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造工到聲音都超乎想像 Wharfedale EVO 4.1 書架式揚聲器

EVO4 系列是 Wharfedale 這個老品牌的里程碑,不但和 Elysian 一起,成為品牌首兩次應用氣動高音的產品系列,聲箱亦用上前闊後窄的水滴形設計,加上出色的貼木皮手工,第一眼還以為是出自意大利品牌。 這個系列突破品牌的固有形象,也更新了這種設計 造工與價錢的比例尺。

極有野心

也許是歷史悠久關係,Wharfedale 最令人印象深 刻的是 Heritage Series 那種老牌英國揚聲器造型,但其實他們早已有多個窄長、顏色配搭較為大膽的系列。 只是要數突破性,首推 EVO4、Elysian 這兩個系列。在去年的慕尼黑音響展看到這兩個系列,那種時尚及貴氣,令我幾乎認不出它們是 Wharfedale;第二,就是將 EVO4 與 Elysian 直接聯想為同一系列。

兩個系列都採用氣動高音、低音反射孔向下的設 計。當然,要數兩者分別,還是明顯的,Elysian 只有兩個型號,全是三路分音,單元之間有橫紋為木皮分段。聲箱雖然有圓角,但大致還是方正的長方體,而表面 EVO4 則有兩款書架、兩款座地、兩款中置、一款三極環繞聲揚聲器。除了最後一款之外,其他型號都是前闊後窄的水滴型設計。

EVO4 系列的外型、型號數量及價格,野心明顯大於只針對兩聲道的 Elysian。不過,兩者在印象上的連接,卻一定程度吸引前者的用家考慮升級至後者。

真正易推易玩

送到本刊受測的是整個 EVO4 系列最細小的 EVO4.1,它是二路二單元設 計,一隻長條形氣動高音最為顯眼;下面是一隻 5 吋 Kevlar 纖維編織而成的中低音,振膜中央有一個銀色的防塵蓋兼相位錐,它是黏在振膜表面,因此並不是實心金屬。

水滴形聲箱令它有着時尚又俐落的外型,低音反射孔向下,再在底板兩邊的窄縫各兩側擴散。

每邊只有一隻 5吋中低音的小書架,試聽場地當然是我們的細試音室。 為它找來 Luxman D-03X CD 機、Micromega M-150 合併式擴音機、TiGLON MS-DF12X XLR 訊號線、TiGLON MSS-DF100SP-HSE 喇叭線、一對 Analysis Plus Power Oval 2 MK2 電源線,作為試音配套。

第一張出場的 CD 是《Alfredo Campoli: The Bel Canto Violin Volume 6》,一支小提琴加一座鋼琴,看似簡單,但這兩種樂器不容易播得好。雖然它們同樣要求揚聲器有瞬變快、反應敏捷等優點,但一種是連續變化、一種是斷音明顯得多;音色上非常不同;頻寬和動態幅度差異亦 十分之大。要把它們同時播得好,既講求器材質素,也需要配搭得宜。

現時這套組合,不是刻意為之,只是利用當時在兩間試音室的器材,再加上慣用的線材,出來的效果已經十分不俗。EVO4.1 明顯不是難以服侍的嬌嬌女,它是平易近人的「順得人」。

擺位有法則

擺位方面,要留意 EVO4.1 的單元指向,因為它的氣動高音垂直擴散角度不大,最好是將高音單元與你的耳朵調至同一個水平,假如座位、腳架高度未能配合,可以考慮墊高或降低揚聲器前障板的指向角度。

雖然,EVO4.1 高音單元的水平擴散力不差,不過對於 Toe in 角度依然十分敏感,直指耳朵是最佳選擇。依然這個法則,在皇帝位當然可以聽到最佳效果,而左、右、後一個身位,都可以聽到完整音場,可以得知 EVO4.1 的 擴散並不差,只是與皇帝位還是有明顯差距。

指向角度最為重要,反而離牆多少、闊度如何,就沒有太大限制。一 來,這款揚聲器是雙線分音,可以透過改變喇叭線接駁位置去微調高、低音 分量;二來,它的低音快速乾淨,不會因為貼牆而劣化,離牆距離多了,可以把喇叭線全數接在低音,再用 Jumper 連接高音就可以了;三來,EVO4.1 的聲音能量不錯,彼此距離 7 呎左右,音場依然完整,音像亦有足夠密度。

正氣

EVO4.1 的三頻分量十分平均,既沒有凸顯氣動高音 的存在,也沒有為求震撼感而加強了中低音。明知它的低 音下潛不可能多,廠方只是選擇令它平順地滾降,沒有弄 出峰值。也許是配合低音表現,亦也許廠方根本無意強調 高音能量、延伸有多強大,所以未有將高音滾降點推得太高,量感亦與中低音一致。

不止量感,速度也出奇地一致,高音的敏捷是預期之內,聽小提琴弓弦之間那大量細節,以及平順度,就可 以了解到氣動高音的好處。中低音速度不可能有氣動那麼 快,但落後程度不多,兩者是正常地銜接,沒有斷層。

這款揚聲器的音像不大,是小書架應有的玲瓏。線條收得清晰,中、低音也是凝聚、着重線條的,結實有力, 不是肥厚而散開。

音場表現十分出色,小書架本來就容易甩箱,而 EVO4.1 的甩箱能力就強於大部分書架揚聲器。

音色有一定溫度;高音雖然敏捷,但毫無沙石,反而 是有細節地平滑。兩者加起來,代表 EVO4.1 不是追求鑑聽的揚聲器,它是令你聽得到錄音各種細節之餘,更要令你覺得動聽,是聽音樂,不只是聽聲音。

音效亦有一定水準

再聽 Friedrich Gulda 同 時負責鋼琴與指揮 Münchner Philharmoniker 的《Mozart:Piano Concertos Nos. 20 & 26》,這是 1986 年的錄音,不算太舊,但出奇地,有時候還是出現了少許「嘶」聲。以前聽過不少氣動高音,會令這種「嘶」聲變得明顯,更會變得難聽,但 EVO4.1 沒有這種情況,它是令你聽到這種聲音存在,不過十分輕微,當然也不會刺耳。

之前提到 EVO4.1 的低音延伸不強,中低音的截止點是清晰的,但已經足夠表達到鋼琴和低音提琴的重量感,以及前者結實、後者寬鬆地低吟的特色。 接下來是平井堅的《歌バ カ》,當中玩相位的電子音效,效果夠凸出,不但左右移動的效果明顯,連飛向前再縮後都同樣清楚,顯然是 EVO4.1 的相位表現準確之故。 此外,打心口的力量和結實程度,都是驚喜之一。加 上上文提過的收放速度,令快歌爽快有力,節奏感出色。 換成 Wilson Ng 指揮 Ensemble Omnia Hong Kong 的《Mahler:Symphony No. 1 for chamber ensemble》,場面其實不成問題,定位十分清晰,樂 器音色變化也難不到 EVO4.1, 只是大鼓的力量有限,而第四樂章開首及收結部分不是十分澎湃,但以這款小書架的體 積,這絕對不是缺點。

總代理:駿韻音響有限公司

轉載自 HiFi 音響 2020年9月號;文|阿基米德

Luxman P-750u耳機擴音機 大材小用

高級耳機擴音機以往都是小作坊為主,正好反映這個市場有多小眾。不過近年隨著耳機市場越來越受到重視,情況開始有所改變。比如今次要介紹的 Luxman P-750u 耳機擴音機,就可算是市場上少數大廠的高級耳機擴音機了。

更普及的耳機接口

對比前作 P-700u,P-750u 外觀最明顯的分別,是把其中一個 6.3mm 單端耳機口取消,替換成更常見的 4-pin XLR 平衡耳機口。畢竟當年 P-700u 推出的時候,平衡耳機接口還沒有明確的標準可言,所以用上了現在比較少見的 2 個 3-pin XLR 耳機口。不過到了現在,大部份桌面用耳機擴音機都以 4-pin XLR 作為平衡耳機接口,P-750u 也跟隨這個行業趨勢。

線路的進步

除了接口之外,P-750u 的內部也有改善。擴音機其中一個常用的技術是反饋,技術上反饋能夠有效減少擴音機的失真,讓電路有更良好的表現。在擴音機上運用大量反饋的確能讓輸出有極高訊噪比及極低的失真,而且全局負反饋電路簡單,連入門級的耳機擴音機都能做到,但為甚麼高價耳機擴音機還有人甘願付鈔呢?正是過多的反饋讓聲音變得了無生氣,十分沒趣,對聲音有高要求的發燒友自然願意付出更多,來尋找更出色的聲效。

然而到底該如何控制反饋程度以平衡失真和聽感,那就是不同廠家各顯神通的地方了。Luxman採用的是 ODNF(Only Distortion Negative Feedback)線路,只失真的部份作反饋,有效降低線路失真之餘,同時也讓反饋量減少,以改善聽感。P-750u 採用的 ODNF v4.O,用上了三重平行輸入級失真檢測線路,讓反績更準確,進一步降低失真。

除了更新電路外,Luxman 在電路板的佈局上也花了不少心思。P-750u 電路板走線盡可能做到最短和最合適,有如蜜蜂回巢的路線一般。而線路的路徑也有別於常見的 45 度角走線,而是弧形走線。弧形走線常用於高頻訊號電路板,由於弧形走線頻寬變化較少,抗阻變化也較少,可以減少對訊號的影響,代價是弧形走線比較佔空問,電路板的面積很可能要因此增加。雖然說音頻頻率在 45 度角走線和弧形走線差距不大,但 Luxman 願意為了這少許的改善花更多功夫,可見廠家盡善盡美的嚴謹態度。而單看廠方的技術規格,也發現到 P-750u 的單端耳機輸出訊噪比較 P-700u 提升了 3dB,而平衡耳機輸出也提升了 1dB 可見這些細節對聲音確實有幫助。

自行研發的 LECUA 音量控制

作為 Luxman 的旗艦耳機擴音機,自然少不了他們最引以為傲的 LECUA (LUXMAN Electronically Controlled Ultimate Attenuator,即 LUXMAN 電子控制終極衰減器)。

音量控制對耳機擴音機極為重要,不單是耳機對左右聲道音量配對要求更高,同時普通的音量控制在不同音量檔位的音質不一致性也為耳機擴音機帶來失真,因此市面上所有高級耳機擴音機在這方面都不敢怠慢。一般小作坊由於研發能力所限,大都只能在市面上尋求現成的音量控制解決方案。然而 Luxman 憑藉其研發能力,能夠針對傳統音量控制的問題開發出 LECUA。

據 Luxman 強調,LECUA 能夠抵抗物理震動對聲音的劣化,同時也確保全部音量檔位音質表現一致,是他們的終極音量控制方案。然而原來的 LECUA 是設計給C1000f 這類大型前級使用的,要放進耳機擴音機,就必須要把它縮小。 Luxman 在原有的線路部份地方改用集成電路,使 LECUA 能夠大幅度縮小,並放到 P-750u 之中。同時為了讓 LECUA 更進一步配合耳機擴音機,Luxman 還在 LECUA加入了三段增益調整,讓 P-750u 能驅動不同靈敏度的耳機。

旗艦等級的造工

當我收到 P-750u 的時候,我第一時間就對它的造工讚嘆不已。說實話同價位的耳機擴音機我也曾經有幸試用過好幾台,但像 P-750u 這般一絲不苟的造工卻十分難得。首先是音量控制的阻尼感恰到好處,全段一致順滑。各旋鈕孔位準確無誤,調節時不會有半點不該有的擺動,除了讓人感到堅固耐用之外,也流露出一股貴氣。

穩如泰山、細緻甜美

今次測試配搭 Prism Sound Callia USB DAC 作為音源,耳機選用 Shure SRH 1840,並使用 4pin XLR 平衡驅動!增益先用低檔。到底 P-750u 的聲音是怎樣的呢?細聽 《2012原音精選》的《流浪者之歌》,明顯感覺到耳機的聲音變得更穩定。SRH 1840 是一對靈敏度不低的耳機,甚至用智能手機直推也能讓它有足夠的音量,但在 P-750u 之下,會感覺到樂器的分佈十分穩定,聲音框架明確,質感強烈。更重要的是聲音同時充滿活力,後段的樂章表現自由奔放,沒有一絲拘謹,也沒有混亂的不協調感。正是這種魚與熊掌均可兼得的強大表現,才是旗艦耳機擴音機該有的風範。

話說 P-750u 有三檔增益,高增益除了用來驅動低靈敏度的耳機外,就算是高靈敏度的耳機也有機會派上用場。低增益大音量和高增益低音量有甚麼分別呢?切換到高增益後,再次聽回《流浪者之歌》,弦樂的聲音感覺上變緊了,力量方面會更突出,但相對地會欠缺活力。看來這個增益還可用作調整聲音的軟硬程度,視樂曲的取向,不同增益都有派上用場的機會。一般情況下低增益會是最全面的聲音,但有些樂曲如果要追求更強勁的低音,就可能要用上高增益了。比如《大娛樂家》的主題曲《The Greatest Showman》,一開始的腳踏聲,低增益的話就顯得略為斯文,這時候用上高增益的話低音部份明顯會更震撼,不過相對而言人聲就會犧牲一點活力,到底兩者如何平衡,就看各人的口味了。

最後我也想知道女聲的表現如何,先調回低增益,再聽鄧麗君的《我只在乎你》時,P-750u 把背景音樂的氣氛毫無保留的發揮出來,鄧麗君的聲音情感強烈,密度充足。整體而言,P-750u 聲底算是比較平衡,不過在這之上,還是有少許  Luxman 的甜味,當聽女聲時就會較容易察覺到,同時也讓樂曲更引人入勝。

總結 – 集大成的旗艦之作

Luxman 作為日系擴音機的名牌,P-750u 並不是只在現成的產品中隨便抽取當中元素湊合,而是在現有的各種技術中更進一步改善和融合,才交出這台不論造工和聲音都符合大廠水平的新作。對頂級耳機擴音機有興趣的發燒友,P-750u 是必需親身體驗的其中一個選擇。

轉載自 “音響技術” 467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