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Fi 音響 Products of the year 2018 兩聲道解碼器 soulution 560

Soulution 560 想當然配備了 Soulution 創新的〈Zeroφtech〉零相位差技術,免除了由 D / A 轉換器的模擬低通濾波器引發之最小定時誤差。每個 D / A 轉換器在其輸出中都需要一個模擬低通濾波器,以抑制高頻噪聲及混疊訊號。Soulution 560 的三階  Bessel 濾波器,截止頻率為 120kHz,於音頻頻段上顯示出原本有高達 15 度的相位差,但 Soulution 創新的零相位差技術下,模擬音樂訊號於 20Hz – 100kHz 的相位差卻可低於 1 度!理論上可讓重播無細節丟失,盡可能接近錄音原有的效果,聲音更逼真又立體,且樂器及聲音周圍更多空氣。 實際聽起來,亦果然如其獨門絕技,〈Zeroφtech〉零相位差技術宣稱所能夠做到的一樣,樂器及人聲周圍更多空氣包圍、 散發。整個系統就只有一件 Soulution 產品、一件解碼器之下,即能夠大大增強空氣感,增強程度之大、之誇張,就有更大量空氣在面前流動,令你想大口、大口去吸的疑幻疑真感覺! 於《音響羅盤‧Audio Compass 2016》中,Anne-Sophie Mutter 演奏馬斯奈的〈沉思曲〉,小提琴一響起,即如大口大口地深呼吸,帶動一室空氣流動,不單令小提琴音更生鮮,整個空 間、音響畫面亦更實在得來又更深闊,透視感更是強烈得令我意外。配合演繹所營造出來的情緒,整體帶一份想像空間無限的感 染力。見好當然要再追,多來一段小提琴獨奏 Isabelle Faust 演奏 《JS Bach – Sonatas & Partitas》。確係厲害!這錄音本就堂音豐富,今回遇上 Soulution 560,合理地並沒有將小提琴的諧波、 堂音空氣加添至滿瀉,而係令我聽到更充沛又複雜的堂音變化, 不僅令音響畫面更 3D 化,亦更見高清化。演繹感覺及音色多添 幾分溫婉下;抹去了一點冷感之下,有著不一樣的頭。 《音響羅盤‧Audio Compass 2016》中的〈鼓即興‧Drums Improvisation〉,正因為空氣感豐盛,讓不同的鼓響,左左右右在空間中飛舞的寬容度明顯有所提升,伸延得更盡下,躍動的感覺即更生立體又生動。

Riccardo Chailly 指揮萊比錫布商大廈管弦樂團,演奏《布拉姆斯第一交響曲》,這下的空氣量更為龐大,弦樂群,加上銅、木管群合奏下,一股音樂空氣持續湧埋身的感覺相當實在, 更似替管、弦的能量增壓般,質感更實在,聲音更傳神之同時, 樂團滿員合奏,即使並非大強音下,整個場面的高、深、闊依然 實在,而大強音下,場面感之宏大,更是數一數二! 至於聽 CD 跟聽高清音樂檔的比較,我認為駁轉盤聽 CD 的效果之好、表現之鶴立雞群已抵得上大部份身價,播出有質素的高清音樂檔,例如 2L 的 Magnificent 就更水漲船高,生鮮的堂音空氣襯托下,在更寬廣的空間中,有更細膩、立體又傳神的演譯。 Queen 樂隊名曲〈Bohemian Rhapsody〉的標清音樂檔,錄音本身並不特別高質,但在 Soulution 560 豐盛的空氣包裝下,音質上的可聽感明顯提升不少。 撤去老金 C-3850 前級,改以Soulution 560 直驅老金 P-7300 後級,再聽聽剛才的錄音。正是各有取捨,即時多了一份原始的爽朗味,另有一番味道。但遇上大強音之時,無論是持續或脈衝 式強音,有前級之下明顯來得更扎實,更收放自如。當然,必得 考慮到空間大小的影響,於本社足四百五十方呎的大試音室中, 有前級的助力更全面。但空間在百來二百方呎或以下的話,而又 沒有同時拖著多種不同音源,必須利用前級作為音源切換的話, 取捨選擇上即較具彈性!如問我,如條件合適,個人傾向直驅後級,取其原始的爽朗!

(輯錄自 HiFi Review 第391期 /陳海川)

HiFi 音響 Products of the year 2018 合拼式擴音機 Luxman L-509X

L-509X 不是那種一開聲已令人覺得威猛強勁的大鳴大放型擴柱音機,假如你選擇合拼式擴音機的首要條件是驅動力強勁、夠激夠爆,你喜歡以大音壓聽 Jeff Beck、Pink Floyd 這類搖滾樂 或節奏強勁的 band sound,L-509X 也許不適合你,因為它沒有 這種強烈的音響個性。請放心,L-509X 絕對不是陰聲細氣的文弱 書生,只是驅動力方面不及那些擁有 1200VA 大環牛的大力士型 合併式擴音機,但採用 600VA 優質 EI 牛供電、每聲道輸出 120W (8Ω)/ 220W(4Ω) 的 L-509X 配搭容易驅動的 B&W 702S2 是有足夠的強弱音動態對比與勁力,低頻量感與力感相信能滿足絕大部分喜歡聽各類型音樂的樂迷,我對其 tonal balance 與低頻的質量相當滿意。 再者,我覺得擴音機 (合併式或功放) 若然具有強烈的大力士個性,往往欠缺溫柔細膩的一面,播甚麼音樂也豪邁奔放,遇到複雜多變、柔美細緻的古典音樂便會顯得粗枝大葉,無法正確 地表現出音樂的美感與一動一靜的反差。我個人不喜歡那些所謂 「厚聲」的大力士型擴音機,因為那種「厚聲」是一種失真音 染,完全扭曲了錄音的原貌,令小提琴聽來疑似中提琴,大提琴聽來疑似 double bass,原先發音有焦點的歌聲也被加厚放大至沒有焦點的一團聲音。若配搭同樣「厚聲」的音響接線及揚聲器,結果是播任何一種樂器都不似該樂器原來的真聲!可比喻為像戴了太陽眼鏡,一切人與物都帶有一種顏色 (茶色?),無法看到人與物原來本身的顏色與細紋。 L-509X 完全沒有上述的這種「厚聲」音染,它的聲音透明、 忠實、準確。It just sounds right!我覺得 L-509X+702S2 播任何一種 acoustic 樂器 (不插電) 都似足該樂器原來的真聲,沒有變厚變肥,各種樂器沒有變形,就像在日光下不戴太陽眼鏡,我可以看清楚一切人與物的真面目與顏色!

聽盧冠廷新碟《Movie to Music》,我能聽到一把很自然真實的人聲,沒有變薄變硬,也沒有加厚或加糖加奶,LoLo 獨特的唱腔沒有出現疲態,今天仍充滿活力,唱高音竟然仍可如此中氣十足,根本與廿年前的 LoLo 沒有甚麼分別,歲月彷彿沒有留痕,真令我佩服!本碟的配樂同樣出色,既有伍卓賢編曲及演 奏的電子合成器所製造出的熱鬧場面與澎湃氣勢,亦有音色優雅的小提琴、cello、口琴、鋼琴與弦樂四重奏。最動聽的一曲我選 「一生所愛」,LoLo 自彈鋼弦木結他,高音粒粒清,人聲加入了多少 reverb 營造氣氛,深厚的感情豐富了電影傳達的訊息。 播聽過無數次的《The Blue Moon Sounds Volume 2》與 《End of the Rainbow》,我同樣感到 L-509X+702S2 重播每 段錄音都 sounds right,原汁原味,我可以聽出不同時代不同 錄音的特色,反映出 L-509X 是一台高速、闊頻帶及失真極低的 合併式擴音機。「快而準」三個字看似簡單,但實際卻不容易做到,L-509X 做到了「快而準」,實在令我有點驚奇,如果說 ModWright LS36.5 DM+Hegel H30 推 B&W 802S3 的音質值 40 萬,L-509X+702S3 的音質有它們的七成水準,應該值28萬!沒 有半點誇張,從整體分析力、頻率響應、動態對比、瞬變速度、 音場深闊感、樂器結像力、弱音細節清晰度、各種樂器的音色/ 質感及音樂感染力,我都認為 L-509X+702S2 的聲音具有聽慣聽熟的 LS36.5 DM+Hegel H30+B&W 802S3 的影子,如我預算用十萬元買擴音機+揚聲器,我會毫不猶豫首選 Luxman L-509X+ B&W 702S3。 奉勸所有迷信「純A類放大最好聲」的朋友,抽空去聽聽這台 AB 類放大的 Luxman L-509X,也許會令你改觀!

(輯錄自 HiFi Review 第384期 / 何森)

理智與情感的絕妙平衡 soulution 330 合併式擴音機

有人說,講到 Hi-End,一定要玩前後級「分體」、CD 轉盤與DA解碼器也要「分體」。究竟,「分體」是否必定比「不分體」(一件機箱) 完美些呢? 一件機箱是否就等於妥協下的產物呢?

答案顯而易見:世事無絕對。

如果「綜合擴音機只是一種妥協下的產物」是一種成見,那麼,瑞士 Hi-End 名廠 Soulution 推出的 330 便是一掃成見,讓人見識「合併機」也可以是十分 Hi-End。

瑞士 Soulution 的母公司 Spemot AG,是一家製作精密 電子設備的工業廠商;後者客戶包括 BMW。Soulution 有 7 系列、5系列與 3系列,數字越大品位與價格越高。新推出的 3系列適合初次接觸 Soulution 的發燒友,這個系列又有前置放大器、後級擴音機和綜合擴音機。香港地,尺金吋土,想省空間的話 Soulution 330就最適合了。

流綫型的機箱設計,滑不留手的金工打磨,讓人第一時間知道這是一台高級的合併機。有頻寬為 0-800 KHz (-3dB)、阻尼系數超過 5000 這樣驕人的數字, 使用 Mundorf 和 Evox 的電容,晶體管和電阻用 Analogue Devices 和 Burr Brown 的,Soulution 330 注定矚目。它不含 DAC 模組或唱頭放大器模組,有需要的朋友可以另行選購。

頂級機種固然惹發燒友垂涎,Soulution 願意將 5系的擴大電路技術「下放」到 3系,更是佳音。330 採用 A類放大設 計,其中三級擴大電路專門負責電流放大,讓這台合併機在 8歐姆阻抗下可以有 120瓦的純 A功率;當阻抗減半,功率倍增至240 W。電流輸出最高可達 30安培 [480W @ 2Ω (動態)],推動得起低阻抗喇叭。瑞士的公司對於安全設 計非常重視,當輸出電流超過 30安培時,330會自動停機; 內部電源供應異常或是溫度過高時,皆會自動關機,家居 安全獲得保障。

嚴謹的音量控制、分離電路設計

雖然面板用電子數字顯示屏幕來顯示音量,330在音量控制方面是 analogue 式,採用不易變質、高精度、低噪音的金屬箔電阻 (metal foil resistors) 調控音量與左右聲道平衡。音量有 90 級可調,覆蓋 -54至+ 36dB 的範圍;粗略計每一級是1dB。為了避免音量在切換時產生突波,廠方在內部特設可程式化增益擴大電路(Programmable Gain Amplifier, PGA),與電阻式音量調控合力運作,讓音量調整過程極順滑流暢。PGA 僅在音量改變時運作,當音量調整到定位後該功能便停止,由金屬薄膜電阻恢復組件控制能力。每次開始調整音量與調整後,機體都會發出「的」 一聲,正是由於伺服系統切換。

打開大部份合併機的蓋子,你都會看到音量控制、訊源選擇以及訊號放大等多組功能都擠在單一電路板上; Soulution 330 則是採用分離電路設計,把音頻電路與電源供應、數碼電路分開區隔,不同功能的電路分置不同的電 路板上,避免互相干擾。在 analogue 電路上亦做好屏蔽隔離,讓機內干擾降至最低限度。 後級的電源供應部分用雙單聲道 (dual-mono) 設計, 並達到最佳聲道分離度 (>105dB),內部共有六個電源供應器,為各區塊電路供應穩定的電源;其中四個交換式電源供應器 (switched-mode power supply, 1200VA )備有高性能濾波以及高速電壓調節器,總體負回輸極低,廠方聲稱比傳統的變壓器更為穩定。濾波電容更高達 160,000 μF,為音頻電路提供充足、純淨、快速且穩定的電源;這是還原清晰無染訊號之先决條件。

使用彈性大

這台合併機不但設計精良,功能設備更處處照顧用家需求,甚具使用彈性。330 的面板設計簡約,就是三個按鈕、LED 顯示屏幕和單一顆大旋鈕而已。紅色的LED「大 字」也許不是最時髦,但原來在燈光火著的房間內遠距離望,這最清晰!你可透過它們或是遙控器,進行所有功能 的操作與控制。在選單中,可調整開機時預設輸入源、預設音量、最大音量限制等。遙控器手感舒適,拿過便知質 量上乘。它易於使用,應該可以贏取 Designer Award!

Analogue 電路一共設有 4 組輸入,2 組為 XLR 平衡式, 2 組為單端式 RCA。330 還有一對沒有經過前置放大器部分的平衡輸出〔balanced(XLR)out〕 ,因此它們不受音量掣控制。既然不能當作「前級」使用,那麼,這組輸出有何用途?當你買了另一台 330,便可以玩兩台單聲道功放 (monoblock),或玩Stereo Bi-amp’ing:一台 330驅動左右喇叭的中高音單元,另一台驅動左右喇叭的低音單 元。用家還可以設定鎖定某個輸入源做「劇院模式」。用 劇院 by-pass 功能 (關閉其前級音控與線路,交由AV系統處理),讓主聲道喇叭由火力足的 330 擔當後級去驅動,獲得更強大的推力!

試聽

任何 Hi Fi 試聽,都應首先從古典和原聲爵士音樂開始, 因為它們最「苛刻」。古典和原聲爵士可能並不像一些流行音樂或電子音樂那樣有延伸深沉的低音,但至少我們確切知道一台鋼琴、一支色士風聽起來應是怎樣的——使用 電子合成器的音樂品種便沒有這樣的客觀標準。當然我也 有用電子合成器音樂的 CD 來試 330。 聽過不同類別的軟件後,得出以下結論:330 產生的音像堅穩如磐石,它這方面的能力讓播放任何類型音樂都受益。播放 Pappano 指揮的伯恩斯坦三首交響曲,330展示錄音豐富的色彩與令人目瞪口呆的精確結像。弦樂和木管樂聲音甘美得來是實在的,而銅管聲音直接得來十分有肉。在最爆之處聲音也沒有變粗糙, 奏副部的樂器的聲音不會被較響亮之主部聲音覆蓋。全個音頻由最高到最低,330 都絕對能控制著揚聲器 (阻尼系 數超過 5000 應該有幫助)。播無論是鬼太鼓座「富嶽百景」,或《忘形水》OST 裏的電子低頻,330 低音的準確、 清晰與堅實令人印象尤深。

330 的第二個突出特徵,是你絕對感受到表演者「活生生」的存在,動態、瞬間反應與色彩皆豐富;除非你播的 錄音不濟。 漢恩和朱葉的莫扎特小提琴與鋼琴奏鳴曲集, 兩件樂器色彩是那麼鮮,溫暖、開揚,琴音流轉之間輕鬆的展示力量。動態無限,瞬態反應極佳,諧波完整。拉彈 至最高音亦沒有變硬變緊或鈴振現象。爵士樂  string bass solo 富彈跳力,來一客 full attack 彷彿跳到我的鼻尖!它的聲音也非常透明,彷彿是一支極好的鏡頭,通過它你可以審視你的 CD 機、喇叭乃至綫材的真正實力。我曾貪得意搬另一台合併機去取代 330,一開聲就覺得像披上一襲薄薄的紗。本來我是覺得那台合併機已經很透明的哩。由此你就知道 330 是多麼透明。飛利浦「四條羽毛」裏 Delius: On Hearing the First Cuckoo in Spring 根本就是室內樂演奏, 330 呈現樂器音調的準確性與建構的三維空間的能力,無可挑剔。這首東西,Hi Fi 若不濟例如欠透明,會讓聆聽者覺得很悶;在這裡,音響畫面澄空萬里,音質美侖美奐。 但要講出 330 聲音有甚麼「傾向性」,我辦不到。它是不偏不倚的,沒有加料或減料。這個錄音「埋身」一些、 那個錄音 laid back 一點,都是該錄音自己的特性使然,不是330強加上去的。 它通過我餵給它的各類型音樂的考驗,無論是喁喁細語或放炮 (1812),330 表現沒有半點含糊或壓力。聽音樂投入與否,主要是看我們自己;可是,有些器材的確有利於我們投入到音樂中;換言之它們的「音樂性」較強。這 種器材自然屬於很少數,330 就屬於這一種,它提供了與音 樂更親密、更易引起情感反應的聯繫。Soulution 是如何辦 到的?! 但它可不是賣弄感性。遇到差勁的錄音,330 會不留情 面地揭示所有缺點!

總代理:駿韻音響有限公司

轉載自 HiFi Review #392

Spendor A7 揚聲器 – 愈出愈精彩

全球化使不少歐美公司的產品製造地開始轉移至本土以外地方,生產地改變的這種企業政策,在競爭劇烈的音響市場上顯得尤其普遍,這雖有助降低生產成本,但卻使消費者在選購歐美品牌的產品時,經常都會遇上買入非品牌原產地生產的不爽經驗,加上音響市場曾經出現規模龐大的收購合併潮,導致轉移生產陣地交由別國製造的商品情況更趨鮮明,不過,選購英國 Spendor 揚聲器卻可以絕對放心,只因Spendor Audio Systems Ltd.在 2014 年 7 月已經購入位處英國 Sheffield 地區一所擁有悠久歷史的揚聲器聲箱製造廠,現在旗下各系列揚聲器全部交由這間在木製品處理上經驗豐富的公司負責,保証質量滿足原廠所需,並達致消費者對英國製造的期望!

與時並進

Spendor 誕生於 60 年代末期,雖一直遵循經典手法打造旗下揚聲器,但現已不斷嘗試加入嶄新設計概念,以迎向未來市場變化和需求。這種改變在進入 21 世紀後開始逐步變得明顯,原因 Spendor 於 2001 年初被現有負責人全面收購,來自Audiolab 創辦人之一的這位買家!其實在很久以前便甚為嚮往 Spendor 的設計特色,因此在入主公司後全力以赴,期望由他親自營運下的 Spendor 揚聲器能夠隨著物料應用不斷進步而表現得更上層樓。讓人印象深刻的重大改革首先出現在2007 年,Spendor 在當年開始為他們自製的中低音單元加入相位修正概念,把球頂形防塵帽變身子彈形相位栓結構,這種改革保留 Spendor 經典單元獨具優點之餘又能讓高低音單元間所現音頻銜接表現得更加自然順暢,其後 Spendor 再逐步按市場需要把旗下揚聲器分成為指標鮮明的 Classic,D-Line 和 A-Line 三大系列,前者盡量保持傳統模樣不變,後兩者則融入現代科技,今次所試座地揚聲器A7 便是 Spendor 的最新出品,是款經先進技術改革後以更強實力挑戰未來的產品。

A系列中最大型製作

旗幟鮮明指向未來的 A7 首先出現在英國的 Bristol 音響展上,這是繼 A1, A2, A4 後同一系列中最大型製作,雖屬入門級系列,但設計基礎和結構卻取自獲得不同獎項的 D系列而來,除高音單元按照這款揚聲器的設計要求向北歐生產商訂製外,其餘各部份大都在英國當地完成,經典中低音單元理所當然亦在 Spendor 自設廠房內製造,而隨著物料處理技術改進,中低音現亦已全面改用 EP77 聚合物振盆設計,新一代單元比他們昔日呈半透明狀態的塑料振盆更能有效解決盆分裂失真和共振問題,而 Spendor 同時為了使高音的頻域延伸更加理想,所選 22mm 特闊懸邊的 Polyamide半球形高音,無礙高頻延伸之餘更保証中頻獲理想表達,進一步提升音頻銜接的精準程度,因此 A7 在研發時除精選按規格所需的驅動單元外,所用分音器更是由鍍金銲點的四層印刷電路板構成,當中電感線圈更是由自動化機器精確繞製而成,精密處理帶三組電感的分音系統為 A7 帶來更佳線性相位。由於分頻網絡所選零件粒粒皆精,且每個獨立部份都是在 Spendor 自設廠房内完成,有助為 A7 帶來特别平衡自然和平直的頻率響應。

愈出愈精彩

A7 驟眼看來與 Spendor 早前推出同屬二路座地揚聲器的 A4 沒有明顯分別,但實際卻是徹底優化自 A 系列中的加大碼設計,所以體積雖僅比A4略大,但重量卻增2kg 之多,而在英國 Sheffield 自設廠房內完成的揚聲器聲箱,更把傳統圓管狀低音反射孔改換成巨型方角帶弧面的嶄新結構,這種屬於 Spendor 第4代低頻反射管與 A4 所用傳統圓形管道完全不同,用意在改善圓管狀結構的某些限制,獨特設計除與聲箱取得更佳結合外,更帶有空氣緩衝作用,有助減慢音波流動速度而把氣流引致的噪音盡量降低,同時抑止群組延誤和低頻失真問題,加上貼近聲箱底部的後向結構編排,使 A7 兼具低音反射與密封式聲箱結構兩者優點於一身,讓揚聲器效率高企而瞬變反應特快,與不同放大器結合起來,這款座地設計兼得BBC揚聲器自然傳真和現代人對音樂重播追求的一份熱熾激情,今次分別與 Moon 390+兩部400M 和多功能合併放大器 Hegel H590配合,而訊源方面則以模擬及數碼方式(包括HDMI) 連接包括 Marantz SA- KI-Ruby SACD/CD 與 OPPO-UDP2O5 飛秒時鐘 Extreme Power 版在內的系統,同時運用 USB 以 MacBook Pro 輸入各類型DSD 和 PCM 連同 MQA 在內的 Hi-Res 音檔,A7 都能展現出一份非同凡響的重播優勢,可見 Spendor 穩守傳統的 Classic 系列雖佳,但力求創新的 A 系列亦絕對不容忽視。

聲音明快自然

Spendor A7 的聲音清勁有力,穩健富亮澤感的聲效既把各類流行與爵士音樂深富節奏感地表達,開揚活潑而細節表現力十足地有助提振精神的雄赳赳聲音,更把不同音樂旋律再現得炯炯有神,各演奏者手中結他、吹管樂器和鍵琴,在高分析力的A7 表現下顯得閃閃發亮,精準而沒有任何矯揉造作富衝勁的表達,更使鼓擊帶有一份特具衝擊性的力感,重播不同類型的音樂創作,聲效上已成功取得突破的 A7不會存在任何拖泥帶水的呆滯現象,每個部份都因而表現得恰到好處,至於人聲表現其實一直都是英國揚聲器的強項 Spendor A7 自然不負眾望,能夠把來自世界各地不同男女歌手的深情演繹,不加不減地完整刻劃,使無論是用於聆聽 Mie Joke在 (Etrenne)、綾戶智惠在《Forever丫oung》中和玉置浩二於《酒紅色的心》內的音樂作品,都因為A7精準有力的表現而顯得精彩絕倫。緩慢節奏悠然自得;激情熱切作品慷慨激昂,各人的真摯歌聲都扣人心 弦地顯得感情豐富。生動敏銳又爽朗明快的A7聲效,聽起來與傳統英國揚聲器存在明顯分野,只因創新一代的物料配合悉心設計為 A7 保留 Spendor 在上世紀 70 年代賴以成功的感性濃情外,在一派情真的表達上亦平添鏗鏘明快的速度感,配合運用概念一新的Dynamic Damping 動態阻尼技術於聲箱製作當中,把微量帶剛性的阻尼物料巧妙裝置在驅動單元與聲箱關鍵位置之間,同時又在聲箱底部特設厚型底座,並在底座四隻邊角處裝嵌剛性特強的四組不誘鋼穩定器,使 Spendor 這對修長型座地揚聲器在裝上 4 支金屬釘腳後能夠穩定站崗,進一步控制聲箱震動而避免任何對音響效果產生的影響,是 A7 聲音清爽而不會呈現一絲半點模糊的原因,凌厲而不會慢半拍的乾淨利落音效,能夠充份滿足現代人對聲效重播的嶄新要求,加上 Spendor 已經購入佔地面積 15,000平方呎的揚聲器聲箱製造工場,同時保留大本營在英國 Sussex,更是確保他們生產每款揚聲器盡皆品質上乘的重要原因!

總結

設備齊全的 Spendor 聲箱製造工場,現時擁有三台多軸式 CNC 數控車床和多種不同類型的板材處理和打磨工作站,配合三台精工塗層及噴漆上油系統同時運作,Spendor 揚聲器無論平貴現在全都自行製造,且因木工技術優厚又設施齊全,這個工場所製聲箱質量好而工藝佳,除主力製造 Spendor 產品外,也為其他音響公司OEM 製造揚聲器聲箱。由於這個工場現屬 Spendor 全資擁有,因此就算屬於入門級 A7 ,Spendor 亦為此提供多達三種天然木皮選擇,今次 Spendor 對A系列悉心進行強化!銳意推出作多方面優化的這款座地揚聲器,既擺脫經典設計聲音平淡暗啞現象,又不會出現近代揚聲器過份誇張的強悍特質,每個部份都顯示 A7 是款把Spendor 經典設計理念和現代科技融會貫通之作!