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而精的純英選擇 Spendor A7

英國喇叭壇的老字號之一,擁有近五十年研製喇叭經驗的 Spendor,其入門系 A-Line 之成員,已於過去一年多,陸續完成換屆,新一屆 A-Line 仍是由四位成員所組成。 對於 1、2、4、7 與 3、5、6、9 這兩組字,未知大家有何聯想?對於Spendor,就代表 A-Line 的兩代成員,上一代的 A3、 A5、A6、A9 於十年前面世,及至大約五年後,再為 A5 及 A6 換 上為最新 D-Line 所研發的 EP77 聚合物盆中/低音,化身成 A5R 及 A6R。今一代 A-Line,或許為求跟高一級的 D-Line 有更清楚分 工,A-Line 四型號有書架亦有小型座地,但全為二路二單元格 局,而 D-Line 則為小型或中型座地,且為二路半三單元或三路四 單元格局。

入屋指數高企

承襲了屢獲獎項的 SA1,A6R 及 D7 等 Spendor 揚聲器之創新技術,A-Line 在全二路二單元格局之下,其成員包括一款書架喇 叭仔 A1,以及三款規模不同大小的小型座地喇叭 A2、A4、A7。 今篇主角A7雖是 A-Line 的頂級型號,但尺碼亦不過三呎高、七 吋闊、十一吋深,絕對係入屋指數高企之尺碼。再加上簡樸的造 型,並有黑木紋、胡桃木木紋、櫻桃木紋及純白等顏色供選擇, 使之更易於融入居家佈置。

二路單元

A-Line 這四款二路二單元喇叭,想當然地以同一款高音單元 貫穿,22mm 口徑的絲膜半球單元,其特點在於懸掛邊較濶,用 以增強震膜的活動能力。至於中低音一路,全為 Spendor 最新一 代的 EP77 聚合物音盆中低音單元,其懸掛邊採用了新物料,能有 效將多餘能量耗掉,不至能量存儲造成音染,務求帶來清晰、自 然的聲音。於 A-Line 之中,他們選用了兩種口徑的 EP77 盆中低音 單元,書架的 A1 及最小的座地 A2 使用 150mm 口徑,相對較大及 最大的 A4 及 A7 則使用 180mm 口徑。

視覺不能作準

就規模、格局而論,將小書架 A1 的聲箱放大落地就是 A2,而本篇主角 A7 也就是將 A4 直接放大。若從規格數字出發,隨著聲箱容積增大或低音單元口徑加大,順理成章高 一級的低頻下潛力比一下級更好,而A7的低頻響應就達到 32Hz 之譜。 在未知 A7 的低頻響應數字前,筆者已在本社百四方呎細房中領教到其低頻量之豐盛,以及下潛力之強。視覺上,畢竟是一對只兩單元,且不過三呎高、七吋闊、十一 吋深的小型座地喇叭,但重播低頻的能力確實叫我有多少驚訝!在 A7 身上,確實視覺不能作準!據了解,這跟反射式低音負載的它,用上最新一代 (第四代) Linear-flow 反射 式低音負載技術不無關係。

第四代 Linear-flow

低音單元的背壓能量跟聲箱耦合之後,再透過開在背 板並靠近底部的特大長方號角型反射孔釋放,令低音得以流暢地下潛。在實試中,確實聽不到有細喇叭強求低音之下,常有的忽然低音毛病。Spendor Linear-Flow 反射氣技 術的優點,正是降低空氣流速及壓力,提供比傳統圓管狀調諧管/孔更低風噪及更低失真的效果。

聲箱內部除結構鞏固支撐外,更填充了一種新研製的高阻尼系數聚合物,用以充當內部阻尼材料。一種類似橡膠的 材料 (不是泡沫),其特性跟傳統的天然或合成橡膠,又或泡沫膠皆大不同。小型的阻尼材料塊,針對性地被整合在箱體結構內最受能量衝擊的位置上,大幅減低不必要震盪及箱音染出現的機率。

長情

要說 A7 以至整個 A-Line 的賣點,其中一重點肯定是英國設計及製造,就連這入門系列都仍然堅持是英國製造, 難怪 Spendor 一直有一群忠心的支持者。另外,他們從成名 作 BC1 開始至今,一直秉持著中性少音染的聲音取向,無霎 耳嬌效應下,令到其產品忠實地帶出音樂感之餘,亦份外 耐聽。除了在網上可以發現不少一對 Spendor 用上廿年或以上的長情發燒友或愛樂者外,筆者亦聽聞或直接認識一些 本地的 Spendor 長情用家,部份更是即使換了多轉喇叭後, 卻仍保留著一對多年前買下的 Spendor。當然,造型紮實、 耐看,即使已混入各種新技術或物料,卻仍保留傳統英國喇叭的簡約、雅樸,亦是令人對之長情、好感不斷的另一 重要因素。

各有聽頭

今回我在本社一百四十方呎的細 Hi-Fi 房中,先後聽過 以膽或晶體管擴音機驅動A7,確係各有聽頭。以 PrimaLuna EVO 400 後級 (EL34) 驅動,整體感覺傾向奔放、熱情, 由高到低頻均有力地舒展似的,在《Live At The Jazz Standard》中,René Marie的唱腔玩味中透出熱情,爵士鼓、鋼琴,以至低音提琴彈撥皆奔放,一份隨心而發,全無制肘之下的即興互動玩味。換入 Ayre EX-8 合併機再去聽,高音及低音進取得來理性,音響畫面相對明朗,一種逐個部份仔細築構的場面感,一份如讓人有更充裕時間、 空間去仔細欣賞的感覺。

低頻的氣量

A7 的 Linear-flow 反射式低音負載孔雖然流暢、無噪, 但其出口始終是背向且貼近地面,故使用時務必預留適當 的離後牆空間,否則或會過份激化低頻,引至撞聲、聲音混濁。至於該保留多少距離空間,無必然答案,一切以房間聲學反應、個人口味為準,使用者現場耳聽為實。 我在本社百四方呎細房中所擺出的約二十三吋背板離 後牆距,足以令我聽到《音響羅盤Audio Compass 2016》 中〈即興鼓/Drums Improvisation〉俐落的敲擊動感,或軟或硬的脈沖能量,連貫的能量發放中表現出或猝發或漸 弱的彈跳動感。令我感受得到《聖母讚主曲/Magnificat》 中管風琴低頻的氣量之同時,於 (馬斯奈/Massenet) 歌劇 (泰伊絲/Thais) 的〈沉思曲/Meditation〉中,Anne- Sophie Mutter 小提琴的變化,亦見連貫流暢而明快的變化。以上,可反映出 A7 的高、低音皆有心有力,分析力優而音樂化,層次分明中見音樂美態,於高中低音之間穿梭的反應快又有質感。

《藍岸專輯3/Blue Coast collection 3-Song We Love‧Various Artists》,藍岸群星的〈Rolling In The Deep〉中的低音提琴彈撥見韌勁、爵士鼓亦靈巧、小提琴抑揚間帶怨曲味,最重要是令我感受得到女聲主音 在高調、肉緊、柔和之間遊走的玩味,以至與低調的男 和音來個立體的反差。〈Johnny Colorado〉中的女聲真樸,結他線條鮮明、彈動質感實在,音色亦自在。於 〈Wicked Game〉的重播中,在動人的結他襯托下,Jenna Mammina 的歌聲於淡然與不忿之間透出陣陣淒美。 在《Jason Mraz’s Beautiful Mess: Live on Earth》之 中,Jason Mraz 與 Colbie Caillat合唱的〈Lucky〉,A7 實在地重現出兩人調情的玩味,真情流露出一份不落俗套的愉悅感覺,有火花!林憶蓮《陪著我走 in search of last time》中的〈李香蘭〉,憶蓮演譯中的情緒張力、逼力的漸 進滲透,揪心感覺逐步提升至叫我不期然深呼吸起來!A7 確係一對配器適應力強、對音樂不大揀擇、易入屋 的好喇叭,無論膽機如 PrimaLuna EVO 400,又或晶體管機 如 Ayre EX-8 合併機,以至今一代的 Luxman 合併機都應該夾得來。聽各類音樂,爵士、流行以至古典;人聲、敲擊以 至管/弦皆有聽頭,可謂高平均分、小巧、易入屋之貨色之純種英國喇叭。

文|陳海川

總代理:駿韻音響有限公司 

轉載自 HiFi 音響 2019 年 4 月號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