 ECC8O3S 管配合A類線路用作前級放大!想不到發揮會是如此理想,不得不服 PATHOS 的設計啊!

潛得低打出勁力

KRATOS 不僅令人聲感情變得豐富,它對低音單元的阻尼控制,及驅動力水也有瀟灑表現,雖然我心愛的 Octave Signatue,低音單元是 5吋半,若論聲音威勢實在算不上什麼,但它也不是省油的燈,承受功率可從恆常 120W 躍升至峰值1000W,其分頻網絡採用了二階 12dB/Octave,很多書架喇叭只是一階分音哩!還未說頻應可延至最低 20Hz,最高 30kHz,配合日本 [TAOC高丘]一對灌沙喇叭腳,中低音表現令我滿意,今次由KRATOS驅動,播放Abbado指揮倫敦交響樂團奏出「圖畫展覽」(1982年DG西德版CD)時也不失禮,在最終章〈基輔大門〉我感受的效果與常聽的大植英次那版本非常不同,LOS 奏出的快慢節奏沒有那麼的肉緊,也可以說不太刺激爆棚,但由於定位清晰,加上合理的音場深度,使我聽得忘形,毫不克制地開大音量,提高聲壓後音場得以擴闊,樂器的聲音卻沒有因此而變得巨大誇張,部份樂器更大有搶耳之效,定音鼓和銅管樂器便是了,滿滿的密度散發出樂器質感,我特別喜歡臨近結尾的吹奏部份,聽到高頻的延伸流暢之餘更不乏光亮感覺,而大嗚大放的銅鈸和定音鼓聲也不生硬,播至最後的合奏,聲音更是燦爛悅耳,我只能說整首曲在生動演繹下一氣呵成結束,廳感相當痛快!之後我嫌未夠,拿來一張「三國一見龍卸甲」33轉黑膠,繼續開心地放肆!唱片A面第一首就是〈五虎封將〉,KRATOS 順勢播出唬嚇吹響號角聲,隨之而上的吶喊聲像從兩邊喇叭圍向我,此刻低頻的厚度和下潛表現,比起剛才播放 CD 更為凌厲,難得是播出了墊底的一浸低頻,襯托得中高音格外豐富,輕易營造出具有前後深度的輕重鼓聲,當然,KRATOS 不止於力量表現,播放〈三國〉時,吹笛、琵琶、結他、打鼓、敲擊金屬樂器.…通通如數家珍!展現於從容音場裡,播了這些音樂後,我感覺 KRATOS 很擅長表達出定位和音樂比例,而控制力來得靈活,無論播放爆棚或是「見龍卸甲」這類刺激聽感的音樂,低音都不會衝前,甚或過份地擴大,純粹表現出力度與速度,我相信 KRATOS 若配上座地喇叭,發揮將會是更好。

總結

KRATOS 的分析力是可媲美一部用料上乘的兩聲道前級,驅動部份的表現更不用多作比喻,徹頭徹尾就是後級該有的表現,PATHOS工程師不過是把兩部器材結合成一,而在線路架構上已盡量避免了互相干擾,對於空間有限制的發燒友而言, KRATOS 確可滿足質與量的高要求。至於實際在操作上需要注意就是別太心急,畢竟是用了8支大電容,由關機至重新廠動後,需要少許時間來回復至理想工作點,其實不用很長時間,按這次測試的經驗,由待機狀態至聽到圓滑高音,大概是兩三首歌曲的時間吧,隨著播放的時間耐了,中低音會表現得愈穩定,我試過有兩三個週末,聽歌時間是超過大半天, KRATOS 一直穩定地播歌,溫度也是正常,因此,發燒友或準用家不必擔心因為用了大牛加上一堆大電容會令溫度提高很多,KRATOS 是很可靠的哩!

轉載自:音響技術 #461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